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故事 | 1984年“712大捷”作战回忆录(续)

编者按:这场战役是老山五年轮战中最大的一场战斗,也是奠定老山战区战局的一场战役,此战之后,越军再无力发起团以上规模战斗。在老山战史中,此次战役被称为“712大捷”。

料敌制胜,几轮炮击令敌鬼哭狼嚎

首轮炮击以后,我军从俘虏供述上得知,越军在经过第一轮炮击后就已经死伤惨重,但越军的基本战斗队形没有乱,战前上司交代谁乱动枪毙谁!在我二轮炮击过后,越军顶不住了,监听台里传来越军的一片慌乱呼救之声。本来按照越军的如意算盘是让突击队秘密运动到我前沿阵地,然后再猛烈炮击,部队一拥而上拿下我军阵地。但没想到我军先发制人,这一顿炮弹把越军拦腰斩断,救护、后勤、预备队(战后发现这些预备队的枪还都背在身后)都被消灭,走在最前面的突击队成了孤军。但越军毕竟也是久经战阵的。越军司令武立从慌乱中清醒过来,马上下令其炮兵开始准备,隐蔽的敌军远程重炮群的炮弹纷纷落在我军指挥所和炮阵地上,造成了一定伤亡。刘昌友于是果断向易副师长下达炮击命令,我师的一个122榴弹炮营,配属我师作战41师榴弹炮营及130火箭炮共32门炮发出的炮弹劈头盖脸地砸向越军,越军被打得死伤惨重,完全丧失战斗力。

凌晨2时50分,在我军第一次火力急袭过后,向我运动之越军各部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有些遭受重创。同时,这突然的打击也迫使越军潮水般涌向清水口,蝗虫般密密麻麻地进入我防御阵地前沿,东寻西找,相互之间喊叫着、辱骂着、撞击着,有的越军在惊慌之中用电台发明语向其上级报告:“我部建制已被打乱,请给予协调。”还有的越军干脆在电台上大声急呼:“我部被敌炮火拦阻在某某地区,不能按时到达某某号高地,请求压制敌炮兵。”……凌晨3时,越北二军区前指以通播电报形式电令各部:“迅速占领进攻出发阵地,按原定计划行动。”

于3时10分向那拉前沿的146号、169号、142号诸高地进行炮击,并向老山主峰前沿的1072高地零星炮击。3时30分,40师炮兵群4个炮兵营对越军可能的展开地域实施第二次火力急袭,两次急袭先后打击了12个目标,打乱了越军的部署。同时,41师炮兵向八里河东山方向的副34号高地前沿实施监视射击,以打乱越军的展开队形。30时50分,越军炮兵再次向松毛岭至那拉方向的100号、116号、150号高地、634高地和纵深的南榔、船头地区进行炮击。14军炮兵立即还击,双方展开持续炮战。因阵地前密布地雷,无法前出侦察,加上夜暗、雾浓,不能观察,各前沿部队一直未发现越军步兵。实际上,这时越军已摸进到了阵地前300米处。

国家故事 | 1984年“712大捷”作战回忆录(续)

