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

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

(柳和埙)

我国著名老一辈小提琴家、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4月8日下午在上海徐汇区中心医院辞世,享年93岁。

柳和埙先生的一生见证和参与了中国交响事业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程。也创造了38年的乐队首席最长纪录。“柳老是元老级的乐队首席,也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他随和幽默,在潜移默化中教给我们很多的东西。我从1973年进上海交响乐团,就一直是他的同事。作为晚辈,我们都受益匪浅。他确实德艺双馨,是我们晚辈学习的楷模。”上海交响乐团的原乐队首席张曦仑表示。

柳和埙的小女儿柳韦告诉记者:“爷爷奶奶都是宁波人,做宁波菜、讲宁波话,因此我们家里人都会说宁波话,也喜欢吃鱼呀虾呀等宁波菜。爸爸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到老家来寻根,但是老家的地方都拆迁了,他回家后很感概地和我们说,宁波真是大变样了,都不认得了!”

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

柳和埙

出生于音乐世家的宁波帮音乐家

柳和埙先生出生于音乐世家,祖籍鄞县,祖父在上海经商,爱好音乐,家中丝竹乐器常备。

其父柳尧章(1905-1996),从小学习琵琶、二胡、箫、阮等民族乐器,同时学钢琴习、小提琴、大提琴等西洋乐器。上世纪30年代,他与郑觐文等人在上海一起组建了“大同乐社”,成员都是中国民乐界开拓者,民乐《春江花月夜》就是柳尧章改写的。

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

(柳尧章)

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

(民乐《春江花月夜》创作过程)

柳和埙出生时,柳尧章做了一套6个从小到大的陶制埙,作为儿子的诞生礼,并为他取名“和埙”,其中“和”代表传统音乐中的和谐精神。

《柳尧章回忆录》中详细记载了父亲看到孩子成绩的骄傲。“1940年上海青年会举办国际儿童音乐比赛,柳和埙以小提琴演奏第一名和比赛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脱颖而出。虽然按规定选手年龄要在12岁内,而他已13岁,但担任评委的丁善德、窦立勋、吴乐懿等音乐家仍决定破格授予他优胜奖。”

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

(1940年,13岁的柳和埙参加上海青年会举办的少年音乐比赛,获得一等奖(左一))

17岁时,柳和埙考入上海国立音专学习。1946年,19岁的他经过前辈小提琴家谭抒真介绍加入了上海市政府交响乐团(前身就是上海工部局乐队),从此在这个乐团工作了46年之久。

公认的杰出的小提琴家和乐团首席

1954年,经过上海交响乐团演奏考试和团内民主投票,柳和埙以高票当选为乐团首席。自1954年到1992年退休,他担任了38年的乐团首席,成为国内担任专业乐团首席时间最长的演奏员。

乐团的首席演奏家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简单地说,他就是乐队中最敏感和反应最快的人,也是指挥和乐队的桥梁。

柳和埙有着丰富的音乐阅历、精湛的技艺和演奏经验,是公认的杰出的小提琴家和乐团首席。在任上交首席的38年里,他领衔参加了许多海内外重要演出。1957年,苏联小提琴大师奥伊斯特拉赫到上海与乐团合作演出时,首席演奏家就是柳和埙。之后赴美国庆祝卡内基音乐厅100周年庆典音乐会及十六个城市的巡演,在日本、德国、瑞士、意大利等国的巡演,以及赴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演出,都是由柳和埙担任首席。他带领乐团获得了众多荣誉。

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

(70年代乐团演出照)

原上海爱乐乐团队长、首席小提琴家、原上海小提琴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沈人城是柳和埙的老朋友,他表示:“柳和埙对工作非常敬业,业务能力绝对是一流的,作为绝对权威的‘老首席’,他却为人亲和,没有一点架子,而且说话很风趣,经常冒出冷幽默的话,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他的身体也非常好,器乐演奏需要精气神,他直到70多岁了还能担任首席演奏。”

从上海交响乐团退休后,柳和埙先生应指挥家曹鹏之邀,又在1994年起担任上海乐团交响乐队首席,直至该团并入上海歌剧院。指挥家曹鹏曾说:“他坐在首席位置上,我们指挥起来很放心”。

“父亲有超强的动手能力”

柳和埙有两个女儿,记者采访了留在上海的小女儿柳韦。“爸爸的身体一直都非常好,退休后十多年也不愿意参加体检。去年12月9日早上,我陪他去参加上海交响乐团成立140周年的活动,早上吃了两块蛋糕,他就觉得不舒服,熬了一周他才同意去医院。可是检查结果一出来,医生就告诉我们是肝癌晚期。”

女儿眼中的父亲是个随和的人,爱吃奶油蛋糕、芝士饼干,爱开玩笑。柳韦说:“爸爸还做得一手好菜,他做的红烧的菜如红烧鸡翅、红烧虾都特别好吃。”

柳韦印象最深的,是父亲有超强的动手能力,电工木工焊工无线电等他都会。“我们家里有个房间,放满了爸爸的各种工具,从我小时候起,家里所有的电器爸爸都拿来拆装过,比如半导体、录音机、扩大机、电视机。他不仅自己动手打造了家里的组合家具和沙发,甚至还用汽车马达和保暖桶给我们做了个洗衣机。”

“我也问过爸爸怎么五金工具都会?他曾经告诉我,太爷爷(我爷爷的爸爸)刚到上海开的就是五金加工店,爸爸从小在店里学会了五金手艺。我的爷爷是家里的老三,就是有名的柳尧章。当时太爷爷让老大老二学五金,而老三老四都学了音乐。”

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

(柳和埙和妻子沈枚)

“爸爸喜欢养猫。妈妈1997年去世后,我送过他好几只,如今家里已经有6只猫,他每次看电视,猫就坐在沙发上陪他。在病床上,他最念叨的大概就是这些猫了,让我天天录视频给他看。爸爸快走的时候,我特意给6只猫拍了照片,告诉他,会把照片一起带上,他点点头。”

柳韦也是从事小提琴演奏的,却不是父亲教的,而是小姨和表哥教的。她说,这次她准备重新修一下父亲的小提琴,“我准备更用心地拉琴,因为抱着这把琴,就是像抱着亲爱的爸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宁波帮音乐家柳和埙辞世 曾是上海交响乐团首位华人首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