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案一审宣判,3被告人被以非法行医罪判处刑罚

任何非法开展人体试验的行为都是违法犯罪,“基因编辑婴儿”案一审宣判,对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的贺建奎、张仁礼、覃金洲等3名被告人以非法行医罪追究刑事责任,分别判处有期徒刑3年至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至50万元不等。

案件事实:

今天,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对“基因编辑婴儿”进行了公开宣判,法院审理查明,2016年以来,南方科技大学原副教授贺建奎得知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可获得商业利益,即与广东省某医疗机构张仁礼、深圳市某医疗机构覃金洲共谋,在明知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和医学伦理的情况下,仍以通过编辑人类胚胎CCR5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的婴儿为名,将安全性、有效性未经严格验证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用于辅助生殖医疗。贺建奎等人伪造伦理审查材料,招募男方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多对夫妇实施基因编辑及辅助生殖,以冒名顶替、隐瞒真相的方式,由不知情的医生将基因编辑过的胚胎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移植入人体内,致使2人怀孕,先后生下3名基因编辑婴儿。最终法院判处3名被告人因共同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构成非法行医罪,分别依法判处被告人贺建奎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判处张仁礼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覃金洲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律师解读:

纵观我国的法律体系,涉及人体试验的法律屈指可数,仅有《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以及《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等几部法律法规有所阐述,对于违法开展人体试验更多的是停留在行政处罚的层面,本案直接从刑事责任来追究实属不易,法院认为3名被告人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追名逐利,故意违反国家有关科研和医疗管理规定,逾越科研和医学伦理道德底线,贸然将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人类辅助生殖医疗,扰乱医疗管理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行医罪。

按照我国刑法的相关规定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是可以适用缓刑的,从本次刑罚来看,3名被告人中只有1人被判处了缓刑,对于主要犯罪对象贺建奎法院并没有适用缓刑,也从中看出国家打击这类犯罪的决心。

从动物试验发展到人体试验,是生物医学研究一个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活动尤其需要谨慎对待,因为一旦使用不当对人类生命健康将产生巨大影响,甚至产生灭顶性的影响,因此,但凡违背伦理评价的人体试验必须被禁止,因为其产生的后果谁也无法承担。

目前我国对非法人体试验行为的的刑事立法还是存在缺位,犯罪嫌疑人才敢铤而走险,先暂后奏,屡屡挑战公众的底线。从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长远目标来看,尽快对非法人体试验单独设立罪名,将“非法人体试验罪”作为行为犯立法惩治,而不以结果为惩戒依据,即只要行为者对他人实施了非法人体试验的行为,不论是否发生实际危害结果,都认定其为犯罪,这样可以杜绝一些人的侥幸心理,认为只要不出人命人体试验还是可以去铤而走险尝试一下的。只有这样才能从源头上切断非法人体试验的行为,真正在法律层面上对人民群众形成有力保障。

由于案件涉及个人隐私, “基因编辑婴儿”并未公开进行审理,相关细节无法获悉,从公开宣判的资料来看,三个宝宝应该是到目前为止尚未产生严重的健康障碍,否则本案的罪名将直接以"故意伤害罪"定罪量刑,在此祝福他们将来能够健康无疾的快乐生长,希望类似事件不再发生,也希望我国可以尽快完善相关法律,从源头上切断非法人体试验的行为,任何非法开展人体试验的行为都是违法犯罪,必须严惩不贷。(作者:邵颖芳律师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股权高级合伙人)

“基因编辑婴儿”案一审宣判,3被告人被以非法行医罪判处刑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基因编辑婴儿”案一审宣判,3被告人被以非法行医罪判处刑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