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者:lion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这个站在《超级演说家》舞台上的美女叫孙一冰。

她有着非常典型的混血长相,额头饱满,鼻梁高挺,双眼皮深邃,是个毋庸置疑的第一眼美女。

一上台孙一冰就直白地亮出了自己的观点。她说,之前网上有一句流行语叫“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但她觉得这句话有欠缺的地方,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不止是青春,就连整个世界,也是属于长得好看的人的。”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作为一个美女,孙一冰享受着高颜值带来的种种特权。

她并不否认这样的外貌优势,身处其中的她认为,“就因为长得美,所以我的世界也是美的。”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但她的朋友小冰却没有她这样的好运气。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每次,孙一冰和小冰一起出去逛街时,别人都会夸孙一冰,“哇!长得好美,好像混血,好漂亮!”

而长得丑的小冰,就连试穿一件衣服,都会被店员嫌弃。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各种男生都会抢着坐在孙一冰身边,关心她问候她——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而长得丑的小冰则被男生们疏远冷落,只能选择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凭借美貌,孙一冰的校园生活堪称如鱼得水。老师同学们经常夸她很可爱,她进校不到三天就有人追。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而长得丑的小冰呢?全班同学都很排斥她,她最终只能选择退学…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在爱情上,小冰的体验也十分苦涩。

上初中时,小冰暗恋一个人。为了得到这个男生的心,小冰做过一些“疯狂”的事情。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她每天收集这个男生前女友的照片,努力研究她们的妆容、穿衣,想要变成这个男生喜欢的样子。

这个男生在网吧打游戏,小冰就每天给他送宵夜,冬天特别冷的时候也不例外。

但这个男生对小冰就是爱搭不理,态度非常冷淡。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后来,这个男生成为了孙一冰的男朋友——可想而知他挑选女朋友的标准,肯定就是颜值了。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据孙一冰自己描述,这个对小冰高冷的男神在她面前却是一头“温顺的小绵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喜欢吃什么东西、想要什么,这个男生统统满足她的要求。

可能看到这里,有一些人会觉得很不公平,但正如孙一冰所说 ,“这就是事实。”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没有好的外貌,谁看你的内在?丑的代价,就是失去整个世界。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孙一冰说,自己从小就深刻地体会到这个道理。

但她体会的,并不是身为美女的优势与特权,而是身为丑女所遭受的鄙夷与侮辱。

没错,孙一冰并非一早就拿了美女剧本。之前的每一个故事当中所提到的,那个 “长得丑的小冰”,其实正是孙一冰自己。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5年前的孙一冰长这样——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肥硕健壮的身躯,酷似男人的面孔,让她从未收获过这个世界给予的哪怕一点点善意。

因为长得丑,在幼儿园时孙一冰就算把桌子擦得再干净,也得不到任何奖励。

但那个没有擦桌子、长得漂亮的女孩,却轻而易举地得到了美味的蛋糕。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上了小学后,孙一冰只有一个朋友。她每天拿着零花钱来维持这份友谊,而这份友谊背后除了占便宜以外还有一个可怕的威胁——这个漂亮女生告诉孙一冰,如果你不拿零花钱给我,我就让全班同学都来欺负你。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而正因长得漂亮,全班同学都相信这个女孩,却不相信长的丑的孙一冰。

在学校,孙一冰听到老师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长得这么丑,还不好好学习?你的脑子是不是被狗吃了?”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到了初中后,孙一冰以为会有转折点,新的生活即将开启,或许在这里遇到的老师同学会喜欢她。

但现实再一次将她打入地狱。

那时的孙一冰150斤,“胖得像一个圆形的球,五官特别像一个男人”。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全班同学没有一个人喜欢她,甚至她们班里男生玩剪刀石头布输了的惩罚,是向她告白…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连老师都毫不留情地说,“你爸是教授,怎么生出来你这种长得又丑又到处惹事的女儿呢?”(并没有到处惹事,而是同学回来主动招惹她、欺负她……)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当时的孙一冰有多绝望?

