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选个方舱医院改建成“方舱博物馆” | 上海法治报评论

“方舱博物馆”必须体现其“事件性”、“纪念性”和“反思性”

武汉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国人庆幸不已!它标志着重灾区武汉的疫情得到了根本性遏制,对新冠肺炎患者“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抗疫规划基本落地。

休舱后的方舱医院还有使用价值么?回答是肯定的。我建议:选择其中的一家医院改建成为“方舱博物馆”。

建议选个方舱医院改建成“方舱博物馆” | 上海法治报评论

这个博物馆可以保存和展示大量的抗疫实物、照片和数据。自2月5日收治首位新冠肺炎患者以来,16家方舱医院共收治1.2万余人,成为名副其实的“生命之舱”。博物馆在讲述武汉战“疫”历程时,陈列之物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实据,可见病毒肆虐之烈、万众抗击之艰。

虽说方舱医院只运作了一个多月,但那是令人难忘的时日。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奋斗,多少汗水与泪水的拼搏,才换来了这一来之不易的捷报!博物馆除了展现党和政府精准施策,更多地应当充分展示白衣天使的无私奉献、社会各界的大力驰援、武汉民众的严防死守以及境外人士的密切关注。

反思理应成为“方舱博物馆”的要旨。它应该客观地、理性地诠释“方舱经验”乃至“武汉教训”,前者诸如:认领“责任田”,简化收治流程,仁心仁术诊治疾患等;后者诸如:武汉抗疫为何“慢半拍”,“送哨人”和“吹哨人”何以受到不公正待遇,公共卫生应急机制存在的短板等。“方舱博物馆”包含着大历史与大文化,人们在“阅读”它的时候,其实已经将多维角度的思考渗入了历史叙述中。

作为将来可能成为武汉的地标,“方舱博物馆”必须体现其“事件性”、“纪念性”和“反思性”,三者兼而有之。就方舱医院这一武汉抗疫的载体而言,休舱只是其“逗号”,而“方舱博物馆”的新建才能打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来源:上海法制报

作者 | 沈栖

编辑 |王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建议选个方舱医院改建成“方舱博物馆” | 上海法治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