5时05分,越军316师174团的步兵分队首先接近119团在那拉地区的阵地前沿,小股特工已摸进部分前沿阵地堑壕,7.12大战突然打响。

越军这次在老山至八里河的8公里正面上同时展开了步兵4个团另1个营和2个特工团兵力,平均每公里步兵1.5个营,在四个方向上实施了8路营级规模进攻。其中以316师174团进攻那拉地区150号、169号、142号、145号高地方向(越方称为233高地和468高地);356师876团进攻松毛岭662.6高地、634高地方向(越方称为772高地和685高地);356师149团进攻老山主峰1072高地方向(越方称为1509高地);312师141团在313师266团1个营协同下进攻八里河东山方向(越方称为1030高地);198特工团和821特工团分多路引导各方向步兵冲击。越军的主攻方向正在松毛岭和那拉地区的张又侠119团防区,使用了2个步兵团和特工1个营的兵力。在《中越战争秘录》中曾有这样一段描写:“那一天我的团(119团炮兵群)干进去了一万多发,到中午12点,2.5个基数全干光了。张友侠一听炮弹没了,两臂一摊,一下子背过气去。没了炮火封锁,他一个团怎么也挡不住越军6个团的冲击……。” 这段情节的文学色彩相当浓烈,绘声绘色,以致流传多年,影响甚广,成了许多人从此认识张又侠的一个标签。实际上,张又侠和119团面对的是越军2个加强步兵团冲击,并不是6个团。另外,当时前线炮兵使用的85加农炮和122榴弹炮的备弹量是2.5个基数,而82迫击炮和100迫击炮都有5个基数,130火箭炮有1.5个基数,师团库存弹药有0.5个基数,战斗中并未出现因炮弹不足导致压制不住敌人的问题。12日凌晨到上午的猛烈炮火已经把越军的攻势高锋打下去了,中午后大口径炮弹虽然出现短缺,但迫击炮弹充足,仍然严密封锁了前沿,并没有给越军以可乘之机。从后方抢运炮弹是在下午,主要是为了补充消耗,以利再战,当天晚上即恢复到战前的炮弹储备量。不管怎么说,越军此次进攻的规模之大、来势之猛都是对越10年坚守防御作战中空前绝后的。

316师174团是越军首批组建的主力步兵团,曾为越军总部直属主力团。该团在抗法战争中曾取得过两次东溪大捷,并在一次战斗中全歼了法军3个连,被誉为“运动战的先锋”。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中,174团苦守4号桥,血战10号公路,节节阻滞50军149师的进攻,掩护了316A师主力从容撤出战场,表现出色。这次174团作为进攻尖刀,突袭中国军队在那拉地区的最前沿阵地,被越军总部寄予了厚望。5时05分,174团(欠1营)在198特工团1营引导下,利用夜暗浓雾摸到了119团在那拉东南侧的150号、169号警戒阵地前沿。防守此处地域的119团7连2排4班、6班猛然发现来袭之敌,立即在排长王尚荣指挥下向越军甩出成排的手榴弹,同时呼唤炮兵向敌射击,经过4分钟战斗将摸上来的越军击退。

越军很快重新组织,出动了1个营兵力,在轻重机枪、高射机枪和炮火掩护下再次发起进攻。2排4、6班沉着地将越军放近后再猛烈开火,相继打退了其几次冲击。5时35分,越军以炮火猛轰150号、169号高地,同时将2个营兵力分八路展开,连续实施波浪式进攻。2排4、6班在阻击中伤亡较大,排长王尚荣急忙呼唤上级炮火支援。营指挥所得报后,立即指挥迫击炮向越军实施压制射击。并考虑到越军兵力火力较密集,150号、169号高地压力较大,不易坚守,遂命令4、6班放弃警戒阵地回撤。在炮火掩护下,4、6班边打边撤至149号高地与5班会合。越军占领了150号、169号高地后,依托有利态势,集结兵力准备继续进攻。张又侠这时命令119团炮兵群的2个榴弹炮连集中火力射击150号、169号高地地域,打得正在集结的越军死伤遍地。越军经重新组织后,又展开约3个连兵力分三面向149号高地冲击。7连2排集中全部火器奋力阻敌,团营炮火也分段拦阻进攻的越军。然而174团不愧是越军一流主力,轮番进行连续冲击,2排的战斗打得非常艰苦。张又侠接到报告后,命令团预备队1营的1连、3连向前机动,准备支援3营战斗。1连前出后,连长孙成平根据前沿情况,命令3排迅速增援7连2排阵地。3排长金古阿格带领全排快速插向149号高地,途中遭到越军炮火拦阻,伤亡8人,7班又走错了方向,最后金古阿格只带了8名战士到达149号高地。当时7连2排的阵地到处是浓烟、弹坑,堑壕被越军炮火炸成了一段一段,2排伤亡很大,只剩下5个人还能战斗。王尚荣见友邻部队上来了,紧紧握住金古阿格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随后金古阿格和王尚荣将阵地上的所有战斗人员重新组织,节约弹药,将越军放近再打,连续打退了越军的几次密集冲击。越军退下来后,就在距149号高地前沿前100米左右掘壕据守,又投入后续力量,间隔5-20分钟后再次发起进攻。激战正酣时,张又侠命令1连2排和3连1排向前机动,准备向150号、169号高地实施反击。2个排在运动途中遭到越军炮火拦阻,张又侠又令其就地隐蔽待命。同时指挥1个榴弹炮营持续压制距离149号高地仅7、80米的169号高地之敌,阻遏其步兵集结及发挥火力。越军遭到打击后,转而以小股兵力分多路不断进攻149号高地。金古阿格和王尚荣迅速将阵地上的人员编成了若干小组,少摆多屯,惜兵如金,逐次进入战斗,依托阵地灵活向敌射击。在团营炮火支援下,7连2排和1连3排越战越勇,从早晨6时打到下午17时,先后击退了越军17次冲击,共毙敌207人。

