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

我们不想再一次见证

悲剧的不了了之

//

“48岁某跨国集团前总裁,性侵14岁的未成年女儿长达3年。”

如此令人发指的情节,并不来自虚构的电影。

它是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鲜活案例。

14岁的李星星(化名),长达三年,生活在几乎只有养父鲍某明的世界。

他一次次侵犯她(哪怕在高烧和经期),他随时收走她的手机,他暂停她的课业,他强迫她看“儿童色情片”,还告诉她:我们做的事是很正常的,电影里大家都这么做。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鲍某明家中电视上的色情片,大多是未成年人性题材

漫长的3年,李星星几度报警。无果。

“别一直说强暴强暴强暴的。”

“报警好玩么?”

警察叔叔很不耐烦。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来源:@澎湃新闻)

几次报警失败后,李星星如溺水般无力,几度自杀。

老实说,没有什么真正的感同身受。

因为我不敢去想象,也无法去想象,一个14岁的女生,日夜被囚禁在一个只手遮天的禽兽身边,且孤立无援,求助无门,是何种铺天盖地的绝望。

我们愤怒。

我们愤怒那些扭曲的欲望,对女孩造成的噩梦般的,也许永远都无法愈合的身心伤害,和无数次企图轻生的念头。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截图来自南风窗公号的报道)

我们愤怒小地方的jc惮于权势的不作为。

如果你听过这段对话,你也会忿忿地捏紧拳头口吐芬芳:

(南京警察就性侵养女案对话烟台警方,来自《澎湃新闻》)

我不清楚。不知道。

我不是主办民警。

这案子已经结束了。

有的案子是没法结的。

别老是说强暴强暴的。

我这个态度有什么问题么?!

女孩3次报警,2次立案,1次撤案。每一次都无疾而终。

“他到底犯罪了吗?他如果犯罪了,警察叔叔为什么不抓他?”李星星想不清楚。

而女孩的几次轻生,都是在离开派出所之后。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如果说,鲍某明的性侵是第一道不可愈合的伤害,那么被凌辱之后,小地方jc的不作为,就是摧枯拉朽的最后帮凶。

我们也愤怒那些光鲜的头衔下,能只手遮天的恶。

来看看鲍毓明曾经的履历:

某上市通讯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某跨国石油服务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

西南政法大学兼职研究员。

天津大学硕士。

具有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出庭律师资格。

名校,高管,独董,律师——人前风光无两。

何其刺眼,简直光芒万丈。

(PS:昨天东窗事发后,多家公司和大学已经和鲍毓明解除了劳动合同)

钱,权,对法律的精通——似乎也就不难理解烟台jc的忌惮和不作为。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精致的脏水

算计后的选择

在鲍某明的多重title中 ,有几个尤其刺眼:

多家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

具有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出庭律师资格。

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

这是一个深谙法律的高知。

在这里,我想跟大家提及两个数字:14和40。

首先,14。

据“南风窗”的报道:

“第一次是在鲍某明的老家天津,2015年12月31日。”

彼时李星星刚满14岁没几天。

请注意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数字:14岁。

来看看刑法第236条规定:

“与14岁以下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不论当事人是否自愿,都按照强奸罪论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也就是说,14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不再受这条法律的庇护。

李星星的第一次侵犯,就在她刚满14周岁后。李星星需要力证自己被侵犯,以及不是自愿,才能扳倒这座大山。

再看第二个数字,40。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中规定:

“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

鲍毓明1972年生人,至今未婚。

李星星2001年生人。

两者相差:29岁。在法律的定义中,他们并不构成收养关系。我猜后面的走向,大概就是朝着“我俩是忘年交的恋爱关系”魔幻发展。

然后我们再回头看一下鲍毓明面对媒体的措辞:

“我不会触犯法律的底线。”

“事情说来话长,但我和她从来没有以“养父女”的关系相处。”

