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半拍”的安倍能否驱散日本疫情迷雾

“慢半拍”的安倍能否驱散日本疫情迷雾

中文导报讯 到当地时间4月7日晚些时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终于如驻日美军、路透社、法新社等各机构预报的那样,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宣布东京、千叶、埼玉、神奈川、大阪、兵库和福冈七个地区将实施为期一个月的“国家紧急状态”。

日方资料显示,进入紧急状态后,目前疫情较为突出的上述七个地区可以临时开设医疗设施;亦可强制使用土地和建筑物用于修建医院等。在医疗物资保障、人员出入、关闭学校等设施上,日方的措辞已提升为“要请”与“指示”,即要求和命令。

安倍当局的“紧急状态”计划早在3月上旬就有相关动向,一时间,这种颇具延时效应的方案就令外界颇为期待,似乎日本的希望真的出现了。可当安倍同时强调此举并非“封城”,且不具备强制力时,长期笼罩在日本疫情问题上的一团迷雾也由此越发突出。

“慢半拍”的安倍能否驱散日本疫情迷雾

每况愈下的疫情发展

从2020年2月中旬以来,以东京为爆发中心的日本疫情已经让外界彻底琢磨不透。一方面,东京当局在“钻石公主”号事件上的优柔寡断和无所作为已经很明显,更不用说新冠患者也已渗透到包括计程车司机、新闻记者、政府职员的日本各界人士。

但另一方面,从2月到4月间的两个月里,日本并没有发生如同欧美国家一样的大规模感染,其社会秩序也基本如常,虽然到四月上旬,日本全国的累计确诊人数已达3,865例,其中东京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千例。但日方的增长曲线仍较为平缓,这种现象让此前预言日本会发生大规模疫情的观察家们一头雾水:莫非日本的防疫斗争已经成功了?

就当下的日本疫情现状来说,上述问题的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慢半拍”的安倍能否驱散日本疫情迷雾

首先,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日本的感染源已经变得越来越难追溯。根据日本广播协会(NHK)电视台披露的数据显示,在东京地区4月5日新增的143例患者中,新增病例中有约90例感染途径不明,且年轻人感染比例较高,这显示感染源越发难以追踪。这较之2月时日方仍能追溯病源的情况就显出了本质的差异。

其次,日本公布的患者人数仍经过了仔细筛选,并未展开全面调查。到3月下旬,日本检测的总人数仍不超过两万。从2月上旬到3月中旬,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资料,在东京地区联系第二级医疗机构,即保健所的疑似患者中,只有1.5%的人得到了检测的机会,在大阪地区,这个比例为3.5%,在大阪周边的兵库县,这个比例也只有1.8%。而这些区域都是日本目前疫情的重灾区。

再次,东京方面在2、3月期间仍未能阻止人口的大规模流动,每天仍有上百万人乘坐通勤列车等公共交通工具前往东京等地工作,东京各大车站均可见摩肩接踵的上班族穿行其中。尽管东京方面对国民的海外出行、聚集等行为均表示反对,但这种反对也仅仅停留在不具备强制力的“要请”,即请求上。以至于从3月下旬进入“春假”以来,大学生前往英国旅游染疫、大学医院医生聚餐导致集体感染等现象比比皆是。

“慢半拍”的安倍能否驱散日本疫情迷雾

日本的选择与付出的代价

当然,一直关注日本动向的分析人士可能也明白东京一切如常的理由,日本直到3月25日前,仍对按期举行2020年东京奥运会抱有希望。安倍当局从2月上旬开始,一直宣布东京奥运会“不会被疫情影响”,到2月下旬,日方还拒绝国际奥委会建议,强调东京奥运会“不会推迟或者取消”,3月中旬时,安倍仍坚持强调“奥运会不会缩小规模”。

但随着欧美疫情的突然爆发,加之日本国内确诊感染者也在3月下旬终于突破一千人,安倍当局最终和国际奥委会在3月25日达成一致,确认2020年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东京方面在防疫行动中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很快,日本国内检出患者便在3月31日后的一周内翻了一倍,从超过2,000人升至接近4,000人。

“慢半拍”的安倍能否驱散日本疫情迷雾

就目前来说,东京方面似乎已经打算放开检测了。安倍已在4月6日召开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本部会议”上表示,日本将加大新冠病毒的检测量,从此前每天数百或数千不等的检测量增加至每天两万份,这一举措有可能会造成确诊患者的大幅增加。

此外,安倍还确认了日本将增加空置病床,用以安置轻症患者的策略。根据其方案,日本目前的空置病床将由2.8万张增加到5万张。考虑到日本目前感染病床的占用率已达62%,且东京地区也开始征用空置酒店作为“方舱”来收治患者,此举对日本疫情的发展无疑将起到正面作用。加之东京方面还在征调呼吸机,不仅已确保1.5万台设备中的8千台,还准备加大产能,这就让加大收治范围的东京暂时不至于捉襟见肘。

但是,东京的紧急状态方案仍然是一个缺少强制性保障的措施。这种政策也和日本的国情有关。在奥运会延期导致直接损失超过60亿美元后,有日本经济学家指出,如东京封城1个月,日本会减少2.5兆日元(约合261.3亿美元)的个人消费。以2019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来计算,则相当于减少了0.4%。这种巨大的经济损失是安倍方面不能接受的。因此,这使得东京即便能加大监测力度,其控制人口流动性的强制措施仍然有限。

其次,即便东京当局加大了检测患者的范围,日本医疗系统的拒检行为仍然突出。譬如在疫情恶化的兵库县地区,当地媒体在4月7日指出,大医院提出的检测请求有90%能得到许可,小诊所发出的检测请求就只有30%能获批准。

当然,无论东京选择怎么做,留给他们的选项和前景都已经很明显了,英国巴克莱(Barclays)银行和日本政府已经确认了有关日本经济的不利消息。前者在一份长约20页的报告中指出,在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下,日本的复苏期有可能会因此推迟,日本更有可能进入技术性衰退。后者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萎缩6.3%,创2014年二季度以来最大降幅,远大于市场预期。

在新冠病毒疫情损害了日本的产出和旅游业之际,日本经济可能连续两个季度下滑,从而陷入技术性衰退的风险就越来越大。当安倍和东京当局在历经两个多月仍然只能拿出一份如此的方案时,他们恐怕也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慢半拍”的安倍能否驱散日本疫情迷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