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 | 疫情太惨烈!纽约为何成为全球“震中”?

作者:黎里 来源:东方网·东方智库 选稿:沈昊

纽约人说,如果日理万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念旧的话,他对纽约人坦利·切拉的去世应该深感悲痛,表达哀悼之情。也许特朗普已经这样做了,但面对媒体的询问,目前切拉家属不愿透露,白宫也不予置评。

东方智库 | 疫情太惨烈!纽约为何成为全球“震中”?

视频截图:纽约州州长库莫对纽约地区疫情忧心忡忡。(来源:CNN)

也许,此时此刻身处全球疫情“震中”的美国总统,已经忙得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切拉;也许特朗普总统无法单独对切拉的死感到悲恸,因为纽约在肆虐的疫情下,已经倒下和正在倒下的人太多太多,仅最近一周纽约每天就有将近800人死于新冠肺炎。纽约市审计长的老母亲也不幸去世了,这位审计长在电视上控诉说:“特朗普总统的手上有我妈妈的血。”

但对特朗普而言,切拉是不能忘记也不会被忘记的。年近80的切拉,不仅是纽约市乃至全美国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而且是共和党的重要捐赠者之一、特朗普家属长期以来的坚定支持者。切拉资产万贯,其“皇冠控股”拥有纽约市几个标志性的物业,包括纽约瑞吉斯和卡地亚大厦。

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记录显示,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的关键时刻及上任之初,切拉为致力于支持特朗普的“总统公司”和“特朗普胜利”大厦,捐赠了402800美元,虽然捐赠额不是很大,但象征意义不小。而且,早在2008年切拉就与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过往甚密,切拉本人的公司联合另一家资产公司与库什纳的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帮助解决了库什纳在纽约一大地产困扰。

切拉去年11月在纽约市老兵节游行上专门提到了特朗普,称其为“我亲爱的朋友”。特朗普2019年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城的大型集会上也公开喊出了切拉的名字,称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商和房地产商之一”,夸赞切拉“是一个很棒的人,从一开始就和我在一起”。《纽约邮报》3月24日报道了切拉因新冠病毒住院的消息,特朗普也在上个月纽约暴发严重疫情时,讲到他在纽约的一位正在与冠状病毒这个“恶魔”顽强抗争并已陷入昏迷的好朋友。人们猜想,特朗普提到的这个“好朋友”就是切拉。

无论是切拉家属还是白宫发言人,暂时对切拉的不幸去世对外保持低调甚至沉默显然是有道理的,否则特朗普总统将得罪更多的纽约人,尤其是那些同样因新冠肺炎而突然去世者的家属和亲友。

纽约在疫情灾难中遭到了重创。上周,纽约州的疫情“达到了一个悲剧性的里程碑:除了美国之外,它的Covid-19患者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要多”。截至4月12日下午4时,纽约州的确诊病例总数猛增到了190288例,死亡病例上升到了9385例,纽约州的病例已高于西班牙的166831例和意大利的156363例,而这两个国家的人口是纽约州的许多倍。

这种疾病正不成比例地“杀死纽约人”。在美国迄今22109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中,有将近一半发生在纽约地区。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根据上周数据得出结论:纽约州的死亡率高达4.7%,而美国其他地区的死亡率为3.4%。

其中纽约市及其郊区县拿骚、萨福克、韦斯特切斯特和洛克兰几地的疫情又更加突出,它们的病例总数占纽约全州的93%。纽约市的Covid-19的死亡率不仅在美国属于最高,而且比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Covid-19致死率都高,达6%,这相当惊人。

东方智库 | 疫情太惨烈!纽约为何成为全球“震中”?

视频截图:纽约市审计长哭诉说“特朗普手上有我妈妈的血”。(来源:CNN)

纽约州是美国的神经中枢和经济心脏,纽约地区的金融、商业、工业、艺术、服装业等在美国各州居于领导地位,农业和制造业为该州的主要产业。纽约市更是美国的经济、金融和文化重镇,且是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机构的所在地。纽约州和纽约市的疫情如此严重,不仅让纽约地区人心惶惶,也直接牵动着全美乃至世界的恐惧神经。

纽约州和纽约市的疫情为何与美国其他大部分地区有所不同?原因仅仅是纽约州和纽约市的人口数量和密度吗?不错,纽约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大都市,现有常住人口超过800万,是美国西部大城洛杉矶的2倍,但现在的问题是纽约市的确诊病例,已比美国其他任何一个城市都高出了8—9倍,这表明纽约的疫情已经不是一般严重。

据分析,这里面有一些具体因素。如在数据统计方面,计算美国各州的病例和死亡率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方面大多数的统计是由美国各地的县、自治区或教区而不是城市完成的,而且患者的居住城市可能与诊断城市或死亡城市有所不同,也即患者可能是美国中西部州的人,但发病于纽约或死亡在纽约。但即便如此,不少分析也认为纽约州和纽约市的疫情远比美国其他州和城市的情况严重。

东方智库 | 疫情太惨烈!纽约为何成为全球“震中”?

