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事关武汉发放消费券

12日,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为支持武汉商贸、餐饮和文体旅游行业复工复产,进一步提振消费信心,营造全民消费氛围,助力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武汉市拟根据疫情变化和防控需要适时推出消费券。

武汉发放消费券有何背景?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范如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近期,深圳、杭州、南京、宁波等城市纷纷推出消费券,旨在唤醒消费市场复苏,以小小的消费券来撬动行业回稳。他建议,武汉在发放消费券的过程中,可以借鉴外地的投放方式,通过大型电商平台和支付平台发放电子消费券、刺激消费。

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服务业处处长、研究员陈丽芬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消费需求被部分冻结,消费券的发放,有利于激活处在休眠期的消费,在较短时期内激活消费市场,成为一种“催化剂”,在一定程度上提振消费信心,让消费先热起来,进而带动整个经济链条的复苏。

对于消费券发放过程中的建议,武汉市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研究员吴永保表示,在政府发放消费券的过程中,商家也可以积极跟进,出台配套的促销方案,争取更多的消费者,唤醒线下市场。

更多新闻>>

4月2日,湖北省总工会也发布通知,将给全省职工每人发爱心消费扶贫券,最高500元。

最新消息!事关武汉发放消费券

湖北省总工会发出《关于深入开展“职工爱心消费扶贫、助推全面迈入小康”活动的通知》要求全省基层工会在继续落实《湖北省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实施细则》规定的职工集体福利支出限额标准外,今年可按每人不超过500元的标准,优先通过中国社会扶贫网、“扶贫832”等消费扶贫平台,统一组织购买我省贫困地区农副产品,或以爱心消费扶贫劵(包括电商消费劵)的形式发放给工会会员(职工),用于购买我省农副产品,重点是购买我省贫困地区农副产品。

省总工会安排1亿元专项补助资金,用于支持基层工会,重点是基层一线生产经营企业工会开展职工爱心消费扶贫活动。采购爱心消费扶贫物资经费不足的基层工会,可依照《工会法》规定,申请行政给予补助。

【解读】

消费券有“四两拨千斤”之效

近期各地为何都在密集投放消费券?投放消费券有何背景?

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服务业处处长、研究员陈丽芬:消费券是专用券的一种,是实现经济政策的工具之一。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消费需求被部分冻结,消费券的发放,有利于激活处在休眠期的消费,在较短时期内激活消费市场,成为一种“催化剂”,在一定程度上提振消费信心,让消费先热起来,进而带动整个经济链条的复苏。

同时,消费券具有一定的乘数效应,能够以较小的金额撬动较大的消费市场。武汉适时投放消费券,除了可以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发展,还可以增强消费信心和人气,而信心的恢复对市场繁荣至关重要。

武汉市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研究员吴永保:各地发放消费券,是落实中央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两手抓的决策部署,是强化“六稳”的举措之一。

消费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发挥着基础性作用,一个城市消费的活跃程度,既反映了一个城市经济发展质量和活力,也是重要的民生问题,因为消费的繁荣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市民的幸福度。

目前,中央在财政、金融等方面,对中小企业实施税收减免、稳定就业等系列政策,是从供给方发力;而消费券是从需求方发力,消费券的发放体现了供给和需求的良性互动。近段时间,各大城市都按下了复工复产“重启键”,但复工复产之后,需要订单和服务的拉动,需要消费端的支持,消费券的发放,可以在短时间内刺激消费,助力复工复产。

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成为全球性疫情,对全球贸易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强大的国内市场显得极为重要,发放消费券就是恢复消费信心、启动内需的一个基本信号。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范如国:消费券是政府推出的应急举措。政府消费券的发放,从量上来说不一定很大,但它可以提振消费信心,引导消费行为,唤醒消费市场复苏,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以小小的消费券来撬动行业回稳。同时,要适当考虑困难群众等特殊群体。

我国此前是否发放过类似的消费券?

范如国:在我国,类似发放消费券并非首次。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一些地方政府曾出台政策为困难群体发放消费券,刺激居民消费。我国最早试水发放消费券的是广东省东莞市,2008年5月东莞市发放了2亿元的现金红包。杭州市也于2009年3月发放总额9.1亿元的消费券,应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本地一些外贸企业倒闭、工人失业造成的消费受挫。

疫情期间,也有不少省市发放了消费券:

3月2日,山东济南推出文旅消费券,主要针对景区、旅行社、影剧院、演艺场所、书店等文旅行业进行投放。

3月13日,浙江省宁波市宣布发放文化旅游惠民消费券和健身消费券。

3月13日,江苏南京推出消费券,可在餐饮、体育、图书、信息等七大类中使用。

3月20日,青岛市宣布向市民发放健身消费券。

3月27日,杭州宣布向全体在杭人员发放消费券。

同时,广东多地、郑州市、沈阳市也相继宣布向市民发放消费券。

目前,其他城市的投放方式是怎样的,对武汉市有何借鉴意义?

