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她和妹妹求神仙收留,却被果断拒绝侮辱,坠崖之时立下誓言

故事:她和妹妹求神仙收留,却被果断拒绝侮辱,坠崖之时立下誓言

浩劫降临,整个大陆再度的卷入战乱纷争之中,战乱一起,孤魂飘荡,平添无数孤儿寡母,千万家庭支离破碎。民不聊生。

神仙,重新的成为了人们渴望和平的一种象征和寄托,青霞山上有神仙,神仙慈悲救万民。在大康国,流传着一个这样的传说,而凡是大康帝国之民,皆供奉青霞山为神山,青霞老祖为神仙。而青霞山的周围,也鲜有的没有被战火所点燃、

“佳哥哥,我们爬到山上真的有神仙给我们大白馒头吃吗?”青霞山高万仞,一条陡峭的山路直通山顶,两边万丈深渊,下方雾气缭绕,让人看不清这山路两边的深渊到底有多深,反正扔一个石头下去,听不到回声。

在这崎岖的山路上,就算是大人小心攀附,也是心惊胆战,胆小之人根本爬不上几里的山路。可是,此时那崎岖的山路上却有两个面黄肌肉的小孩在艰难的爬行着。

小女孩在前爬着,后面的是一个年龄大点的男孩在托着小女孩往上爬,两只手都已经因为扣石头,手指磨破,鲜血沾染了旁边的石头上,颜色是那么的红颜。

小男孩却咬紧牙关,并无丝毫气馁,好似那露出鲜肉的伤口不是在自己的手上一般,对着那旁边棱角分明的石头依然紧扣着,另一只手和双脚支撑着整个身躯,还有托起上方那比自己小几岁的妹妹。

“妹妹,只要我们爬到山上,就有神仙来给我们送吃的,送穿的,还有,我们的父母也会出来见我们。”

“那好呀,哥哥,我们赶快爬,我好饿啊,也好想爹娘啊。”天真的小女孩信以为真。

“嗯,赶快爬,哥在下面托着你。”哥哥在此的坚定的点了点头,用力托着上面的妹妹往上爬。

烈阳已经隐进云雾之中,二人已经不知道爬了多高。山风呼啸吹来,寒冷非常。

“哥哥,这个山有多高啊,怎么还是看不到山顶啊,我都没力气了。”

“妹妹,山有多高哥不知道,哥知道一定把妹妹送到山顶,妹妹在坚持一下。”下方的哥哥面色苍白,满头大汗淋漓,就算是漫天的冷飕飕的寒风吹来也不能让他冷却。颤微微的双腿和几乎已经摩擦露出骨头的双手,回身看了一眼那周围茫茫云雾,还有那耸立于云雾上层的山顶,此时的他心中也有些茫然,不知道山还有多高,路,到底还有多么崎岖和遥远,就算他现在已经精疲力尽,他眼中那坚定的光芒依然让他坚持着推着上面的妹妹往上爬,妹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曾经对爹娘保证过,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妹妹的。

“吆……”

小男孩十指尽破,鲜血淋漓,甚至有的手指甲都已经脱落,脚上的草鞋也已经磨的成了光脚板,然后脚掌磨破,鲜血淋漓,可依然推着小女孩往上爬,小女孩也努力的往上爬着,手指也有的已经破了。可是,俩人还是坚持着往上爬着,为的就是爬上山顶,遇到神仙,然后求着那传说之中救苦救难的神仙收留,吃上一口大白馒头。

在世俗的传说中,神仙都是救苦救难的,大康帝国之人,家家供奉着神仙。

俩人都已经不知道爬了多高,依然没有到山顶,更没有碰到所谓的神仙搭救,小男孩只凭着心中的信念坚持着,下意识的推着小女孩往上爬。就在这时,一声嘹亮的鸟鸣响彻天地,只看山顶上一个白影一闪而至,庞大的翅膀展开来至少丈余,排开周围的云雾呼啸一声直飞天外。

“哥哥,我们快要到神仙家了,你看,那是神仙家养的大白鹅。”本来已经疲惫不堪的小女孩看到那天上飞舞的白鹤,露出充满童真的笑容,连忙对着下面托着自己的哥哥兴奋的叫了起来,可是,她却不敢回头,因为哥哥告诉她,一回头就爬不上去了。