视频截图:特朗普总统在每日疫情简报会上。(来源:CNN)

人口密度可能是因素之一。当人们聚集在一起时,Covid-19最容易传播,但不少人往往不在意,他们仍然在教堂里、游船上、音乐会等户外活动中聚集,或在有多个室友或大家庭的小公寓里聚集,一些人依然在偷偷地狂欢。这在美国东部地区存在,在西部地区也有发生。日前居住于美国旧金山的陈冲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昨天跟我哥哥通电话时,他告诉我,他的两边的邻居上个周末都开了大派对,客人们从房子里散到花园里,谈笑风生,莺歌燕舞”。

纽约的人口密度约为每平方英里27000人,为美国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尽管它还远不及全球城市人口密度更高的一些城市。例如在亚洲,许多城市的人口密度接近每平方英里40000人。人口密度可以解释其中的一些差异,但并非全部。纽约人口最稠密的行政区是曼哈顿,皇后区在人口密度上远不及曼哈顿,但目前皇后区的病例是曼哈顿的两倍多,病毒感染率也是曼哈顿地区的两倍多。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核酸检测。也许是因为纽约的病毒检测比美国其它城市做的更多。从国际上的情况看,如果病毒检测多,发现的病例就多,如果发现的病例多,检测就会更多。纽约比美国其他地方进行的检测不仅多,而且更为严格。美国媒体援引医学专家的分析认为,目前纽约地区的病毒检测率与冰岛、韩国和德国等实施积极检测的国家相比都有优势。此外,纽约地区病毒检测速度也比其他地方快,纽约州长库莫对疫情是高度重视的,他始终认为检测是关键。

另外一个因素可能是疫情在纽约地区出现的时间比美国其他地区要早一两个星期,因此目前纽约地区的病毒传染也就更多。令人担忧的是纽约地区的死亡率上升太快。不少记录表明,这与该地区医院的“压倒性悲惨”直接有关,很多医院对新冠肺炎疫情毫无准备,以致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严重不足。纽约州长一直在大声疾呼,但得不到联邦政府的及时有力支持,州政府还被白宫指责为要求过度,试图囤积医疗物资。美国CNN报道称,“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死于美国对这一流行病的无能准备,但其影响确实是存在的,而且仍然是巨大的”。

值得关注的是纽约地区的男性和少数族裔疫情特别严重。对于高死亡率最可能的解释是,像美国其他地区一样,纽约市的少数族裔和贫穷人口长期得不到充分的医疗保障。纽约市和纽约州日前公布了病例和死亡人数的种族分布,以及“贫困率的代用品——邮政编码,从中可以看出,纽约地区严重的疾病并没有按当地的种族和族裔平均分配”,而是有明显的族裔倾斜。

据统计,纽约市的黑人和西班牙裔人占约占全市人口的51%,但死于Covid-19的人数比例却占了62%,他们的死亡率是白人的2倍。这也可能是因为纽约市的黑人和西班牙裔居民患有严重疾病的比例较高,造成已知感染者的死亡率较高。高血压和糖尿病等疾病与Covid-19的死亡密切相关,这些病在纽约的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区更为常见。

问题在于究竟是什么导致了高血压和糖尿病的高发病率?平时缺乏适当的、足够的医疗保健!CNN分析认为,“由于金钱、时间、地点或信任等原因,黑人和西班牙裔居民无法轻易找到好的医疗服务,因此可能更容易待在家里未被诊断并传播病毒,而且在诊断和治疗方面也会经历潜在的致命延误”。

纽约市和美国的新奥尔良市以及意大利、伊朗等国的情况有相似之处,即新冠病毒利用了健康和医疗保健方面的弱点,无论是高龄、并发病还是未能及时获得治疗,都是导致当前的流行病死亡率高的重要因素。

纽约地区的舆论强烈呼吁,希望Covid-19大流行“将迫使我们诚实地看待暴露出来的许多不足,并建立一种公平、前瞻性和有效防护方法,使医生和护士能够照顾各种需要的人。如果不这样做,只会使死者的记忆和幸存者的内心更加黯淡”。

(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东方智库 | 疫情太惨烈!纽约为何成为全球“震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