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转危谁担政治责任?安倍晋三:这个锅我背

记者 | 潘金花

在韩国单日新增病例时隔50天首次跌破30例时,日本的确诊病例正在以每三天新增约1000例的速度增长。对于疫情遏制失败的情况,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应对疫情的政治判断“责任在自己”。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截至10日零时,韩国较9日零时新增27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累计确诊10450例。这是韩国单日新增病例自2月20日以来首次跌破30例,“重灾区”大邱也自2月18日以来时隔52天新增病例归零。

然而在9日,日本国内新增了565例确诊病例,包括东京、大阪在内,均创下单日新高。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截至当地时间10日11时46分,包括通过机场检疫发现的病例和乘坐政府包机回国的人员等在内,日本国内累计确诊病例已达5556例,其中东京确诊1519例,大阪616例。

安倍已于7日向东京、大阪等7地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据共同社9日报道,对于疫情蔓延至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结果,安倍当天通过书面回答称,“政治判断的责任在我自己”。

7日,安倍在记者会上曾被问及“为何避免举办活动和学校统一停课未能遏制疫情蔓延,导致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他当时回答称,这“并非是说由我承担责任就行的事情”。而他在9日的再次回复,则修改了前次发言的表态。

安倍在承认自身责任的基础上表示,“应当防止(疫情)发展为危及生命的最坏事态”,他还呼吁,“希望严格避免会导致疫情扩散的人员移动等行为”。

日本疫情转危谁担政治责任?安倍晋三:这个锅我背

紧急事态宣言的法律依据是日本3月修订的《新型流感对策特别措施法》。在某一地区进入紧急状态后,有关地方知事可要求或指示避免外出、停课歇业、限制使用活动设施等,同时可以强制征用土地和建筑物设立医疗设施,强制征用和运输医疗用品、食品等。

此次日本紧急事态宣言的生效时间为4月7日至5月6日,包括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福冈7个都府县。此后,爱知县与京都府也向政府要求成为紧急事态地区。

据共同社报道,目前病例数超过埼玉、兵库、福冈各县的爱知县已打算在10日自行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旨在向县民“传递强有力讯息以防疫情扩大”。2月,北海道就曾自行发布宣言,在抑制感染者激增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

日本政府7日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也是希望能引起人们足够重视,避免外出,使人与人接触机会降低七八成,从而争取在两周后终结感染人数增长高峰。但要注意的是,尽管该宣言拥有法律依据,也赋予了地方知事更多权限,但仍无法强制限制居民外出。

有观点认为,即使将人与人的接触减少八成,也无法阻止疫情蔓延。据日本经济新闻9日报道,研究数据科学的横滨市立大学教授佐藤彰洋估算称,“东京需要将人与人的接触减少98%”。他指出,如果今后日本像欧洲那样感染迅速蔓延,则需要将民众的外出时间减少至每周110分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日本疫情转危谁担政治责任?安倍晋三:这个锅我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