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养女案”当事人鲍毓明抛出"聊天记录"

承接纽约时代广场大屏路透屏 纳斯达克大屏广告投放,人物专访,软文推广,新闻发布,媒体邀约、记者邀约、现场直播、央级媒体,各行各业,直编在线。3000家媒体都可以发!版权声明: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处理,谢谢

新浪微博:四川新闻妹 更多资讯或新闻爆料 VX ceodaily1988

4月11日,“被指性侵养女”事件当事人鲍毓明的一位中间人向澎湃新闻发来书面回应,并附带9段手机录频。这些录屏记录了从2016年至2017年两年多时间,疑似与“养女”小芳(化名)聊天记录。

“性侵养女案”当事人鲍毓明抛出

鲍毓明

聊天记录中,“小芳”多次提到“亲爱的”、“结婚”等内容亲密内容,“小芳”还提到让鲍毓明等她两年,二人还约定去拍婚纱照。不过该聊天记录真实性尚待确认。

不过,这一书面回应回避了两人是否发生过性关系以及被指强迫小芳看“恋童癖视频”一事。

在鲍毓明的书面回应中,他将其与小芳的关系定义为“未来的妻子”。

据《南风窗》报道,在警方的促使之下,鲍毓明曾给小芳写了一封保证书。保证书中写道:“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小芳称其从2016年起被“养父”鲍毓明长期控制在山东烟台某公寓里,遭多次性侵,并尝试自杀。报警后,警方撤案后又立案,但一直没有进展。

12日上午,小芳向澎湃新闻表示,这两天,她都在积极配合警方做笔录,尚未看到鲍毓明发布的详细的聊天记录。不管鲍毓明如何辩解,都无法改变性侵她的事实。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警方完成调查,尽快让不法分子接受法律的制裁。

小芳还表示,她使用的QQ号是鲍毓明用他的身份信息注册的,他知道密码,此前经常登录小芳使用的QQ号检查聊天记录等信息,不排除鲍毓明“自己跟自己对话”。小芳称,以上信息她都向公安机关作出过说明。

男方承认亲密关系 女孩曾自杀

关于2015年年末那一次发生关系,鲍毓明没有否认。但他表示,小芳在2015年没来过北京,她是2016年元旦过后才来的。时间对不上。

鲍毓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解他的人都觉得,他的人品非常好,(这件事)是他被坑了。

至此,双方都承认了“亲密关系”。在小芳未满18岁时,鲍毓明与她多次发生性行为。鲍毓明虽以“隐私”为名,但始终没能否认,在言辞之中其实也得到确认。不过,对过程的描述上,双方存在较大区别。

最大的区别在于,两人相处的时间与次数。按照小芳此前的描述,她在2016年被鲍毓明带到烟台,被控制并多次受到性侵,她被这段关系困了3年。

鲍毓明直言,他在烟台的房子是2017年夏天买的,此前他一直在公司吃住,(小芳)“2016年没来过烟台,第一次来是2017年的七八月份。没有房子,她来了住哪儿?”但是,他尚未提供购房时间的证明。

他也否认监禁了(小芳)。

“我白天要上班,她手里有钥匙、房卡,她自己一高兴,自己下楼去海边玩,去图书馆看书,我还去接她。这都是有交流证据的”,鲍毓明说。

“性侵养女案”当事人鲍毓明抛出

 (鲍毓明在烟台的公寓)

对2016-2018年的诸多细节,双方各执一词,而随着关系的变化,到了2019年,小芳多次以“强奸案”报警。

在此期间,她经历了立案、撤案、再立案,多次因崩溃尝试自杀。

也是在2019年,小芳开始对外求助。北京、南京、烟台、深圳的众多机构与人员,曾先后救助过她,但案件的推进依然曲折。

鲍毓明养女律师回应:非养父女关系 系开脱

女孩代理律师,北京千千律师事务所律师吕孝权表示,事实证据部分现在谁都没有发言权,应该由办案机关去处理。现在小芳的精神情绪状态非常不好,拜托媒体在报道时考虑受害者的特殊状态。

当事女孩告诉新京报,在被性侵后曾去过鲍某某老家要说法,鲍父母却问其要不要嫁给他。女孩代理律师称,鲍某某没有办领养手续,“非养父女关系”这一说法是在为鲍开脱。

此前澎湃新闻致电鲍某明姐姐,对方表示,鲍某明和报警女孩并非养父女关系,并且女孩和妈妈曾经去过鲍的老家见过父母。

最高检、公安部联合督导组赴山东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针对鲍某某性侵一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已派出联合督导组赴山东,对该案办理工作进行督导。

鲍毓明专职律师兼高管或违规 北京司法局介入调查

鲍某某曾为烟台杰瑞集团副总裁,分管法务工作。但同时鲍某某还担任北京泰德律师事务所律师。4月13日,北京市司法局表示,目前已经针对相关线索展开调查。

北京市司法局律师工作处一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局里已经高度关注这个问题,相关领导也召集了负责部门开会进行研究部署。现在正在按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对照目前曝光的线索,正在进行调查核实。

此前报道|女孩被上市公司高管“养父”性侵长达4年?警方已立案侦查

女孩小芳(化名)自称从2016年起被“养父”鲍某某长期控制在山东烟台某公寓里,遭多次性侵,直到2019年4月,在一次遭性侵并被殴打后,她选择报警。4月7日,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办案民警向澎湃新闻证实,该案件目前正在办理,“请相信警方会依法公正处理”。

小芳来自一个单亲家庭。据她的生母虹丽(化名)称,孩子从小磕磕碰碰一直不顺,“听人说要认个养父养母能冲冲这个灾气,也是因为迷信”。虹丽说,2015年9月,通过中间人,她和鲍某某约定见面,谈妥将女儿小芳“送养”给鲍某某,鲍某某以“养父”的身份带走了小芳。

来源:澎湃新闻、新京报、南风窗、央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性侵养女案”当事人鲍毓明抛出"聊天记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