国家故事 | 1984年“712大捷”作战回忆录(续)

在越军174团主力向150号、169号高地进攻的同时,该团1营也在黄罗北侧展开,以2个排兵力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偷袭142号高地。这个方向的地域越军称为468高地,119团3营控制了146号、145号、142号高地等几个重要前沿制高点,严重威胁清水口子的安全。其中146号高地海拔404米,是119团在那拉地区控制的海拔最高的一个阵地,比周围的越军阵地要高(汉杨和大、小青山除外),位置重要,119团3营8连的连指就设在这里。其西北侧约200米处是8连控制的145号高地,与146号高地共同形成了119团在那拉地区的前沿防御屏障。142号高地则在146号高地东南侧约260米处,南距越军占领的无名高地约200米,为146号高地的警戒阵地,是119团在那拉地区的防御最前沿。142号高地为土山,海拔约300米,长约75米,宽约50米,面积不到300平方米,地势南陡北缓。高地上驻有119团3营8连的3排9班和3营机枪班共15人,由3排代理排长李海欣指挥。

12日凌晨4时50分左右,约2个排越军摸到距142号高地堑壕30米处时,被9班观察哨彭明林发现。李海欣闻讯后,一边向连指报告情况,一边命令全排进行战斗准备。尔后自己带领5名战士赶到阵地一侧,埋伏到草丛里,近距离观察敌人。当越军接近堑壕时,李海欣一声令下,重机枪首先开火,当即打倒了多名越军。同时9班战士们将集束手榴弹扔向敌群并用冲锋枪猛烈射击,一举将偷袭上来的越军打了下去。眼见偷袭不成,越军很快向142号高地连续打了几排炮弹,随后以火力掩护1个加强连兵力分三路扑了上来。冲在前面的越军在距堑壕20多米时突然投出炸药包,借着爆炸的硝烟掩护,20余名越军从北侧突入了堑壕。李海欣立即命令9班长杨国跃带领4名战士沿堑壕反击,一阵近战毙敌十余名,把立足未稳的越军又赶出了堑壕。在阵地的另一侧,越军仍在蜂拥而上。李海欣用冲锋枪连续打倒了4名越军,接着按响了一枚定向地雷,当即将越军炸倒一片,其余的慌忙退了下去。就在这时,李海欣的右胸中了2颗子弹,血流不止。战士张庆龙急忙跑过去要为他包扎,李海欣推开张庆龙,抓起冲锋枪继续向越军猛射,边打边喊:“小张,别管我,快去消灭敌人!”随后,他忍着剧痛向前爬去,又按响了一枚定向地雷,炸得越军在阵地前连滚带爬。9班长杨国跃发现李海欣负了重伤,跑过去给他包扎伤口,但伤口太大,血一直止不住。李海欣用后背靠着堑壕坐起来,对杨国跃说:“9班长,我不行了,阵地交给你了,剩一个人也不能退!”这时越军又冲上来了,杨国跃转身去迎击敌人。李海欣顽强地继续爬到了第三处定向地雷点火点旁,将地雷引爆。就在这时,越军扔上来的一个炸药包在他身边爆炸,李海欣的身体被炸成了两截,壮烈牺牲。在他残缺的躯体上,只见一只手仍紧紧抓住电池,一只手死死拉着电线。

