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案:我们还要杀死多少个房思琪?

这两天,大家应该都看了南风窗的长文了吧。

14岁的少女星星,揭露养父强奸她3年。这件事令人瞠目结舌,迅速刷屏朋友圈,引起巨大讨论。

事件中的施害人叫鲍毓明,1972年的,年过40,未婚。身高190,体重200斤,高大壮硕。

个人履历光鲜亮丽:名校硕士,中美两国律师,国内某上市公司高管。

2015年4月,他通过网友牵线李星星母女,表示想和他们组建家庭。半年后,他带着刚满14岁的“女儿”李星星到北京上学。

李星星以为等待她的是一个幸福家庭,没想到她踏进一场噩梦。

2019年4月9日,李星星在烟台报案,揭露被鲍毓明性侵的真相。

我们才知道,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她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家人。鲍毓明切断了星星与外界的所有联系,把她禁锢在身边。

他多次强暴星星,甚至在高烧、月经期对她施暴,强迫她看成人影视片,事后还反复给她洗脑:我们这是正常的。

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案:我们还要杀死多少个房思琪?

很多女生说,我不敢看,因为太阴暗了,看完没有人能冷静下来。

在看文的过程中,羊也数次情绪崩溃,太痛了。但我相信,星星的遭遇不是个例,每一起被曝光的性侵案件背后,都有千千万万条还没被曝光。

我们只有站出来发声,才能避免千千万万个女孩类似的悲剧,才能给至今还在黑暗中的女孩一个信念:你看,呼救一定是会被听到的。

羊很怕,这件事就这么被互联网忘记了。

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案:我们还要杀死多少个房思琪?

受害者星星有多勇敢?

别忘了,受害者星星一直没有放弃。她竭力不让恐惧淹没自己,拼死也要发出呼救。

2016年初,她第一次报警,失败了。

在李星星14岁之前的世界里,她从不知道什么是被强暴。遭到性侵后,她下体疼痛,找网上的医生咨询,才知道被强暴了。她打了110电话,去北京派出所找警察说明被侵害过程。警察没找到任何证据,成人录像带也从家里消失了。

2019年4月,她第二次进警察局。这次是她用自杀反抗,被人救下送进警察局。

他们是怎样做笔录的呢?掐她脖子,精神施压,问一些她根本答不上来的问题。高烧加身心受重创的星星笔录做得十分混乱。

但这次她有经验了,学会了收集证据:混合着血液和精液的卫生巾、鲍毓明用过的纸巾、电脑里装的色情片、她被迫拍下的裸照和视频。甚至她留意到,家里有安装摄像头,那里一定也有警察想要的证据。

明明她都做了这么多了,但还是逃不脱那双无形的手。电脑里的文件被清空,DNA检测结果拿不到,鲍毓明最后还是被放回家。

她再跑去派出所,只领到一张《撤案决定书》。这意思就是告诉她:别再来了,我们管不了。

她不接受,2019年5月坚持和妈妈去派出所立案。但没用。最后一张鲍毓明的保证书了结。保证书上写的是,“致我的养女,我未来的妻”。

她该有难过啊?绝望之下,星星跳进黄海。

2019年6月,鲍毓明说所有人都听他的,逼星星改口说自己是自愿的。她拼死反抗,在鲍毓明的辱骂殴打下两人又进警察局。

接二连三的反抗都不奏效,星星没有选择向痛苦屈服。

她收集了很多照片,被撕烂的床单、沾满了血的床以及鲍毓明的裸照。因为怕遗忘,她选择一直记录,发朋友圈、写日记,逻辑清晰,细节清楚。

做笔录的过程中要反复回忆细节,太痛了,她被刺激到抑郁症复发。但,她狠狠扇自己耳光,强逼着自己做完笔录。

她像个不倒翁,被现实痛击打倒,又起来,被打倒,再起来。

她,真的很勇敢。

就像《白夜行》里的唐泽雪穗:“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吧?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星星的世界里从没有太阳,可她真的在用力发光了。

你们知道吗?被强暴的女生很难去反抗。很多女孩她们甚至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在被性侵犯的经历中,至少有88%的受害者会出现短暂麻痹。这是人正常的生理保护机制,为了避免被巨大的痛苦淹没,只能选择掐掉这段记忆。

以林奕涵为原型的小说里,被老师强暴的房思琪,只能把事实合理化为“我爱上了老师”。

一项研究调查了28位14岁及以上的女性,她们曾因暴力、威胁或无法反抗而被迫发生性关系。

调查结果让人很绝望:60%的受害者不承认曾被强暴。对受害者来说,承认伤痛回忆伤痛,是对自身的一种巨大摧残。

房思琪有句话:“我原谅了他,因为这样我才能活下去。你们不能原谅他,因为这样其他女孩子才能活下去”。

星星不原谅。

她本决心赴死,但她也在死之前竭尽全力。

她一次次撕开结痂伤痛给人看,是为了不再有千千万万个星星。,“不只是我,还有其他小孩儿,现在我受伤害,将来还会有别的小孩受伤害。”

这次让鲍毓明逃脱了,他还能找到更多的星星献祭。下一次,女孩子比星星更小,遭遇更惨。下一次,鲍毓明们的考虑更周全,手段更隐蔽。

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案:我们还要杀死多少个房思琪?