你看,滴水不漏,甚至无懈可击。每句话都精准地踩在法律的临界点上。

严谨如鲍大律师,早就暗中做好了精密的加减法,圈出了法律力有未逮的灰色交集地带。然后游走其中,有恃无恐:

满14周岁。

年龄差小于40周岁。

这是可怕的,有文化的,精于算计的流氓。其措辞之严谨又含糊其辞,无愧他“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的身份。

更讽刺的是,大家发现这位衣冠楚楚的大律师,早在9年前,写了一篇《从“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护的差距》: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末了,他呼吁有关部门尽快采取有效可行的立法和司法举措: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知法研究法,然后循着漏洞,贴着法律的底线,为非作歹。

好一个贼喊捉贼。

这几天,鲍某明对着媒体言之凿凿:

“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的人品是有目共睹的。”

“我对她百般疼爱,要星星不给月亮,她恩将仇报,背信弃义。”

真是精致的脏水。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那些变态的行径

为何会一次次得逞?

性侵丑闻为什么屡屡频发?这些扭曲的欲望,变态的执念,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得逞?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早就写好了答案: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

“最终让李国华决定走这一步的,是房思琪的自尊心。一个如此精致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太脏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伤人伤己的针,但是在这里,自尊心会缝起她的嘴。”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女孩的自尊心和羞耻心,会自动缝起她的嘴。

多少施暴者,就在受害者的“难以启齿”中,未曾见光,遑论制裁。

仅仅是“说出来”,就无比难得。

为什么女孩们羞于说出口?

大抵是因为这个社会还不够包容。

就像鲍某明对星星的恐吓:

“你不能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说出去你就不干净了,所有人都会讨厌你。”

就像我们熟悉的:

“苍蝇不叮无缝蛋,一定是你穿得太暴露了。”

女孩们甚至开始怀疑:

“他到底犯罪了吗?”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还有性教育的缺失。

房思琪问她的妈妈:为什么我们家什么教育都有,为什么没有性教育呢。

妈妈说:只有需要性的人才需要性教育。

但是不要忘记:

你嫌性教育太早,但坏人从不会嫌你孩子太小。

性教育不是色情。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星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被强暴了,不是在被侵犯的当下,而是在事后百度查询“下体疼痛的原因”时。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缺失的性教育,到底什么时候不再被我们视作洪水猛兽?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我们究竟还要重蹈多少次覆辙

在这种事情上:

“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的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我们应该生气,很值得生气,直到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

当事人的发声,很重要。

我们的发声,同样重要。

我不想做冷漠的幸存者。

每一次发声,也许不过是微光一枚。

但是无数微光闪烁,终能连成点,连成片,照亮曾笼罩的一方黑暗。

有一寸黑暗,就点一寸光明去刺破它。亮一寸,有亮一寸的欢喜。

韩国电影《熔炉》结尾的悲凉令人扼腕:

我们一路奋战

不是为了改变世界

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但是可喜的是,电影播出后,举国轰动,推动了电影中真实案件的重申,并促成了韩国的“性侵害防治修正案”。

又名:熔炉法。

我们也不想再看到不了了之,无疾而终。

我们不希望在目睹一次又一次悲剧后,一次又一次感受无力的绝望。

我们渴望正义的回音。

舆论有力量么?

有。

你看,这两天,鲍某明的性侵案被引爆后:

老东家们纷纷和鲍某明撇清关系,解除劳动合同了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那个烟台的公安,终于开始“做点什么”了: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很多类似的案件,止于我们的愤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果这些获得过大众目光和愤怒的案件尚且没有定论,那么——

无数个不曾敢开口的李星星,

无数个开了口也无人支援的李星星,

无数个在轻生的边缘徘徊的李星星,

无数个潜在的李星星,

…………

……

她们

该怎么办?

比“真相大白”更重要的,是“尘埃落定”。

文中图片素材来源

微博、网络

电商合作:17746822618‬

商务及广告合作:18058722310

设计师/屋主投稿:[email protected]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48岁副总裁,性侵14岁养女3年:我们到底还要见证多少个禽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