越军多次冲击142号高地都被打了下来,又以猛烈的炮火向高地轰击,将堑壕炸平,将重机枪炸飞,将电话线炸断,炸得整个阵地全都笼罩在了硝烟中。因李海欣随身携带的861指挥机也被炸坏,已中断了与连指的联系。杨国跃命令战士们拉开距离,2、30米一个人,不管伤到哪,有一口气就打!为了和连里联系上,杨国跃命令通信员唐有国跑步到146号高地连指挥所报告情况。唐有国跃出堑壕就向山下跑,不料前面的乱石堆里突然钻出来3名越军。唐有国迅速先敌开火,打倒了2名越军,自己也被越军击中倒下。机枪手周忠烈冲过去抢救唐有国,连续击毙了3名越军后,不幸胸部中弹倒在了弹坑里。他带伤坚持向敌射击,直到打光了身上的子弹。3名越军扑上来想要活捉他,周忠烈猛地拉响了一枚手榴弹,与几个敌人同归于尽。越军一阵一阵地用炮火轰击142号高地,间隙时组织兵力,在汉杨和411高地之敌的高射机枪火力支援下,连续向高地实施冲击。杨国跃带领战士们在硝烟烈火中与敌奋战,一次次将越军打了下去。战士刘家富在击毙4名越军后身负重伤,子弹也打完了。眼见一群越军跳进了堑壕,刘家富用土把自己埋住装死。当几名越军走到他身边时,刘家富突然拉响了2枚手榴弹,与4名越军同归于尽。在先后打退了越军5次进攻后,142号高地上的15名干部战士已阵亡5人,活着的10人中有9人负伤,其中5人是重伤,杨国跃的腿部也受了轻伤,只有战士蒋志华没有负伤。此时高地上除了一条坑道还比较完好外,其余工事都被越军炮火炸平了。6时05分,越军又以1个连的兵力发起冲击。因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得不到炮兵支援,杨国跃知道不能再硬打了,要保存力量。他指挥战士们互相帮扶,退入坑道内坚持战斗。越军终于冲上了142号高地表面阵地,举着枪欢呼跳跃着,嚷成了一片。

在146号高地的8连指挥所与9班联系不上,又发现142号高地上都是越军,认为9班已全部牺牲,立即向营指报告。张又侠闻讯后大怒,命令团炮兵群以猛烈的火力急袭142号高地。立时间一团团炮弹落在了142号高地上,炸得阵地上的越军狂呼乱叫,东躲西藏。9班退守的坑道还是越军留下的,有15米长,呈“之”字形。越军占领高地表面阵地后,起初不知道坑道里还有中国兵。为了躲避119团的炮火,就往坑道里钻。杨国跃立即指挥战士们开火,打得越军吱哇乱叫。他们这时才意识到坑道里还有中国人,端起枪喊着:“中国兵,不要打,我们也优待俘虏……连滚带爬退出了坑道。很快,越军架起机枪封锁了两端的坑道口,并向里边扔手榴弹。杨国跃组织战士们利用坑道的拐弯隐蔽自己,以轻伤员守洞口,重伤员压子弹,坚决进行抗击,一次次将企图冲进来的越军击退。越军一时打不下坑道,便用火力封锁住坑道口,组织兵力继续向145号高地进攻。

防守145号高地的8连3排8班猛烈开火阻敌,在团营炮火和146号高地的3排7班支援下,将越军击退到了142号高地南侧。越军发现146号高地的侧射火力威胁很大,又组织了1个连兵力向146号高地进行冲击。张又侠命令团炮兵群以猛烈的炮火拦阻进攻之敌,并覆盖142号高地表面阵地之敌,大量杀伤了越军。这时,3营副营长命令营预备队9连1排前出支援146号高地。越军沿142号高地的交通壕向146号高地猛扑,8连7班奋力进行阻击。关键时刻,9连1排3班进至146号高地,与8连7班联手抗敌,经过2小时激战将越军的凶猛冲击全部打退。打到上午9时许,越军174团1营伤亡惨重,已无力扩展战果,不得不撤至142号高地转入防守。下午13时25分,3营命令9连3班、8连7班向142号高地实施反击。9连3班和8连7班还有战斗人员12人,在团营炮火掩护下,分组向142号高地跃进。在142号高地上的越军被119团的炮火打得丢了魂,已纷纷退下山去躲避。坑道中的杨国跃听到外面的炮声和枪声愈加猛烈,估计可能是主力发起了反击。于是将轻重伤员搭配编组,带着战士们悄悄摸出了坑道。此时阵地上除了成堆的越军尸体外,已没有了敌人。杨国跃立即指挥大家寻找阵地上的有利地形为依托,向山下的越军射击。15时05分左右,9连3班和8连7班冲上了142号高地,高喊着“诺松空依!” 杨国跃连忙喊道:“别打,是我们!”双方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激动不已,都泪流满面。战后检查,越军在142号高地上遗尸80余具。据截获的电文中得知,越军174团1营向团部报告:“阵亡二分之一,受伤的很多,营长亡,副营长卯和一名连长、两名副连长重伤”,要求派部队上来抢运伤员。