范如国:当前,从各地投放方式来看,主要是线上领取,多以电子消费券形式为主,这个方式很好地利用了互联网技术,规避了发放过程中产生的人力和物力成本,操作简单、高效,还能有效避免交叉感染风险。

从目前的发放情况看,基本没有发放实体券的情况。实体券制作成本较高,短期内赶制数百万乃至千万张消费券不现实;实体券如何核销也是个难题,没办法做到各类业态和商户的全覆盖。

武汉市应该学习外地做法,通过大型电商平台和支付平台发放电子消费券、刺激消费。

消费券应向困难群体倾斜

为什么不向全民人均发放消费券?

范如国:第一,采取全民人均发放,对一座城市而言,在操作上难以界定发放的群体范围,如何精准发放到个人,也是一大难题;第二,采取全民方式,人均获得的金额较小,发放成本高,难以达到刺激消费的目的。

杭州、南京、郑州等城市在发放消费券时都对困难群体有特殊倾斜,您对武汉发放消费券有何建议?

范如国:目前已发放了消费券的城市多数都在投放过程中体现了对困难群众倾斜、帮扶。例如郑州市消费券发放分为红利性消费券和社会消费券两类,其中红利性消费券就是由相关部门对低保、低收入、特困、优抚等四类救助对象发放。建议武汉市投放消费券时,也可以定向针对困难群体给予关注。

对高收入者来说,消费券刺激消费作用没有那么大,但对消费倾向比较高的中低收入者来说,消费券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给他们一些帮助。

陈丽芬:建议武汉投放消费券时关爱特殊困难群体,也设置一定数量的专用消费券,支持低保、特困和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等困难群众参与市场消费。同时,困难群众除专用消费券外,仍可以按常规方式参与其他各类消费券的申领和使用。

消费券发放不会造成物价上涨

消费券的发放是否会造成物价上涨?

吴永保:不会造成物价上涨。消费券是通过财政补贴而非增发货币的方式刺激消费,因此不会导致市场上货币量增多,引起通货膨胀。物价上涨是由于供需失衡,而消费券的目的则是为了实现供需平衡,当前国内一些行业受到疫情影响,还处于需求逐步回升过程。从需求角度看,消费券实际上相当于给了消费者一个打折促销机会,不会导致需求过快上涨,因而不会出现需求拉动型的物价上涨。

武汉市餐饮协会会长刘国梁:发放的消费券多为定向消费券,是针对那些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百货、超市、文体旅游等行业,是为了促进这些行业尽快恢复到正常水平,而不是过度刺激消费,因此不会造成物价上涨。同时,各商家为了争取消费者,也会适时推出各项优惠活动,用更优惠的价格吸引顾客,而不是借机涨价。

消费券发放程序应化繁为简

结合其他城市的情况,您建议武汉市消费券应面向什么范围发放?

陈丽芬:从各地消费券发放要求来看,一般都有地理位置限制,城市域外人员无法参与消费券申领。但如果市民出差或暂住活动城市,一般都可以参加消费券申领。建议所有在汉人员均可参与,畅享大幅优惠。活动期间,全体在汉人员(包括域外来汉人员)均可申领武汉消费券。其中文体旅游消费券应该支持在武汉市以外的人员申领,尽可能吸引外地人来汉。

范如国:在这场战疫中,武汉市民都作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建议在汉所有人员均可参加,活动期间,全体在汉人员(包括域外来汉人员)均可申领武汉消费券,这也是对市民贡献的一种肯定。

现在已发放消费券的城市里,部分不太会用手机和支付平台的市民反映抢不到券,您认为武汉市在这方面有哪些可以优化的地方?

范如国:一是消费券的申领、使用流程要化繁为简,便于操作;二是在公布消费券领取细则时,可以附上具体的操作攻略,让市民对照操作;三是提前做好说明,让那些确实不便操作的市民,请子女、朋友代为操作,将消费券的发放做成一件有温度的关怀举措。

对于消费券的发放,还有哪些建议?

陈丽芬:消费券的发放领域要考虑地方的消费主导行业,以及消费潜力的释放点和增长点,要针对性地聚焦于最能刺激消费需求、撬动消费增长、恢复市场人气的领域。同时,做好消费券发放的宣传和引导,扩大市民参与范围,提高市民参与热情。

范如国:关于商户的参加条件,建议一是注册登记在武汉市、已开业的线下实体店。二是要履行保证商品质量、无虚假宣传和变相加价行为、参与优惠让利方案等承诺,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三要是具备商业版支付条件的实体门店。

刘国梁:与市民相关的重要民生消费领域一定要包含在消费券的使用范围中,例如超市消费、餐饮消费等。同时,消费券的限制使用条件不能太多。

吴永保:在政府发放消费券的过程中,商家也可以积极跟进,出台配套的促销方案,争取更多的消费者,唤醒线下市场。

来源:长江日报 湖北日报 湖北发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最新消息!事关武汉发放消费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