“山下何人闯我山门?快快离去。”滚滚呵声如雷,威严如山,周围白云翻腾,一声喝问从那白云之端滚滚而来。一下子把那正准备挥舞着手臂欢腾的小女孩给吓的小脸失色,硬生生的止了下去。

“我叫康佳,来自中原大地,我和妹妹因战乱逃避至此,听说此山有神仙,特求神仙收留我们。”下方托着小女孩的男孩几乎已经麻木,本以为此山没有神仙居住,却没有想到柳暗花明,顿时让他眼前一亮,连忙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小男孩声音不大,语气之中却充满了渴求和对幸福的憧憬。

“入我仙山,可有千金?”

“没有,我们都是孤儿,父母死在战乱之中,我和妹妹一路乞讨至此,身无分文。”

“想进我门,可有先人曾经在我山门修行?”

“没有,我家世世代代都是农民,种地务农,养家糊口,就是这座仙山,也是我们在山脚下那里听老人们说的。”

“那你可是天才资质,从小在村中习武,可曾打下基础?”

“不曾,我们村中教习说我资质驽钝,属于下下等资质,不适合习武。”

“你一无金银财宝拜师之礼,二无权势可于我等行走世俗方便,三无资质,甚至连习武都不能,你如何能够拜入我们仙山福地,世俗之人,赶紧下山去吧,我清霞山门于你们无缘。”

“神仙爷爷,请收留我们吧,我哥哥不能习武,可是他力气大,可以给神仙爷爷劈材做饭,我会刺绣手缝,可给神仙爷爷缝补衣衫,神仙爷爷,收留我们吧,求求你们了……”

“我们深山修行之人,饮朝霞,食仙露,吃山精灵果,何来做饭之说,我们穿仙衣宝甲,刀枪不入,千年不朽,何须那些世俗里的东西,两个小娃娃,赶快下山去吧,我们山门只收有缘人,尔于我等无缘,休要在此啰嗦,打扰我等清修。”滔滔威严之声翻动滚滚白云,好似从九天之上传来的洪钟之音,可是,刚才那一番问话,此番的拒绝,让趴伏在半山腰一块岩石上的兄妹二人目瞪口呆。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碰到了仙人,可是结果却是:他们不收,于我等无缘。

“神仙爷爷,妞妞给你老人家跪下磕头了,神仙爷爷,求求你收留我们吧,我们都一天没有吃饭了,神仙爷爷,我们村里人家家都有神龛牌位,大家都说神仙救苦救难,是好人,神仙爷爷,你们可怜可怜我们,收留我们吧。”小丫头一听神仙要赶他们下山,也不顾得浑身的疲惫和酸痛,一骨碌爬在了地上望着那翻滚的白云磕起了头,小小的丫头居然磕地有声,几下下去,额头一片通红。

可是那白云之上的神仙好似都回家睡觉了一般,再也没有人出声相问,更不可能收留了。

“哥哥,神仙爷爷是回去吃饭去了吗?他们还会回来吗?”小丫头额头已经磕破了皮,鲜红的血珠从额头的伤口上流了下来兀自不觉,只是双眼无神的看着天上翻滚的白云,有些茫然的询问着旁边面色苍白的哥哥,满脸的都不信,为何传说之中的好神仙居然不收留他们。

小男孩康佳不似小女孩那般的天真,他年龄虽小,可是从中原到这茫茫大山,少说也有几千里,山下各国大战不止,土地荒芜,民不聊生,生灵涂炭,甚至都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了,而康佳年龄虽小,可其心智却绝对不是十多岁的那小孩一般少不更事。虽然不敢说洞察世事,却也机智过人,从刚才那番对话可知,自己没有什么让神仙看的上的东西,所以,山上的神仙不收他们进入山门,更不会好心的去管他们死活。

