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人的“发声器”

聋哑人的“发声器”聋哑人的“发声器”

全文共3099字,预计阅读需要8分钟

手语翻译崭露头角

2018年4月,一档名为《手把手吃糖》的视频在网上走红,这是全国首档聋哑人普法栏目。解说员身穿黑色律师袍,系着红色领巾,胸前佩戴律师徽章。他就是栏目的创立者兼解说员唐帅,是一名专门为聋哑人服务的律师,也是中国唯一的手语律师。

唐帅1985年出生在重庆市大渡口区东风村,他的父母都是聋哑人,父亲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儿子身上。唐帅刚满月,父亲就把他送到外婆家,只为让他更好地学习健全人的语言。

唐帅会说话后,外婆经常抱他回到父母家,希望他能耳濡目染,懂得父母的“语言”。父亲急了,冲外婆摆手又跺脚,因为他不想让唐帅学手语,不想让儿子淹没在无声的世界。他的儿子是个健康的人,应该活在正常人的世界。

唐帅最终还是学会了手语。父母所在工厂的职工大多是聋哑人,有位领导看出唐帅有手语天赋,经常让他在开会时帮忙翻译。更重要的是,外婆告诉他:“不学手语,父母老了,你怎么带他们去看病?”

上小学时,唐帅特别羡慕别人有正常的父母。一次家长会上,唐帅与同桌趴在窗台边看教室里的家长。同桌的妈妈很漂亮,戴着翡翠耳环,涂着口红,自信地走上台发言。看到同桌眼中充满自豪,唐帅内心失落不已。

唐帅放学回到家,忍不住抱怨命运的不公:“为什么上天偏偏赐给我这样的父母?”

外婆将唐帅揽入怀里,语重心长地说:“出身不能选择,你要么适应,要么改变。但是你要记住,上天给了我们生命,就要努力做一个有用的人。”

唐帅问外婆:“什么叫做有用的人?”

外婆说:“不仅要让自己足够优秀,而且要力所能及帮助别人。”

渐渐长大后,唐帅变得乖巧懂事,学习成绩优异,对父母也非常孝顺。

上中学后,唐帅从外婆家搬回来,和父母一起住在厂里的家属院。

一天,邻居陈叔叔找到唐帅,拉着他来到小卖部。原来,陈叔叔到小卖部购物,给了店主一张百元钞票,而店主忙得忘记了,说他没付钱。陈叔叔想起唐帅会说话,懂手语,便找他来帮忙。

唐帅按照陈叔叔的意思,向店主转述事情的经过,最终澄清误会,店主主动道歉。

事后,陈叔叔为了感谢唐帅,要给他买礼物。唐帅婉拒了,回家后把帮助陈叔叔的事告诉外婆。外婆欣慰地说:“你这样做就对啦,咱乖孙是个有用的人。”

后来,父母所在的工厂倒闭,外公外婆退休工资不多,全家人生活得异常艰难。为了帮家里度过难关,高考前夕,唐帅不顾家人反对,主动辍学,去北京打工赚钱。

两年后,唐帅结束北漂回到重庆,凭借自己会手语的特长,在九龙坡公安局谋到一份公差——协助办理聋哑人案件。

聋哑人急需法律援助

2010年6月,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主办一起聋哑人涉黑案件。审查时,唐帅发现一名未成年少女坐在一旁,表情痛苦不堪。通过查看卷宗,唐帅得知女孩是重庆市黔江人,被拐卖进犯罪团伙参与作案。聋哑人团伙头目懂得钻法律的空子,比如《妇女儿童法》对孕妇有特殊照顾,他们便会强奸团伙内的女成员,让其怀孕后再去作案。女孩便是受害者之一,曾有过三次流产经历。

唐帅认为,女孩虽为涉黑团伙成员,但她也是受害者,让她免除处罚,才是最好的结果。

唐帅想帮这个女孩,用手语问:“你是怎么走上犯罪道路的?”

