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图 | 麻药

爱痛里流失自己无可追逆

小心翼翼复制下美丽

心跳瞬息流转四季感知呼吸

等时光里浅出了痕迹

◆ ◆ ◆

工作以后我已经很少做梦了

前天突然梦见12岁那年

我躺在大大的床上

摇着爷爷从市集上买来的蒲扇

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蓝天

和大步行走的云

耳边知了的叫声依然清晰可闻

刚醒来的时候

我还以为自己确实还是12岁

现在才是一场梦

可拉开窗帘

窗外并不是家乡的景致了

...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记忆还是打开了匣子

许多不再被提起的种种

终于卷土重来

我想起了我的第一只毛绒玩具

想起了那台总是信号不好的电视机

想起了那条小金鱼

...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6岁那年在幼儿园得到了第一只毛绒玩具

它跟了我很多年

反反复复洗了很多次

时间久了

它的身上有一种没有晒干的味道

不是很好闻

但我已经很久没有闻到那样的味道了

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东西

可以让我喜欢到洗了又洗了

而那只橘色的小熊

不知道哪一年哪一日丢在哪里了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那台需要拍一拍信号才会好的老电视

还在发出嘈杂的声响

电视机旁鱼缸里

那只养了三年都没有长大一点的金鱼

后来还是静悄悄地翻了肚皮

我把它埋在了家门口伯伯种的大树底下

立了根冰棍当墓碑

它还在那里吗?

没有被后来的许多场大雨冲走吧?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那时12岁的我哪里知道:

这些啊

都是还没有来得及告别就消失了的过去

老电视机还没有彻底坏掉的时候

总是在电视机前看抗战电视剧的爷爷不在了

家门口的树长得太高了

妨碍了村子里搭建电线

被砍去一次又一次

又顽强生长了一次又一次

而种下这棵树的伯伯不在了

时光啊, 不可阻挡地流逝

所有的泪水与欢乐都不会被忘切

直到我也成为过去的那一天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我不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

而今夜,

我连想起那台只有12个频道的老电视

都要饱含热泪

它和我的青春一样

都停产了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那只熊是在幼儿园的舞台上演出之后

四叔冲上舞台送给我的

他抱起我来

还亲了我一口

那条鱼是爸爸逛市集的时候带给我的

他说不可以养狗,但可以养鱼

其实我真正怀念的是他们吧

怀念那个时候还是消瘦少年的四叔

怀念那个时候没有一根白头发的爸爸

是不是所有的事物和人

都会慢慢地变得“老旧”?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

如果现在有一个电话

可以打给过去

你会打去哪一年?

你会打给谁?

图 | 文 麻药

- END -

以上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添加小编微信号:niaowojiang

来“MOOYO粉丝交流群”一起嗨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两性 » 如果有一个能打给过去的电话,你会打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