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武汉解封了!

整整 76 天,好久不见啊,热干面。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优姐今天想跟大家聊聊,在疫情面前,是否需要誓死捍卫隐私的尊严。

事实上,个人利益与公共安全的关系,从疫情开始就不断引发激烈的讨论。中国早前在 2 月中旬推出健康码,一周内很快在全国广泛推广。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这一健康码通过个人填报和政府后台信息对比,产生红黄绿三个健康码:绿码者可以通行,红码和黄码者需要自我隔离。

随着中国的疫情防控过程的不断推进,健康码成为比身份证更加重要的通行证。然而,中国健康码最具争议的,也正是用户数据隐私风险。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2 月 18 日,山西省曾经报告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 1 例,而新增的这 1 例,恰好在晋城城区。

几日后,在尚未官宣的情况下,一张据传为新增确诊患者信息的图片在微信群、朋友圈开始流传。

甚至跟患者一起有过工作、购物、跳舞等接触的人员也分别被“ 人肉 ”了一波。其姓名、性别、身份证号、家庭具体住址、电话号码等个人信息全部遭到曝光。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还有不少患者,在熬过与病魔的殊死斗争后,却遭到了来自人性的二次伤害。

据知情人士透露,患者田女士康复出院,一进小区门,就发现邻居们围在一起。眼睛瞟着她,指指点点地议论道:

“ 怎么回家了? ” “ 他家有几个人感染了? ”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有天早上,她掀开窗帘,发现对门的邻居躲在一棵树后,冷冷地盯着她们家。她拿起手机准备拍照,没想到那个邻居摘下口罩,对窗户狠狠地吐了一口痰。

对于痊愈者来说,大难不死,还有小难。社会歧视与心理阴影,成了两重新的威胁,一直压在他们身上。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那些康复的人,想要重新回到生活原有的轨迹,在心理上,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我们是同胞,不是敌人。

在欧洲,疫情的隐私问题,也是热议的焦点。从职场上来讲最直接的就是:在疫情面前,公司是否应该向大家披露谁是确诊/疑似病例?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早前,德勤内部员工被曝出第一例确诊病例后,许多公司开始人心惶惶。对于职场里的确诊病例患者,大多数人可能避之不及,甚至提心吊胆…

不过据内部人士透露,某公司的第一例确诊员工,就在确诊后和大家分享了他的经历。

简单来说,如果自愿分享那么 OK ,但如果不愿意,公司就应该尊重个人隐私。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公司从责任和道义的角度,应该无条件披露确诊或疑似患者。因为大家都可能是密切揭露者,个人隐私权理所应当要让位于多人的生命权。

截图中提到的 GDPR ,以及相关的信息安全及医疗保障,都是人们主要矛盾的焦点。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许多小伙伴可能还没听说过 GDPR ,优姐来简单科普一下~ GDPR 又称“ 一般数据保护条例 ”。

欧盟在 2018 年通过了数据保护条例( GDPR ),旨在保护所有欧盟公民的数据隐私。这一条例秉承个人信息是公民人格和人权一部分的宗旨,也被称为最严个人隐私保护法。

如若违反 GDPR 规定,组织可能会面临高达全球年营业额 4% 的罚款,或 2000 万欧元的惩罚。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如今包括英国在内的众多⻄欧国家,都在考虑利用新科技追踪感染源阻⽌病毒蔓延。 ⾃然而然,隐私已经成为其中无法避开的敏感问题。

那么,疫情面前,政府如何保护个人隐私?优姐在此举例几个国家,看看他们的态度及做出的努力。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英国:应用程式 APP

本月,英国有权益人士发出公开信,希望医疗部门确保在抗疫过程中人们的隐私不会受到侵犯。

并警告说一旦出现问题公众对医疗部门的信任将会受损。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目前,英国科学家也提出了一款应用程式 APP 研究方案,由牛津大学的大数据研究所和纳菲尔德医学部联合提出。

研究提议,这一应用程式记录人们每天行动的 GPS 定位信息。用户还可以在 GPS 信号不足的地方扫描张贴在公共设施上的 QR 码来补充信息。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如果有人感觉身体出现感染症状,可以通过 APP 要求在家中检测;如果被确诊感染,所有与他/她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立即就能收到警告信息。

随后可以立即开始为期 14 天的自我隔离,但却不会知道究竟是谁被确诊后发出的警告。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参与这项研究的牛津大学伦理问题专家迈克尔·帕克教授说:

“ 在英国实行类似中国的措施要求每个人都安装 APP 恐怕不妥,但是很多私营公司有可能仍然会采取内部的限制措施 。”

比如,养老院就有很充分的理由,要求工作人员使用 APP 确保老人们不会受到感染。

德国:手机数据监控

众所周知,在德国有严格的个人数据保护法。不过根据德国民调公司 Innofact 的最新调查:

大多数德国人宁可牺牲部分个人隐私,也同意扩展个人数据储存的期限。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据报道,大约 2200 名介于 18 至 69 岁的德国民众接受了此次问卷调查,受访对象来自德国各个阶层。

70% 的受访者表示,为了遏制疫情,他们愿意向公共防疫机构提供” 体温等个人健康数据、个人行动数据以及社会关系等信息。 "

三分之二的受访者的表示,如果他们感染了新冠病毒,将会允许公共部门存储他们的姓名。

还有的受访者甚至同意在特定情况下,公开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以便当局查找并通知其朋友圈。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早前,防疫权威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曾建议,通过手机数据查找可疑的被感染人群。但随后一些专家立即对这种监控措施的有效性提出质疑。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联邦政府公民数据保护专员凯尔博表示:除非手机监控能够有效地遏制疫情,否则将很难在数据保护法的框架内为这种做法找到根据。

他还说,像中国那样获取大量公民信息“ 非常成问题 ”。好吧,这是“ 抄作业 ”又遇到难题了呗!

韩国:确诊者“ 代号 ”

相比之下,韩国政府则采取了追踪、检测和治疗三个重要步骤防止社区感染。

韩国政府开发的自我隔离安全保护应用程序 APP ,让自我隔离的确诊者与医护人员保持联系。并且还利用定位技术跟踪确诊者的位置,确保他们没有违反隔离规定。

另外病毒地图也显示确诊者的行踪,以便公众查核避免这些位置。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不过这在韩国同样引发了隐私担忧。

而韩国对此的做法是:每个确诊者有一个代号,只显示他们的性别和年龄范围,避免透露更多的个人信息。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美国:追踪社交接触面

此前美国有民调显示:公众支持用手机位置信息追踪病毒确诊者,以防止更多人受到感染。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前主任汤姆·弗雷登接受采访时表示:

“ 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必须参与到抗疫战争中,需要互相学习最好的经验和最有效的策略,共同开发最有效的工具。 ”

至于运用科技对隐私造成的侵犯,弗雷登认为追踪人们的社交接触面是防控传染疾病传播的核心。

也是人们需要在最基本层面做正确的事情。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

大“ 疫 ”面前,隐私与人命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然而两者兼顾真的做不到吗?大家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讨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武汉解封之后,那些康复了人的隐私,有谁在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