8连9班15勇士与越军1个营鏖战10小时,先后打退越军6次轮番冲击,毙敌104人,缴获轻重机枪3挺、各种枪支12支及军用物资一批。战后,119团3营李海欣等15名干部战士人人立功,被昆明军区授予”老山十五勇士“荣誉称号,李海欣烈士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杨国跃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周忠烈烈士被昆明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他们坚守的142号高地,被誉为“李海欣高地”,成为永耀军史的又一不朽丰碑。

张又侠在后来曾回忆说:“我这一生最痛快的一天莫过于7月12日,那天最痛快的几件事——一是师长通知,炮弹运上来了,放开手打!二是142高地,还有我们的人!”

在当年的八一建军节招待会上,军委副主席杨尚昆向参加老山作战的英雄模范敬酒,说:“前线回来的英雄们,你们的功绩将载入我军史册,祝你们在部队建设中继续成长,再立新功!”当听说杨国跃是不久前参加过“李海欣高地”战斗的英雄后,他还特意为杨国跃举杯:“为‘李海欣高地’的英雄们,干杯!”

越军316师174团打响不久,其左翼的356师876团在821特工团1个营协同下,也向119团2营防守的100号、101号、103号高地、662.6高地、634高地、138号、116号高地地域发起进攻。越军356师前身为316B师,是由316师抽调骨干组建成的。成立时为训练师,主要为在南方作战的316师训练补充新兵,并担负筑路、施工和林区开发任务。1979年中越战争后才改番号为356师,别号“奠边师”。其作为步兵师的历史较短,虽然底子不错,但没打过什么仗。

5时45分,876团1个营在特工1个排配合下,向119团2营5连、6连防守的100号高地至662.6高地地域扑来。其约1个连的兵力悄悄摸进,首先向5连1排2班守卫的103号高地实施偷袭。奉命在前沿警戒阵地102号高地潜伏的是2班战士王报军、刘万朝、陈国刚,发现敌人后当即开火射击,打乱了越军的偷袭计划,双方展开激战。因众寡悬殊,战斗中刘万朝中炮牺牲,陈国刚重伤昏迷,王报军也两处受伤。2名越军冲上来想俘虏昏迷不醒的陈国刚,在另一侧的王报军发现后急忙掉转枪口猛射,将2名越军击毙。随即他背上陈国刚钻进草丛,绕路艰难地撤回了103号高地。

越军占领102号高地后,以炮火猛轰5连阵地,很快出动2个排兵力继续向103号高地进攻,同时以1个排兵力进攻东侧的662.6高地。守卫103号高地的5连2班见越军冲上来了,当即连续甩出几排手榴弹,又用机枪猛扫,先后毙敌10人,伤敌10人,打得越军狼狈不堪地退了下去。在662.6高地的5连1排长李丛万也指挥5连3班以各种火器一齐射击,并呼唤团炮兵以火力拦截越军的进攻队形,经过激战打退了越军的第一次进攻,毙敌20人,伤敌10人。

国家故事 | 1984年“712大捷”作战回忆录(续)

与此同时,越军特工1个排向6连防守的101号高地进攻。守卫100号、101号高地的6连3班、8班以手榴弹和交叉火力猛烈夹击越军,在营迫击炮支援下一举将其击退,共毙敌13人,伤敌25人。另一股越军特工约十余人从100号至81号高地间秘密渗透,企图偷袭119团炮兵阵地。9时许,当其进至老新寨地域时,被119团2连炊事班发觉。张又侠接报后即令3连1排、6连1班出动搜剿这股特工。经过一阵战斗,越军特工被歼一部,残余人员窜进密林逃向647高地方向。