她拿起尺子,割自己的手腕;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想过用跳楼的方式,自证清白;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为了逃离学校,故意把自己的眼睛挠破,把自己的鼻子打流血;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为了请病假不去上学,她拿起洗衣粉,往自己的嘴里边倒;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

受够了这一切不公的待遇,在17岁时,孙一冰毅然决定去整容。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她总共做过13次整容手术。

鼻子两次,下巴两次,太阳穴一次。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抽过脂,切过胃…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当时台上嘉宾听到这里,忍不住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在经历了无数痛苦与挣扎之后,孙一冰终于成功蜕变,从150斤瘦到了95斤,并成为了世人眼中的美女。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所有人对她的态度,瞬间就变了。

孙一冰说,整容过后的她像是在做梦一样,活在一个“假的人生里”,每天过的像是青春偶像剧的女主角一样。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也有人骂孙一冰是“整容鬼”,骂她的脸是假的,骂她靠脸得到的善意包括爱情,都是假的。

但孙一冰自己认为,那又怎么样?至少她得到了。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她还说,在没有好的外貌的情况下,别人连接触你内心的兴趣都不会有。

就像她的初恋,她现在的男朋友,以前这个男生根本不会正眼看 “小冰”一眼。而在“小冰”变漂亮之后,她至少得到了一个机会,能让心仪的人走近自己的内心,发现两个人更多的共鸣。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故事讲到这里,一些激动的情绪开始慢慢回归平静。

孙一冰并没有倡导整容,她并非完全认可整容这个行为。相反,她很清醒,还有些愧疚。

她向大家道歉,向自己道歉——因为她终究还是向这个以貌取人的社会妥协了。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她说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因为丑所遭受的一切侮辱、排斥、辱骂。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直到现在,她依然记得幼儿园的老师把蛋糕分给除了她以外的全班同学,而她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咽口水的样子…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所以她选择向这个世界妥协,变成了今天的样子。但同时她也希望能够有更强大的人可以不用妥协。

而即便是妥协,孙一冰也坚定地表示自己毫不心虚。因为她认为自己为了变漂亮挨的每一刀,为了减肥流的每一滴汗,都成为了她永恒的底气。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值得一提的是,在孙一冰讲完自己的故事后,受邀参加节目的演员曹云金发表了一些观点。

这些观点很“正”,但在我看来几乎是悖论。

首先他说,有一个好的长相确实会为很多事情亮绿灯,但不见得这是唯一的途径(话到这边没什么毛病),然后他举了“演员”这个例子:演员不见得只有漂亮才会有粉丝,有观众喜欢。(这句话也没毛病)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接下来他开始说陈佩斯老师说过,“上了台得看谁有戏”,所以这才是(作为一个演员)灵魂深处的(东西)。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但我觉得曹先生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在影视剧里面除了一些正剧、家庭伦理剧之外,甚至有时候也包括这些剧集,担纲出演男女主的无不是高颜值的鲜肉和小花。

退一步讲,还不到正式出道演戏、早在艺考时高颜值就已是一项默认的标准,将多少有演艺梦想的人直接拒之门外。

所以曹先生说的“有戏”怕是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演员自身外貌条件得通过试戏门槛,才有机会出演,让别人看到你;第二,有些演员长相一般,那就只能接受自己演一些不怎么要求颜值的角色和影视剧作品。我相信这会是一部分演员的主观选择,但也是一部分演员处在被动情况下,不得不的决定。

然后曹先生又提到了一个点,他说,“长得漂亮的也受排挤啊!”比如他的校花女友,号称受到全校的排挤——因为某某女生喜欢的男生喜欢他女朋友,这就导致他女朋友经常受到同性的威胁。

我就想问曹先生一句,这不该说“受到全校排挤”吧?至少还有一半性别为“男”的同学站在你女朋友身后护着她呢好吗?

被排挤指的是没有支持者,没有拥护者,没有倾听者的情况,所谓“长得美受排挤”的烦恼,我想绝对比不上孙一冰因为之前样貌丑陋而遭受的痛苦多。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最后想说几句个人看法。其实,我们都活在现实里,承认现实生活中的一些潜规则并非难事。长得好看的确不意味着全部,但至少在这个看脸的社会,它意味着门槛,意味着机会,甚至还意味着特权。

对整容这件事每个人都可以各有态度,但我个人永远尊重有勇气去整容的人。我们无法感同身受她们所经受的痛苦,所以并没有资格予以评判和介入,对我而言,尊重大概就是我能够给出的唯一态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整容整得好看是怎样一种体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