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即使生活给了我一地鸡毛

我也要把它扎成漂亮的鸡毛掸子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这是一个超级接地气的公号

文|李清浅

01

一个读者诉说最近的遭遇,她说本来烦心的事挺多,二胎出生了,明显觉得家里房子又不是很宽敞,想换大房,房价却美丽到不忍直视;老大明年幼升小,不知道是读私立还是公立好;婆婆要去给小叔子带孩子,她不情愿……

她说就在这时候,老公查出脑部有个肿瘤,不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等待结果的日子里,她偷偷哭了好几次,特别担心是最坏的结果,如果老公真有个三长两短,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可怎么活?

幸运的是,那个肿瘤最终确定是良性的,只需要做一个手术就好。

她说,得知是良性的那一刻,她忍不住双手合十,感谢上苍,那个瞬间,她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大房子、婆媳矛盾,统统可以不管,只要一家人齐齐整整,平平安安,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生死面前,都是小事。

很多时候,我们只有在生死边缘走一遭,远远看到死神在招手,突然又扭身走了,虚惊一场后才会反省,我们平时是不是太贪心了?难道身体健康,还可以活很久,不就是一种莫大的福气吗?

02

生命真的很脆弱,只有快失去时,我们才会懂得珍惜。

看纪录片《人间世》第二季,我哭得最惨的是《烟花》那一集,因为这一集的病患,大多是孩子。

9岁的子涵、11岁的安仔、12岁的萌萌、13岁的思蓉……他们原本应当和同龄人一样,在教室里读书、在操场玩游戏,却因为一个叫“骨肉瘤”的恶魔,离开了老师和伙伴儿,住进了医院。

当你看着活崩乱跳的孩子,忍受无休止的病痛折磨,甚至不得不做出“要命还是要腿”这样的抉择,你会不由地反省,我们是不是对孩子要求太高了?这些孩子的父母,肯定放弃了他们考入重点小学、重点中学甚至重点大学的期望,不会要求孩子上这个班,报那个班,他们所有的期望已经变成了两个朴素无华的字——“活着”。而这,也是喜欢打游戏的安仔妈妈唯一的心愿。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安仔说:“游戏里面,有很多命,输了重来就好了。”可是无情的病魔,却带走了安仔,因为现实中,我们只有一条命。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对有些人来说,真的是单单活着,就已经用尽了全力,可是他们却连这个小小的心愿都无法实现。

03

你是从哪一天发现生命可贵却脆弱的?

一个读者朋友说她同事的遭遇,同事陪朋友去做子宫肌瘤的手术,原以为是小手术,结果因为肌瘤太多,必须切除子宫。同事自己也做了个检查,查出来自己得了宫颈癌。同事原本还在安慰朋友,自己却成了那个更需要安慰的人。

另一位读者则说,最近几年单位年度体检,几乎每次都要查出来一个癌症。

年轻的时候,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远,人到中年,却不敢去体检,因为真的很担心查出来点儿什么,我猜抱着这种想法的人,肯定不是少数。

因为知道自己其实在透支着健康,比方熬夜,不按点吃饭,好久没有好好运动。

生命真的很脆弱,脆弱到我们不敢深想。

我们原先住的小区有个邻居,搬家前经常和他见面,每次他都会给我打招呼。

前不久我偶遇那个邻居的老婆,随口问道,叔叔呢,好久没看到他了。

阿姨怔了一下才说,他啊,已经走了。

开始我还有点懵,看阿姨的表情,才领悟到那个邻居去世了。

说真的,那个瞬间我很懵,那个邻居才六十出头,个子很高,虽然清瘦,给人的印象却很硬朗。

问阿姨为什么这么突然,阿姨说,肺癌,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

我唏嘘了很久,忙安慰阿姨不要太伤心。

但是,自己亲爱的人,昨天还和你说话,还和你一起吃饭,甚至还在和你吵架呢,突然有一天,医生说他已经是晚期,没多久人就没了,焉能不伤心?

生命无常,在病魔面前,我们真的十分渺小,也十分无力。

所以,我常常觉得,父母健在,儿女健康,就是一种莫大的福气。

04

作家龙应台说,幸福就是,寻常的日子依旧。幸福就是,寻常的人儿依旧。诚哉此言,我们这些看似平庸的普通人,其实每天都是赚来的,至少,我们还健健康康地活着,不是吗?

请珍惜每个貌似庸碌的瞬间吧,也请珍惜和家人一起的每个寻常日子。因为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好好活着,努力去爱,因为人生,真的是一场充满了告别的旅行啊。

作者简介

李清浅,两个孩子的妈妈,主职奶娃,兼职写作。著有《愿你独立,愿你强大,愿你貌美如花》、《所有美好,都值得用心等待》等书。微博@清浅李,个人公号:李清浅(ID:wliqingqian)。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关注“李清浅”认识一个真心实意的朋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那一次,我与死神擦肩而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