8时30分,越军纵深炮兵向662.6高地山脊一线猛烈射击,接着出动了1个加强连兵力,分数路扑向103号高地和662.6高地。5连连长丛辉、指导员谢庆祝指挥1排依托工事沉着应战,以手榴弹和各种火器近距离杀伤越军,在团营迫击炮准确射击和增援分队的支援下,经过一个小时激战将敌击退,击毙越军35人。不久,越军又以从班到排规模的兵力轮番向103号高地发起进攻。5连2班7名战士在班长李丽奎带领下,充分发挥手榴弹的威力,结合抵近射击,一次次将越军打了回去。同时打曳光弹为团营迫击炮指示目标,并利用地形前出进行阵前反击,还收集越军尸体上的武器弹药补充自己。在前来支援的1班1个小组协同下,顽强抗击,先后又打退了越军5次进攻。在12日当天的激战中,5连2班10名战士与敌浴血奋战11个小时,在团营炮火和友邻的密切协同下,抗击了越军1个加强连轮番冲击的7次进攻,牢牢地守住了阵地,共毙敌51人,缴获轻机枪1挺、40火箭筒2具、冲锋枪8支和各种弹药物资一批。战后,5连2班荣立集体一等功。

在119团4连防守的634高地、116号、138号高地方向,受到了越军876团2个营兵力及特工一部的围攻。4连统一指挥,将全连兵力编成了17个战斗小组,每次由2个小组坚持阵地内战斗,减少伤亡,随损随补。5时50分,876团1个加强营兵力在牛昆塘东北侧展开,向634高地发起多路冲击。坚守634高地的4连2排依托有利地形,沉着地将越军放近至第一道堑壕前,突然以各种火器猛烈射击并甩出成排的手榴弹,打得越军死伤一片,仅用10分钟就打退了越军2个排的进攻。越军随后以炮火覆盖634高地,2排即退入坑道内躲避。当越军再次冲上来时,2排呼唤团营炮火猛烈打击进攻之敌,同时逐次使用兵力抗击来敌,再次将越军打退。8时20分,越军又以2个连兵力分多路发起猛攻。在2排呼唤下,团炮兵群以2个榴弹炮连火力拦截越军后续梯队及压制越军炮兵,4连以60炮压制634高地前沿80米处地段,2排也以各种火器向敌猛烈射击,打得越军首尾难顾,进攻仅持续14分钟就垮掉了。经过重新组织后,越军又向634高地连续发动连排规模兵力的冲击。2排在团营炮火支援下,英勇抗击,一直激战到15时许,先后打退了越军2个排至2个连兵力的7次冲击,共毙敌152人,仅在634高地前越军就弃尸60余具。

876团的另1个营在411高地西侧展开,直扑138号高地。4连1排的1个班守在该高地上,连续打退了越军2个排兵力的2次冲击。随后越军以1个加强连兵力从东北、西南两个方向再次发起猛攻。138号高地守军伤亡较大,不得不寻路冲出越军包围,边打边撤到西侧的116号高地与排主力会合。越军继续分多路扑向116号高地,4连1排在团营炮火支援下,少摆多屯,打得机智灵活。激战到下午15时,先后打退了越军连排规模的8次冲击,毙敌62人,伤敌67人。

在12日当天,119团2营与敌激战10个小时,在团炮火支援下顶住了越军876团的20余次冲击,共毙敌292人,伤敌100余人,坚守住了阵地。

(未完待续......)

铭记历史,用光荣和壮烈,

写就国家故事、国家记忆!

故事工场正发起《国家故事,国家记忆》中越边境战争老兵回忆录主题公益行动,

如果您或者您身边的亲人、朋友是参战老兵,愿意讲述这段历史和故事;

如果您有相关的图文历史资料,愿意和我们分享;

如果您想加入老兵追寻、联络、采访记录志愿者队伍,欢迎和我们联系。

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公众号:goodstory201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国家故事 | 1984年“712大捷”作战回忆录(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