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手臂般长的冰凉钢针刺穿阴道、卵巢

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手臂般长的冰凉钢针刺穿阴道、卵巢

戴上眼罩进门,做完手术又戴着眼罩离开,晓雯(化名)至今都不知道在长沙哪个别墅捐的卵。只记得躺在手术台上,冰凉的钢针,手臂般长,刺穿阴道、卵巢。先是像平常打针那样刺痛一下,之后是坠胀疼,不知被取走多少个卵子,疼得汗浸透了衣背。然而,这种代价并没让晓雯还清欠下的5万多元贷款。今年6月从长沙一所高校毕业的她,临毕业前被迫打了裸条,至今仍欠着网贷。为还贷承受捐卵之痛的女大学生,晓雯不是个例。“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那么做。”捐卵同样被昆明大四医学生赵萌视为救命稻草。“我是学医的,知道捐卵伤害有多大,根本不可能像网上说的取几颗卵子那么简单。”促卵针可能引发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取卵手术的穿刺针会在卵巢上留下创口,可能导致感染,引发多种并发症,出现积水、休克,还可能导致不孕,甚至死亡。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医生马帅表示,市场上所谓“捐卵”是违法的,国家禁止卵子买卖。2003年卫生部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指出,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为了还贷,晓雯去过长沙某大医院给高血压药做试药,她去借“714高炮”和私人借条周转。“714”是期限7天和14天的高利息贷款,常包含高额“砍头息”和高额“逾期费”。晓雯借8000元,到手只有5000多。晓雯回忆,见面后,放贷人立刻用手机助手同步了她的通讯录,如果违约不还钱,就威胁“爆”通讯录。晓雯表示,私人借条利息涨得特别快,一个月下来,几千元借款累积滚到三四万。最绝望时,晓雯想去夜总会,面试通过后,临场还是放不开,退缩了。毕业前,经同学介绍,晓雯打了裸条。“怪当初我冲动消费”,晓雯说,“后悔,但后悔没用。”晓雯家庭条件不错,父母每月会准时转两三千元生活费。2016年12月底花7000元买了一部苹果手机手头紧,有朋友推荐试试“分期乐”,“专门针对学生的,利率低。”晓雯记得,“申请后有人来学校面签,App里有学信网认证接口,让我登录后就通过了认证。”随后就发生了前文的故事。即便晓雯捐卵还贷,但款项仍未还清。而且,似乎一夜之间,所有网贷平台突然停止放款。借款人频上征信,网贷平台认为借款人经济紧张,拒绝借款申请。此刻摆在借贷人面前通常有两条路,一是向父母坦白,靠他们“上岸”,二是找私人借贷,能拖一天是一天,企图靠兼职等翻身。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后者,结果滑向更深渊。“只要沾了,就脱不了身。”晓雯说。晓雯的境遇给出警示,大学生要克制冲动,理性消费。此外,除了嗜血的非法贷款机构,那些非法取卵机构也是帮凶,亟需监管重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手臂般长的冰凉钢针刺穿阴道、卵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