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经过多方协调,张静静的丈夫韩文涛将于今天也就是4月11日从塞莉亚昂乘坐包机到布鲁塞尔,然后从布鲁塞尔回到中国,那个哭着说“人已经没有了,我还没有回家”的男人,终于可以来送最亲爱的人最后一程。

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此前,由于疫情影响,塞拉利昂已经全面停止对外航运,从而导致安排韩文涛回家这件事情,变得非常艰难,还有很多网友倡议众筹包机让他回国。

但是在特殊时间,已经不是钱的问题。大使馆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通过多方面进行协调,终于在4月7日将航班落实。特殊情况下的特事特办,合乎民众的期许,大家一颗牵挂的心终于落了地。

那个希望可以见到妻子最后一面的男人,终于可以见到自己日思夜想,如今变成一具冰凉尸体的妻子张静静了。想到这里,虽然人的悲喜并不相通,我还是忍不住内心一股酸楚。

张静静,齐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主管护师。2020年1月26日凌晨2点半,作为首批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她随山东医疗队抵达武汉,当时,她远在非洲援非的丈夫通过微信对她表示了敬意,并让她要好好保护自己。

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丈夫还给她写了一封手写的亲笔信。

“2020年1月25号,注定成为我们人生中值得永远记住的日子。那天你面对前方未知的风险,毅然踏上支援湖北抗疫一线的征程。远在大洋彼岸的我,虽有万分的担心与不舍, 但更多的是为自己拥有如此大爱的妻子而自豪!”

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在信息发达的今天,丈夫仍然采用这种最传统的书信方式,这种深情让人感动。张静静把这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是丈夫对她的支持与鼓励,更是丈夫对她的浪漫与爱意。

在武汉的2个多月里,张静静留下了许多的“一线手记”。3月21日,是山东援鄂医疗队凯旋的日子,她这样写道:

2020.3.21疫去春来,山河无恙。

齐鲁儿女,不辱使命,今天的主题是凯旋。

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疾病与灾难都会成为岁月的尘埃。今天,这里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没有绝望与黑暗,春风吹开了这里的樱花,一树又一树尽连成蔽日的云朵。而这里,疾病肆虐过的冰冷土地下,是破土而出的春天。

新冠肺炎席卷了一个春节的安静,它“张牙舞爪”,让人慌张、恐惧甚至忧伤。但我们知道,所有的猖獗都将过去,在这道突如其来的黑暗里,更多的光亮会照进来

……

医疗队回到山东,她只要再隔离14天,就可以回家了,家里有每天哭闹着要妈妈的5岁女儿,有每天担心受惊的双亲,还有许诺下次回来,要与她补上迟了6年婚纱照、远在非洲的丈夫。

离开黄冈的时候,张静静的日记里说:“明年待到杜鹃花开,我一定再回黄冈这个家里感受春暖花开。”然而,她再也等不到黄冈的杜鹃花开,黄冈的杜鹃花也没有等到她的到来。

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就在14天隔离期的最后一天,4月5日上午,张静静突然心脏骤停,被送往医院抢救,听到这个消息,全国上下都为她祈祷加油。她远在非洲的丈夫心急如焚,却无法回来,只得在网上发布求助信息。

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经过医生护士30多小时的抢救,张静静还是没能挺过来,她的生命停止在2020年4月6日18时58分。上天没有给她奇迹,还是夺去了这个年仅33岁的年轻生命 。

她和她所在的山东援鄂医疗队在黄冈共计救治了726名患者,从死神手中抢回了151名重症患者,却没能把她从死神手中夺回来。

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她年仅5岁的孩子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她的父母已经年迈,却还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痛,她的丈夫韩文涛,也没能实现在非洲任务完成后就与她长相厮守的愿望了。

张静静的丈夫,在他们的孩子6个月大的时候就去援建非洲,三个月才能回来一次,结婚以来,他们一直都是聚少离多。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2019年12月30日,韩文涛说:

“等我下次回来,我们就去补拍婚纱照。”

然而,再也等不到下次了。人生不就是这样,总以为还有下次,总以为来日方长,谁又能想到,下一次,竟然已经天人永隔。

在国外听到妻子倒下的消息,韩文涛该有多自责,自责自己没能陪在妻子的身边,又该有多心急,希望可以尽快回到妻子的身边,给她加油给她打气,但是他除了祈祷,除了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无能为力。

如今,他回来了,诚如驻塞拉昂大使胡张良看望时对他所说的:“希望你坚强。”我们也想对韩文涛说一句:你一定要坚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苦等4天,飞越2个国家,张静静的丈夫终于回家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