显然,自己被神仙拒之门外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连神仙没有好处也不收留他们。

“早知神仙是如此,我当砸碎神龛当柴烧。”康佳看着那翻滚的云层,满脸悲愤,厉声喝问着。他有力气把妹妹送到此地,甚至支撑上仙山,寻求神仙,可是,现在他却再也没有力气把妹妹背下山去。这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神仙不相助,在加上二人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而现在康佳十指具破,那还有力气下的了这万仞仙山。康佳之所以能够在乱世之中保护妹妹生活到现在,就是因为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任何事,只相信他自己,现在把妹妹置于死地,第一次,康佳真正的痛恨自己,不该相信这神仙都是好人。

“哈哈,青霞山的伪君子听到了吗?早知神仙是如此,我当砸碎神龛当柴烧。满嘴仁义道德的神仙中人,居然会做这等见死不救之事,骂的好啊,骂的妙啊。”康佳愤怒的声音浩荡在这白云深山之间似乎在传输着心中的无比失落和无奈,然后就听到整个山头四面八方传来了女子对那隐藏云雾之中神仙的嘲笑声。

“青红妖婆,世俗大乱,流离失所之人何其千千万,我青霞山之地又如何能够收留的了,何况收不收留,这是我等山门之事,还轮不到你这等邪魔外道来此地指手画脚,如果你再在此地逗留,小心我出手把你镇压在万丈深渊之下。”白云翻滚,浩荡声音再临,好似那洪钟大吕一般,声音一出,那激荡在群山之间的嘲笑之声一下子被压了下去,对于那女子的嘲笑之声好似有些生气,转而又对中天兄妹说道:“两个世俗的小娃娃,仙魔之事岂是你等凡人所知,世俗大乱,乃是劫数,红尘如炼狱,众生皆蝼蚁,赶快下山去吧,此地不是你等应来之地。”

“终生皆蝼蚁?哼,那我试问一句,你没有成神仙之前,是不是也是众生之人。”原来听到的都是神仙多么有善心,神仙多么的慈善,可是,自己第一次去求神仙庇护,不是问自己要金银,就是询问自己是否有权势,这样的神仙那和他们县里的扒皮县太爷又有何区别。而这句“终生皆蝼蚁”更是让康佳不明白,听人说神仙也是人修炼的。修炼成了神仙就看不起凡人了吗?

“哈哈,小娃娃,问的好,问的妙啊,我告诉你,八百年前他还是个砍柴的呢,这些伪君子现在还不是真神仙。小娃娃,我是邪魔歪道中人,你可愿跟我走?就算你是世俗凡人,就凭借你刚才那句话,我也愿意带你离开此地。”那刚才嘲笑之人再次出声相问,并且一下子点出了那隐藏在白云雾里说话之人原来的身份。

“青红妖婆,你找死,别以为我青霞山不能收拾你。”白云之端的神仙之音再次浩荡传来,只是那声音比之刚才的浩大平和却无端的多了几分的愤怒,想来应该是这青红妖婆揭开了这神仙的修行以前的身份似的。

“哈哈,我老婆子五百年前不还是一妓女,照样可参天道,得永生。他们俩个穷苦人家的小娃娃又如何不能,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所谓名门正派的伪君子,整天一副为天下苍生悲天悯人假仁假义的假面孔。你们青霞山不收,这两个娃儿我青红妖婆收了,下面的两个小娃娃,可愿意跟我这妖魔之中人去修行?”

“你可能照顾好我妹妹不在挨饿?”康佳对着那声出之地大声询问,凛然不惧。

“既入我山门,便是我门人,山珍海味随便吃,奇珍丹药随便用。”

“那你可保我妹妹不在受人的欺负?”

“欺负我徒弟,就是打我的脸。”

“神仙不收我兄妹,妖魔能够庇护我终生,那我入妖魔又何妨?”十多岁的康佳看着那虚无飘渺之处,连续的询问,此时的他居然没有丝毫的害怕之色,神仙也好,妖魔也好,在他看来,这些总比那些整天要想办法把他们兄妹俩烹煮了吃的人好的多。几千里的路已经走过,各种世间险恶丑态都一一经历,致使他年龄虽小,心头却装有世间百态,洞察人情世故,心窍玲珑至极,不然,这兄妹二人也早已经化为枯骨长埋于路边了。