星星们需要支持而不是蔑视或可怜

星星那么勇敢地说出来,但是呐喊听不到回音。未成年的她早就不看窗外了,她说没有意义。

她的面前竖着一堵高墙。她用血肉之躯,一次次撞开那堵墙。结果呢?

叔叔A说:鲍毓明又高又帅收入也不错,他要是个女的他就嫁给他。

叔叔B说:我不能再管了,再管我就没有工作了。

叔叔C说:别成天强暴强暴的。

叔叔D说:现在强奸犯不用坐牢的太多了。

本该成为星星保护伞的叔叔们,怎么就变成挡在她面前的一堵墙?

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案:我们还要杀死多少个房思琪?

她面前的另一堵墙叫贞操。

在星星的自传体日记里,鲍毓明一遍遍用贞操论给她洗脑,把她禁锢在身边。

他的声音像魔鬼,一遍遍重复,穿透耳膜:“你已经脏了。你离开我就是世界上最不干净的孩子,就是个不完整的人,所有人都会嫌弃你。”

然而互联网上又重演了一遍恶魔的强奸话术。“她的一辈子都毁了。”“她以后还怎么嫁人?”

“她不完整了。”

不要,不要当一堵墙,做犯罪人的帮凶。

像星星一样的受害者们是会上网的,她们要的是帮助,要的是支持。不是可怜,不是同情,不是潜移默化地告诉她们,“被性侵,一辈子就完了。”

她们还有很好的未来。她们还可以拥有很好的未来。

而这些贞操论是施暴者喷的毒汁,句句瓦解受害者的信心。要警惕这种声音,受害者本不该承受这种伤害。

所有站出来的女性,都应该得到支持。

她们的贞操不在阴道里。失去贞操的应该是鲍毓明们,他们该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妹妹们要笑着。笑着看恶人哭。

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案:我们还要杀死多少个房思琪?

不要要求星星是一个“完美受害者”

不要把星星假设成一个完美的受害人。不要再把枪头对准受害者。

很多理性客观派说,这件事本就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

为什么女儿能逃走?为什么孩子妈妈会让女儿跟着一个成年男子走?知道女儿被性侵之后为什么母亲不把孩子接走?

让子弹再飞一会吧。

于是,很多人成了冷漠看客。

这样问的立场,其实就是在要求一个“完美受害者”。

我们关注这次性侵事件,目的就是可以让犯罪人绳之以法,以及保护好星星们,让她们有个更好的未来。

我们惩戒坏人的目的,最终还是为了保护好无辜的受害者。一定要明确我们的最终目的。

但是现在搜“李星星”三个字,出现的是“李星星母亲”“李星星照片”选项。

真的不需要。

就让李星星的真实身份和样貌消失在互联网中吧。我们不需要通过李星星的样貌来揣测她的过去,我们不需要揣测是不是母亲的失责导致她被侵害,我们不需要去假设星星是否是自愿。

知法犯法的鲍毓明已经开始模糊焦点。甩锅星星恩将仇报,否认他们是养父女关系。下一步,他是不是要说星星是自愿性行为?

根据刑法236条,明确规定了奸淫14岁以下的少女,以强奸罪重判 。但这位律师精明地选择了星星14周岁那天事实强奸。这一套流程,他太清楚了。还只要搬出星星母亲跟他有金钱交易,他和星星两情相悦,就能成功为自己洗地。

不要要求星星是一个“完美受害者”,也不要要求星星母亲是一个完美受害者的母亲。

正如性别学博士@龙窝里的倪纳说的:任何不以保护受害者为目的,而实施的惩戒行为和言论,是施虐,而不是正义。在双方不公平的情形下,如果你选择了中立的立场,那你其实已经选择成为施暴者。

星星她直到现在都还未成年,她所做的,已经足够好。

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案:我们还要杀死多少个房思琪?

让我们保持关注,保持愤怒

互联网的记忆是很短暂的,千万别让鲍毓明轻易逃过一劫。

别忘了,鲍毓明一直关注国内的幼女犯罪法。可怕的是,他还曾经写过相关的文章。

懂法的人操纵法律犯罪,更可怕。

北大法学院教授说:我担忧你们日益熟练法律的操作,却逐渐失去了对法律的忠诚和敬畏。娴熟的法律解释能力,往往会催生出“法律完全属于我的操纵之下”“一切都取决于我怎么来说”的错觉。

所以我们要等着,看现实给他重重一锤。

这个不是星星一个人的事。倾巢之下无完卵。正常的权利一旦不受保护,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这是关乎我们每一个人的事。

蔡宜文说过一句话,强暴是社会性的谋杀 。

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不是由施暴者独立完成的,而是由整个社会协助施暴者完成的。

也就是说,杀死受害者的,不只是施暴者,而是整个社会的冷漠和舆论带来的自我厌弃。

据研究揭露调查,中国16岁以下的儿童,每5个女孩中,就有1个在18岁前遭受性暴力。如果我们把这种肮脏合理化日常化,才是真正的烂透了。

所以,这一次,请保持愤怒,请保持关注,让我们一起等待最终的结果。

不要辜负星星的勇敢。

我们,我们这些姐姐,不能再让下一个房思琪死在眼前,不能再纵容人渣们逍遥法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鲍毓明性侵14岁养女案:我们还要杀死多少个房思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