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返京夫妇先后确诊,隔离期间隐瞒症状,妻子确诊后,男子仍不戴口罩在小区行走

已确诊的两名患者,在抵京隔离期间未核酸检测,后顺利返回小区,并先后发病、确诊,面对北京“外防输入”的严防死守,二人为何还能躲过核酸检测?

英国返京夫妇先后确诊,隔离期间隐瞒症状,妻子确诊后,男子仍不戴口罩在小区行走

4月7日,在确诊新冠肺炎后,北京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在患者所在小区附近进行消毒工作 摄影/《财经》记者

文/《财经》记者 孙爱民 编辑/王小

4月8日,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消息:北京新增报告1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患者来自英国,曾在市内小区居家停留35个小时。

据《财经》记者获悉,该名闫姓患者家在北京朝阳区团结湖街道团结湖公寓,其妻子李女士已于4月4日确诊新冠肺炎。

北京市疾控中心4月5日公布的信息显示,闫先生与妻子李女士2019年9月前往英国伦敦探亲,半年后,于2020年3月19日,夫妇二人乘坐国航CA938航班从英国伦敦出发,3月20日到达北京首都机场。抵京后,夫妇二人经海关检疫,申报健康无异常,然后到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

3月25日,隔离点动员隔离观察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夫妇二人均未参加。3月30日晚,李女士出现咳嗽、咳痰、恶心、精神不振等症状,自行服药,在工作人员询问其健康状况时未报告。

4月3日,夫妻二人解除隔离,由集中隔离点车辆转运至市内集散点,后由家人驾车接回位于朝阳区的小区,在小区保安处出示隔离证明、进行登记、测体温后回家。当晚,患者发烧达39℃,第二天上午由家人驾车送至北京朝阳医院就诊,4日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重型。

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中,除了患者的儿子、儿媳在内的三位同小区居民,还有三名物业工作人员与一名小区超市工作人员。截至4月8日中午,七人仍在隔离观察,已经进行过一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面对北京“外防输入”的严防死守,夫妻二人为何还能躲过核酸检测,在出现症状后还能回到市内社区?北京市对于境外输入病例竖起的防疫之墙,是否还有漏洞?

患者曾未戴口罩,在小区内行走

“咱们小区有确诊病例了?”4月5日中午12点52分,北京朝阳区团结湖街道团结湖公寓业主微信群里有人发问,瞬时,微信群里炸了锅,有人质疑消息的真假,有人提醒“不信谣、不传谣”。

一小时后,北京市疾控中心发布消息,“新增一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案例”,并“定位”了患者居住社区,正是上述微信群成员所在小区。

65岁的李女士,3月19日与丈夫从伦敦乘坐航班返京,3月20日下午两点抵京,后在北京密云云湖酒店集中隔离14天。隔离期间,二人同住一个房间。据了解,李女士有高血压,需要有人照顾。

4月3日早上,隔离期满的二人,从隔离点返回家。小区监控录像显示,二人于中午11点50分抵达小区门口,丈夫闫先生下车到门岗登记。从门口到所在居民楼途中,曾遇到一名不戴口罩的居民,该居民此后被判定为密切接触者。

下午14点44分,闫先生佩戴口罩到物业办理出入证,期间,与两名邻居同乘坐一个电梯,在物业办公室接触一名工作人员。三人被列为密切接触者。此后,闫先生到小区门口的超市购物。

4月3日晚,李女士在家里自测体温37.3℃,第二次测体温38.7℃。4月4日早9点左右,李女士在家人陪同下,自驾到小区附近的北京朝阳医院发热门诊就诊。

朝阳医院发热门诊初步诊断为肺部感染,随后对李女士做了生化全项化验、CT平扫、血气分析、吸氧处置,医务人员给出高度疑似新冠肺炎的诊断。此后,采集了李女士的标本,进行了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即由120救护车送至新冠肺炎病人收治定点医院地坛医院治疗。

当日,地坛医院医务人员结合患者境外旅居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诊断依据,诊断李女士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监控记录显示,4月4日中午12点多,闫先生从医院返回社区,下午2点多走出家门送行李箱时,并未佩戴口罩。整个过程持续约5分钟,期间有三名密切接触者。

4月5日凌晨1点26分,闫先生乘坐社区的车前往集中隔离点。第二天,闫先生做了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4月8日,北京市疾控中心宣布新增一名境外输入确诊患者。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确定,4月8日的这名新增境外输入确诊患者,正是闫先生。

“一夜回到解放前”,4月5日下午,得知所在小区有确诊患者,一名居民如此抱怨,对于闫先生在得知妻子患病后,依旧不戴口罩在小区内行动,“我是出离的愤怒。本来我们小区的防控工作已经很明朗了,孩子们都开始在小区里踢球,大人们也恢复了运动,现在又回到了两个多月前的状态”。

从4月5日开始,该小区三栋居民楼每日进行专业消毒。多名小区居民,尤其是与确诊患者同住一栋楼的居民,要求进行核酸检测筛查。庞星火告诉《财经》记者,如果上述居民想通过核酸检测筛查是否感染新冠病毒,需要与朝阳区政府联系。

4月8日中午,北京市疾控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健康居民进行核酸检测筛查的意义不大,“目前的密切接触者均未出现症状,核酸检测也都是阴性,对其他居民进行筛查没有特殊意义,只能让他们心里暂时放心。”

北京“外防输入”,是否有漏洞?

4月8日,《财经》记者多次拨打北京市朝阳区政府电话,以及北京市卫生计生热线(12320)服务中心电话,试图询问与患者同小区的居民如何筛查事宜,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三天前,庞星火在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介绍李女士确诊案例时表示,“患者在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在工作人员询问时未报告,导致延误治疗,就诊时已发展为重型,进入重症监护室治疗。这个病例再次提示公众,任何人在医学观察期间出现身体异常状况,均要及时如实报告,否则可能延误治疗时机,甚至增加传染他人的风险。”

发布会上的信息显示:3月25日,隔离点动员隔离观察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夫妇二人均未参加。3月30日晚,李女士出现咳嗽、咳痰、恶心、精神不振等症状,自行服药,在工作人员询问其健康状况时,也未如实报告。

上述小区居民想不通的是,为何确诊的夫妇能躲过核酸检测,“如果在隔离期间做了检测的话,他们会及时得到救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李女士成为了重症,要到ICU治疗”。

对此,庞星火分析,北京市从3月25日开始,对境外回京隔离观察的人员全部进行核酸检测,而“3月25日之前,没有要求必须做,是自愿的”。

在3月24日举行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表示,从3月25日零时起,所有从北京口岸入境人员不分目的地,全部就地集中隔离观察,全部做核酸检测。

“北京现在的防疫,跟前段时间病例多的时候不一样了,更加严格了。”庞星火告诉《财经》记者,现在要求全部入境人员都要隔离、必须做核酸检测。

至于在3月25日,闫先生夫妇为何还能以不愿进行检测为由、躲过检测,庞星火未做回答。

北京市卫健委官网消息显示,截至4月7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72例,无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报告,治愈出院病例53例;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16例。

此前,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和建曾在4月5日的发布会上表示:“首都北京疫情防控在短期内完全结束是不可能的,很有可能较长时间处于疫情防控状态。”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财经杂志】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英国返京夫妇先后确诊,隔离期间隐瞒症状,妻子确诊后,男子仍不戴口罩在小区行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