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故宫门洞的石板上吹凉风,看来来往往旅人的腿,恍如隔世

《随笔》

文/赵举民

上东山溜达一圈,人多,嘈杂。想去体育场看看运动会,几年没去,感觉现在的运动员没有当年的激情,只是一场活动,也就作罢,回家赖床。

一朋友相约,出去旅行。细一想,好久没有出去了。以前每年都出去,有点福利的意思。自己花钱,念头就少了。那时候一天跑八九百公里,一天穿过四省,连司机手困脚麻,叫苦连天,真正的走马观花。

坐在故宫门洞的石板上吹凉风,看来来往往旅人的腿,恍如隔世

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旅者都赶成路了,看成景点了,看了都有点失望,往往达不到预期。第一次站在天安门,就有这种感觉,没有激动,只有一种平静。转了一下午,坐在故宫门洞的石板上吹凉风,看来来往往旅人的腿,恍如隔世。真正的旅行要慢,但真正能慢下来吗?这是由不得人的事。

人说生活在什么什么地方好,好地方当然很多,但不是任由自己选择的,除非你是富翁有钱,普通人很多东西都是注定的。其实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长了,有感情了,也就有点依恋。

坐在故宫门洞的石板上吹凉风,看来来往往旅人的腿,恍如隔世

由于某种原因,在杭州呆了一段时间,基本天天游西湖,跟前的景也转了一遍,现在只是一些景点的名字,灵隐寺,钱塘江,断桥,苏堤,六和塔等,其它在没印象,倒是一条沟里有一建筑,挂牌中国作家协会创作基地,多看了两眼。另外,那里的女人比我想象的差远了,人都有点小巧,肤也没有想象中的白,有一种病怏怏的感觉。

出生在农村,肯定向往城市生活。刚进城的时候,爱到乡下去,去了不想回来,现在慢慢淡了。一文友说城里太烦了,想到乡里住几天。回来说,把人急坏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的感觉,生活十多万人的小县城最好,中国毕竟是一个熟人社会,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年少不更事,那时候老向往大城市。在兰州生活了两年,说老实话,我最不喜欢的城市就是兰州。

坐在故宫门洞的石板上吹凉风,看来来往往旅人的腿,恍如隔世

作为甘肃了,说这个话,有点大不敬。虽然坐办公室,但感觉只有一个字,熬。每天下午,我就坐在黄河边,要一斤啤酒,看黄河水发呆,看夕阳慢慢落下。

晚上和朋友们在永昌路的酒馆喝啤酒,听歌手唱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歌曲。有时候去文化宫,要一个碗子,边呱边听秦腔,就那样打发日子。

现在在小县城呆久了,去兰州,过三天,感觉就有点疯掉的了。其实城市都大同小异,宣传的东西看多了,好多景点一去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样一想,出去的欲望就大大减少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旅游 » 坐在故宫门洞的石板上吹凉风,看来来往往旅人的腿,恍如隔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