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约冯提莫,B站不想再做“小破站”

在宣布与斗鱼合约到期的第80天,也是自己生日的这一天,以前的“斗鱼一姐”冯提莫终于公布了自己新的归属——bilibili,让人有些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签约冯提莫,B站不想再做“小破站”

从B站的角度来看,签约冯提莫是B站在直播领域的持续加码。B站上市之初,其营收的主要部分来源于游戏业务,游戏占比超过80%。但从B站Q3的财报来看,B站的去游戏化战略是成功的,财报显示,B站非游戏业务收入同比高速增长176%达9.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50%。这意味着此前靠游戏维生的B站终于找到了其他收入增长模式。在非游戏收入中,占比最高的是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4.5亿元,同比增长167%。其中电竞直播是主要收入来源。

直播成为了B站去游戏化战略中的重要一环,此次签约冯提莫,也显示出B站持续加码直播的决心。

如果冯提莫是娱乐主播的一姐,那么《英雄联盟》就是游戏界的白金IP。

12月3日,B站以8亿人民币价格拍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赛)中国地区未来三年独家直播版权,也令其他参与竞拍的直播平台感叹“太壕无阻”(出手太壕气已经无法阻挡)。

在此前的直播大战中,B站属于“黄埔军校”的角色——在自己平台上成长起来的唱见和主播,如纳豆、绯落樱、迟迟、CC酱曾大量跳槽至其他等平台,而B站一直缺乏强有力的话语权。

头部主播会是一个好生意吗?

主播资源成为斗鱼的一大难题,平台要想留住用户,必须拥有大量头部主播资源,头部主播的资源竞争成为了直播平台面临的长期问题。

过度依赖头部主播,让游戏直播平台已经意识到依赖头部主播并不是一门好生意。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此前表示:“部分头部主播合同到期后会要求平台支付高额续约费,而斗鱼会对主播的投入产出的结果进行综合考虑,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放弃部分主播,停止续约。”

从斗鱼和虎牙两大平台来看,目前正在放弃依赖头部主播,主要以扶持中腰部主播为主。前不久,快手在推出直播公会体系时,也重点表示将会重点扶持中腰部主播。

不甘心做个“小破站”

12月18日,小米公司B站官方账号发布了雷军最新鬼畜单曲——Q3财报配鬼畜版《恋爱循环》。在这部视频中,官方将Q3财报配以《恋爱循环》的旋律,用雷军的语音鬼畜而成(周受资也有出镜)。截至目前,这部视频已经收获了30.7万播放量,3.2万个赞,1.6万个硬币。

签约冯提莫,B站不想再做“小破站”

除了小米,华硕、联想甚至中国联通蘑菇街都在B站上有官方号,不定期发特制的广告……

签约冯提莫,B站不想再做“小破站”

“妈妈,我在B站看新闻呢”

12月8日,活跃在B站混剪视频里的央视知名主播朱广权,通过一段视频,官宣央视新闻正式入驻B站。“前排合影”“我在B站看C站”“我们小破站有排面”……B站网友也通过疯狂滚动的弹幕表达对它的欢迎。

事实上,近年也有越来越多的主流媒体和政务机构都选择将网络平台作为重要的宣传阵地。

除了央视旗下媒体矩阵,包括观察者网、《环球时报》、《中国日报》、诸多地方共青团等机构也已入驻B站。其中,也不乏如共青团中央、观视频工作室、央视频等粉丝量数百万的UP主。

B站除了更多的内容品类,还有公共媒介属性的显现。

作为公共媒介,一方面连接着普通用户,一方面是拥有话语权、影响力的组织/团体,这就意味着流量溢价。

早年间,新浪博客、微博引入名人的策略就在于强化其公共属性,再后来,随着公共媒体事件的增多,“围观改变中国”成为当时的一种社会媒体认同。

B站在汇聚了上亿的活跃年轻人后,媒体、品牌方、学校等需要触达年轻人的社会主体必然会继续进入,其平台价值也会相应抬高。

近些年,随着新的代际更迭,品牌年轻化、年轻人营销的市场策略还在继续活跃。

年轻化不是简单的设计新的logo、做拟人化营销就能奏效、做品牌联名就能成功的,除了内部的自我改革,还需要去了解年轻文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技 » 签约冯提莫,B站不想再做“小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