“好,好,好,小娃娃年龄不大却并没有被世俗的传言所蒙蔽,说话也很对的我胃口,青霞山不收你们,今天我收了。”那不知道隐藏于何处的青红妖婆再次的哈哈大笑,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从那远处的白云之端一道青光,一道红芒,两种光芒化作两道匹练交织而来,直奔康佳兄妹俩所在的山崖平台。

“青红妖婆,在我山门前岂能任由你如此猖狂,太乙神雷,给我破开云雾。”就在那两条青红匹练即将缠绕住钟天兄妹身上之时,只看那天空翻滚的白云轰隆隆的炸响,两颗青色的太乙神雷直接在青红匹练之处炸开,轰隆隆声音浩荡,宛若九天神雷炸响,山崖上的钟天兄妹俩被震的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而那青红匹练被那所谓的太乙神雷轰中,两条匹练猛的一顿,一下子错开了康佳兄妹俩人的方向。

“青霞山的杂毛,敢坏我好事?如果我徒弟受了伤,将来必定屠你青霞山满门。”青红妖婆出手一下子没有接走康佳兄妹,甚至连青红凌霄也被太乙神雷炸的受伤。以她以往的脾气,焉能就此罢休。

青红匹练一转,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不顾太乙神雷爆炸的余劲,再次的往康佳兄妹二人缠绕而来,一下子缠绕住了二人。

“哼,青红妖婆,口气不小,不必等你将来找上山门,今天我先灭了你这个妖婆为天下正道除害。一元重水神剑,给我斩。”

匹练扯着钟天兄妹二人直飞云雾之端,只看那云雾翻滚,笼罩青霞山周围的云雾终于被拨开,在那云雾之中,一座雄伟仙山若隐若现,在仙山之上,一把闪烁着青光的神剑如同闪电般的直接砍往那缠绕住钟天兄妹的青红匹练。

那神剑迎风而长,一下子变成了丈许长剑闪烁着罡风神雷直劈青红双匹练。

“青霞山的杂毛,你们欺人太甚,青红双锁,化锁成龙。”就在此时,那匹练猛的一抖,钟天兄妹二人直接被抖上了云雾之上的青天,那青红匹练顿时一阵光芒闪烁,化作青红两条百丈的翻腾巨龙,巨大的龙爪直接拍向那逐渐变大的天一重水神剑。

“轰隆隆”

神剑一击之下,其中一条青色巨龙顿时被劈的皮开肉绽,巨大的龙鳞脱落,一条龙爪一下子被劈掉,青龙一声哀鸣,光芒一闪,再次回归到了匹练之状闪电般的缩了回去,而另一条红龙巨大的龙尾一甩,一下子把直劈而来的巨剑给劈的飞了出去,此时那被抛飞到天空的康佳兄妹俩刚好落下,而红龙顿时化作匹练,再次的缠绕往康佳兄妹。而此时的那被红龙一个尾巴甩飞的巨剑再次的轰击而至,那匹练顿时被劈的红光乱射,而康佳更是直接被那红色匹练给甩飞了出去。

此时那巨剑再次的疯狂劈来,在想救下康佳已是不可能,不但救不出人,可能连青红妖婆的青红匹练双锁也将被巨剑劈坏,而青红双锁缠绕住人,自然不敢反击,不然的话匹练之上的康佳的妹妹必将丧命。青红妖婆显然没有料到青霞山居然出动镇山灵宝副本。

“青霞山的老杂毛,你杀我徒弟的大哥,到时候我徒弟修炼有成,必将让她来青霞山讨回一个公道。”

“哥哥,哥哥,唔……哥哥……”

“啊……天若不亡我,待我归来日,必将毁灭九州神山,从此让这天下再无神仙在世。”康佳直落万丈悬崖,厉声大骂,如果不是这青霞山的假仁假义的神仙阻挠,此时他们兄妹二人应该已经离开了这万仞高山之上,此时不但没有离开,自己还因为青霞山的阻挡而坠落万丈深渊。

“哼,世俗蝼蚁,小小蝼蚁也敢口出狂言,如今你已经坠入万丈深渊,必将身死神消,看你如何灭掉天下神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说 » 故事:她和妹妹求神仙收留,却被果断拒绝侮辱,坠崖之时立下誓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