女孩努力摆手,情绪激动地“说”:“我被拐入犯罪团伙,头目强迫我去偷盗。我不愿意,头目便用烟头在我身上打烙印。我上有一百多个伤口,所以很痛。”

唐帅惊讶极了,立即请来女民警协助查看。女民警查看后说:“太残忍了,凡是衣服盖住的地方,没有一块好皮肤,密密麻麻的伤口布满全身。”

唐帅明白,由于交流障碍,聋哑人很少有机会学习文化知识,大部分聋哑人连“法律”是什么都不明白,也就没有“违法”的概念。很多聋哑人做坏事都是被逼的,不是出于自愿。

唐帅立即将情况汇报给上级,积极为女孩争取权益。最终,上级根据相关法律,对女孩做出了“不予逮捕”的决定。

看到自己为女孩争取来的结果,唐帅很欣慰,相比于其他铁面无私的法律工作者,他心中更多的是对聋哑人的同情和怜悯。

有一次,一位老人找到唐帅,说她的聋哑女儿因涉嫌偷盗被捕。老人焦急地解释,他女儿绝对不可能偷东西。

随后,唐帅调取了审讯录像认真观看。他发现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是方言手语,而手语翻译使用的是官方手语,所以翻译内容并不准确。有个细节更令唐帅震惊,聋哑女孩明明用手语表示自己没有偷盗手机,翻译却译成:“是的,我偷了一部金色的手机。”就这样,无辜的女孩成了罪犯。

在执法机关工作的手语翻译,他们都是正常人,通过后天学习掌握了官方手语。但聋哑人使用不规范的方言手语,和翻译者的手语有很大差别,所以两者之间有时无法正常交流。甚至还有翻译人员在翻译过程中应付了事,完全曲解聋哑人的意思。

在协助办案的过程中,太多类似的案件刺痛了唐帅。全国有约2000万聋哑人,他们绝大多数不识字,没有学过法律知识。正因为如此,聋哑人犯罪率才居高不下。正常人都需要律师,更何况这个庞大的特殊群体。

了解到这些情况,唐帅油然而生一种使命感,他拿起书本,备考律师,从而更好地帮助聋哑人。

为无声的世界呐喊

2012年,唐帅通过国家司法考试,成为一名执业律师。与此同时,他还取得了手语翻译证书。同年,唐帅创立了鼎圣律师事务所大渡口分所。拥有属于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也就标志着聋哑人拥有了一个专业的辩护后盾。

有了手语律师坐镇,事务所接了很多聋哑人法律辩护案件。每天被成堆的卷宗淹没,唐帅感到力不从心,决定培养助手。

经培训,唐帅发现自己的努力打了水漂,因为律师很难学会手语,这是一门不易掌握的特殊“语言”。唐帅为此懊恼不已。一天,他在纪录片中看到邓小平提出的“港人治港”方针,灵机一动,想出一个好办法——“聋人治聋”。很快,五名受过高等教育的聋哑人来到事务所,成为唐帅日后的得力助手。

一次庭审,唐帅为一个聋哑人辩护。这个聋哑人在公交车上偷了一个老人的钱。这是老人的救命钱,要为患病的孙子做手术。事情发展的结果是,老人的钱被偷,孙子因肾脏衰竭去世。

面对这样的案情,大家很气愤,认为小偷十恶不赦,应该立刻受到处罚,唐帅却是小偷的辩护人。开庭时,原告家属悲愤难平,甚至指着唐帅大骂:“这种人渣,你竟然要替他辩护?”

唐帅站起身,请求法官允许他先陈述一个故事:“偷钱的聋哑人拿钱做了什么?他是去给一个好友的孩子交学费。好友夫妻都是聋哑人,在一次自然灾害中去世。此后,他就收养了这个孤儿。可他没有收入来源,怎么养活孩子呢?他只想到了偷。”

唐帅坚信,好人与坏人没有绝对的区分。人性本善,每个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聋哑人之所以犯罪,是因为他们不懂法,他们是一个亟待援助的群体。

近两年,唐帅逐渐将重心从为聋哑人代理案件转移到普法工作上。工作之余,他和所里五名聋哑人助手,每月给区里近两百名聋哑人开讲座,告诉他们基础的法律常识,努力做到让他们懂法守法。

为了帮助更多的聋哑人,2016年初,唐帅自费研发了一款名为“帮众律师”的APP软件,并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免费在上面给聋哑人提供法律咨询。截止目前,APP下载量达到六万次,已成功解答了使用者提出的数千条法律问题。

2018年4月,唐帅录制了视频,制作成名为《手把手吃糖》的普法手语节目。在第一期节目中,他用小白兔与大灰狼的漫画,向聋哑人介绍了“庞氏骗局”原理。很快,成千上万的聋哑人认识了唐帅,纷纷加他的微信。

唐帅就像一颗巨大的福星,降临在聋哑人群体中,替无声的世界发出了有力的呐喊。虽然这条路漫长且坎坷,但唐帅从不畏惧,充满信心,他说:“我们正常人对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不为他们服务,我的良心将会不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聋哑人的“发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