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麻药塞进去,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来源:人民网

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麻药塞进去,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图与本文无关

戴上眼罩进门,做完手术又戴着眼罩离开,晓雯(化名)至今都不知道在长沙哪个别墅捐的卵。只记得躺在手术台上,冰凉的钢针,手臂般长,刺穿阴道、卵巢。先是像平常打针那样刺痛一下,之后是坠胀疼,不知被取走多少个卵子,疼得汗浸透了衣背。

一时冲动消费带来身体永久的伤痛。然而,这种代价并没让晓雯还清欠下的5万多元贷款。今年6月从长沙一所高校毕业的她,临毕业前被迫打了裸条,至今仍欠着网贷。

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手术进行了半麻,“麻药从肛门塞进去,我当时还找医生多要了两颗栓剂(麻醉用)。”晓雯记得,取卵过程很短,不到15分钟,“疼”。

晓雯第一次从网贷平台借到2000元,再经过几家网贷平台和私人借条周转之后,欠款累计到5万多元。2018年4月,大三下学期,晓雯备战考研,想彻底还清贷款。想起在网上看过介绍捐卵还清贷款的文章,她私信了作者。很快,对方推给她一个中介微信。

加了中介微信后,晓雯按要求发送了照片和身高、体重、学历、血型等信息。中介告诉她,“医学生殖中心”会给不孕不育客户提供捐卵者资料,客户挑中后会线下见面“考察”。在一家咖啡店,晓雯通过了“面试”。如果取卵顺利,她可以拿到4万元酬金,前后仅需15天左右。

月经期第二天,晓雯飞去捐卵机构所在地广州体检,体检合格后开始打促排卵的针,一连打10天。吃住都在酒店里,每天餐补60元,还被要求加鸡蛋牛奶。不过,晓雯打针后,卵泡发育不理想。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她连续三次前往广州打针促卵,又飞去上海进行第四次尝试,都没合格。

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麻药塞进去,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体检中心内部照片。受访者供图

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麻药塞进去,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促排卵药物。受访者供图

2019年4月,毕业在即,晓雯等不了,与中介商量后改成盲捐。盲捐不与客户对接,无需面试与挑选,但报酬不高。第五次,在长沙,晓雯被带到一处别墅。中介安排司机接送,上车后给她戴上眼罩,禁止带手机。盲捐完成后,她到手2万元。

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医生马帅表示,市场上所谓“捐卵”是违法的,国家禁止卵子买卖。2003年卫生部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指出,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进行商业化的供卵行为。

“非法取卵只追求卵子数量,而忽略捐卵对女生身体健康的影响。”马帅指出,除了在安全上面临高风险,“很多伦理方面风险也需要引起重视。这些卵子卖给不同的人,生出来的男孩女孩再相遇,有可能出现近亲结婚等情况。此外,若没有对捐卵者进行严格的遗传病筛查,捐卵将可能扩大遗传病的遗传范围。”

去试药、去夜总会面试、去裸贷

“如果试药的钱能及时到账,我就不捐卵了。”为考研暂停兼职后,晓雯更加入不敷出。经人介绍,她去长沙某大医院给高血压药做试药,经历了体检等流程,一个月后到手4000元。不过,为医院试药的周期太长了,晓雯急着用钱,等不起。

2018年初,各贷款平台都不再对晓雯放款。“你知道那种面临崩盘的感觉吧?”

她去借“714高炮”和私人借条周转。“714”是期限7天和14天的高利息贷款,常包含高额“砍头息”和高额“逾期费”。晓雯借8000元,到手只有5000多。

晓雯回忆,见面后,放贷人立刻用手机助手同步了她的通讯录,如果违约不还钱,就威胁“爆”通讯录,即给通讯录上所有人打电话、发短信,逼借贷人还钱。晓雯表示,私人借条利息涨得特别快,一个月下来,几千元借款累积滚到三四万。

“每天一宿一宿地睡不着,睁眼闭眼都是钱。”晓雯说,“每次跟家里打电话就想哭,觉得对不起爸妈。”

最绝望时,晓雯想去夜总会,面试通过后,临场还是放不开,退缩了。

毕业前,经同学介绍,晓雯打了裸条。裸条也叫裸贷,借款人用手持身份证的裸体照片替代借条。如果违约,放贷人以公开裸体照片或与借款人父母联系等手段要挟,逼迫借款人或其家人还款。

“怪当初我冲动消费”,晓雯说,“后悔,但后悔没用。”目前,还剩一万余元借款尚未结清。对她而言,这是一颗定时炸弹。

入坑只因一部苹果手机、一张健身卡

如果不是大二那年丢了手机,晓雯自认为大学生活会无忧无虑。

晓雯家庭条件不错,父母每月会准时转两三千元生活费。她学设计专业,常在外面机构兼职代课。

2016年12月底,晓雯不慎丢失手机,随后花7000元买了一部苹果手机,手头开始拮据。由于家教严,晓雯没告诉父母。有朋友推荐试试“分期乐”,“专门针对学生的,利率低。”晓雯记得,“申请后有人来学校面签,App里有学信网认证接口,让我登录后就通过了认证。”

天眼查显示,“分期乐”在2013年成立于深圳。12月上旬,记者下载其安卓版App时发现,该软件230条评论中,有不少“骗人”“利息高”等字眼。“分期乐”App首页显示为“专注于年轻人分期购物App”,提供分期贷款和还款服务。

今年5月6日,新华社《禁令之下,校园贷披马甲依然横行》一文,公开批评乐信旗下平台“分期乐”违规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的事例。

第一次借的2000元,晓雯选择分三期还。大二恋爱后,开销越来越大,借钱频率也明显增多。借着借着这家额度没了,晓雯就换另一家平台注册、借钱,还上一家借款。连换几家网贷平台之后,再也借不出一分钱来,所有平台都拒绝再借钱。

此刻摆在借贷人面前通常有两条路,一是向父母坦白,靠他们“上岸”,二是找私人借贷,能拖一天是一天,企图靠兼职等翻身。

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后者,结果滑向更深渊。“只要沾了,就脱不了身。”晓雯说。

“在高利贷眼中,学生没钱不要紧,年轻的肉体本身就是钱。”知乎大V“半佛仙人”在杭州从事风控管理,因与不少网贷平台有业务往来,他得以一睹非法校园贷的套路和现状。“受害者普遍共性是虚荣和单纯。”

尚未还清贷款的晓雯忧虑不安,“说出我的遭遇,别让更多同学陷进来。”

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麻药塞进去,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捐卵还贷的女大学生:麻药塞进去,15分钟,不知道取了多少个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