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评论:天津ETC事件两干部被免,坚守服务思维比免职官员更重要

上游评论:天津ETC事件两干部被免,坚守服务思维比免职官员更重要

前几天,天津高速公路收费站入口将人工车道全部取消的极端个案,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12月30日,经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党委调查核实,天津市交通运输委设施管理处处长杨永前以及公路事业发展服务中心党委书记刘建民2名正处级领导干部,因在高速公路ETC发行工作中,不认真履行职责、不作为乱作为被免职;其涉嫌违纪问题线索移交纪委立案审查。

作为全球范围内被公认的先进道路收费系统,ETC具有提高通行效率、减少环境污染、降低社会成本等多种优点。交通运输部此次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推广ETC系统,其背景为ETC系统是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关键。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收费公路虽然数量少,但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大规模推广应用了类似的不停车收费系统,省略了中间环节实现自动交费,快捷便利,节约收交费双方的成本。

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曾明确要求,到2019年底,各省(区、市)汽车ETC安装率达到80%以上,通行高速公路的车辆ETC使用率达到90%以上,并为实现这一目标建立了严格的考核标准。

上游评论:天津ETC事件两干部被免,坚守服务思维比免职官员更重要

天津高速公路收费站将人工车道全部取消,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各种“拉人头”的疯狂办法层出不穷:不办ETC不给年检、暗示不办ETC要出车祸,直到天津出现不办ETC不让上高速。为了让用户办ETC,可以说是机关算尽,绞尽脑汁。

选择什么方式通行公路,是车主的自主权利,使用行政命令强迫用户选择某种方式通行,不符合现代服务型政府的发展趋势。交通主管部门不能为了人为设定数字的达标,而限制公众的自主选择权。

面对始终上不去的ETC安装率,交通部门最应该思考的是:公众为何不愿意办ETC?

对于许多上班族来说,私家车作为通勤使用的概率较大,跑高速使用ETC的机会并不多。办理ETC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与使用概率相比,往往会让车主却步。

车主使用ETC通行之后,获得的通行费发票至今仍然是按业主开票。短短100公里的路程,可能获得八九张电子发票,对于有报销需求的车主来说极为复杂。

还有车主反映,一旦ETC绑定信用卡,对于没有使用信用卡习惯的公众来说,也存在管理成本高和被盗刷、注销难、逾期违约金高等风险。

对于至今仍然拒绝办理ETC的“顽固车主”们,交通部门与其动各种歪脑筋强迫办理,不如放下身段,认真倾听他们的需求,问一问他们为什么在“威逼利诱”之下仍然不愿意办理ETC?认真分析搜集来的意见,他们的问题能否通过诚恳的工作解决掉,吸引他们主动办理。这种做法远远比免职乱作为的官员有效和实际。

在推行ETC的工作中,政府部门的服务思维应该多一点,任务观念应该少一点,便利的ETC,应该用便利的方式让公众接受。

上游新闻 胡磊

上游评论:天津ETC事件两干部被免,坚守服务思维比免职官员更重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时政 » 上游评论:天津ETC事件两干部被免,坚守服务思维比免职官员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