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最近小编和身边的朋友都在追《庆余年》,这部剧现在真的特别火,不过同时也引发了各种各样的风波和争议。

很多冲了会员的网友抱怨看《庆余年》还需要付额外的费用,并起诉平台“超前点播”这一骚操作。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大概是因为剧真的太火了,《庆余年》的全集资源也被泄露出来,盗播链接高达近四万条,这与片方、发行方、平台方把控不严有着必然的关系。

现在很多火热的影视剧都会存在盗版情况,只要一更新相应的资源就会同步出来,可能是通过百度云资源,也可能是通过一些网站传播,总之小编也经常会看到这些现象发生,甚至朋友圈就有传播《庆余年》百度云资源的。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不过,大概是因为《庆余年》官微发了声明,希望大家能齐心协力共同打击盗版,这两天网上散播的资源确实少了很多,很多资源链接一打开基本都会失效。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对此,很多网友表示,因为平台加收费不合理,吃相太过难看,活生生地把人逼去看盗版。

小编觉得,尊重正版、抵制盗版确实是观众对自己喜欢的剧该有的尊重,但是平台又何尝真正尊重过花钱买会员还要承受超前点播这一骚操作的观众呢?所以也不要怪观众对此不满了。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庆余年太难了#这一话题上了热搜,而作为男主角的张若昀也带该话题发了条微博。

也有网友评论表示:我们也好难,还有第二季吗?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庆余年真的太难了,从改编到选角到剪辑,每个人都在力所能及做到自己的最好。

陈道明是沟通时间最长的演员,制片方费了大功夫邀他入组。张若昀拿着自己对人物的探索才争取到了角色。郭麒麟档期一直无法敲定,开机前一个月才定下来。吴刚也有过犹豫,因为他之前没演过太监。扮演费介的刘桦是制片团队去家中拜访,聊到凌晨两点才定下的。对剧本的改编经历了好几年,以及前人作品的铺垫,最终定下“点到为止,留出空间”。为了避免剧情的拖沓,原本花了大力气拍的打戏反而变成了删减重点。原计划是52集,精剪后是48集,最后精益求精,成片是46集。

以上一系列关于对《庆余年》剧组的访谈都充分说明了#庆余年太难了#,其实一部制作精良的好剧背后肯定都离不开剧组全体人员的共同付出和努力。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总之,《庆余年》现有的热度和口碑都能看出剧组的用心良苦,这些大多数观众自然也看在眼里,而观众真正在意的只是平台超前点播的骚操作,所以观众才表示自己也好难啊。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这年头,能追到一部剧情在线演技在线的好剧实在太难了,而随着《庆余年》每每更新都会在网上引发热议,观众也很关心这部剧是否还有第二季。

对此,《庆余年》制作人接受采访时透露,《庆余年》第二季的开发计划已经排上日程,目前正在准备。他表示,《庆余年》第一季做了很多准备,花了很长时间,而第二季、第三季的筹备过程将会缩短很多,所以“不用等上有生之年”。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最后,这段时间频出的超前点播事件是平台的问题,并不是这部剧的问题,总之还是希望大家支持正版吧,不要因为其他原因浪费了幕后工作者的一番辛苦努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庆余年》剧组太难了,网友:我们也好难,活生生被逼去看盗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