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案有了结果,基因技术探索应“在阳光下进行”

作者:段官敬

某国电影《天外来菌》有段经典台词,“我们的科学与技术最终拯救了我们,的确如此;恰恰就是当初我们误用了科学与技术,才导致我们面临这场浩劫,科学一直是用于探索真理,这种探索只能在阳光下进行”。在科技探索的瀚海里,并非没有边界与维度,起码对科学本身来说,它是中性的、双刃的,可以是拯救、也可能是浩劫,正取决于对科学运用、探索、研究、实验到发展全链条的遵守与态度。

“基因编辑婴儿”案有了结果,基因技术探索应“在阳光下进行”

最近,“基因编辑婴儿”案终于有了结果,贺建奎、张仁礼、覃金洲等3名被告人因共同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构成非法行医罪,分别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案件的审判引发舆论广泛关切,也熨平了社会对于“基因技术滥用”产生的焦虑感与恐慌感。

人类经历几百万年乃至上千万年的演化进程、迭代遗传,才拥有独特基因族谱体系。从1975年基因学之父格桑展出链终止法的技术来测定DNA序列,至今基因组技术工程的有序推进。相对而言,短短几十载,人类掌握的基因信息与技术手段还处于非常稚嫩阶段。尤其突破现存法律条例与伦理准则,行之以无底线与无所止的基因滥用,并非科学应有的审慎态度与客观理念。

基因技术进步的同时,责任与伦理的问题同样不能忽视。如能源制造、医疗和军事工程、纳米和太空技术等领域,彰显人类的智慧与文明,但伦理的坚守、底线的筑牢同样成为其不可逾越之门槛。技术的运用最终是服务于“人”,结果是好是坏,如何做出正确决断,机遇和风险、安全与危机、文明与担当都是每名科学家必须综合权衡与缜密考量的问题。

《技术伦理学手册》有言,“人们必须从标准规范的层面和伦理学的视角要求树立一种责任的意识,并且甚至是在特定的情况下,要求遵守预防原则(放弃行为)。当出现不可逆转的附带后果,以及无法认识和了解不可控环境下的某种生物技术改变的情况时,人们必须这么做”。基因技术改造与编程,存在未知的缺陷与不可预估的趋势,融入社会参与繁衍后,代代复制相传,一旦在某天触发弱点,“生化危机”就真的上演了,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此外,拿人当成“小白鼠”,实验失败的恶果将拿什么要背书与承担?

2015年,某国就有两个研究组成功研制出基因驱动改造的物种,分别是蚊子和果蝇,尽管采用最新的基因组编辑技术CRISPR/Cas9,经过若干代之后,蚊子和果蝇却成了带有抗体基因的“新物种”。换而言之,掘开基因技术中的“达芬奇密码”,不能剥离严密与权衡的理念思维,忽视不可预估的变化,突破伦理道德和法律法规的围墙,科学探索也许就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玩火自焚。相对于自然规律逻辑与奥妙的千变万化,基因技术必须也必定要“小心驶得万年船”。

有科学家说过,“即使我们取得一项技术成果或者科学能力,也不并意味着我们该匆忙去运用它”。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生物伦理委员会在一份公告中指出,对人类基因组的干预应仅可用于预防、诊断或治疗目的,不能用于对后代进行改造,否则该技术将把全体人类固有和平等的尊严置于危险境地,并且将改写优生学。总之,基因技术要在阳光下探索,合理有序破解人类自身密码,促进人体健康、预防疾病、延长寿命等,极其美好的远景才会成为现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学 » “基因编辑婴儿”案有了结果,基因技术探索应“在阳光下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