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民众开始囤积大头菜,日本七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但不意味着封城,民众表示不紧张

作者|关珺冉 编辑|段文

当地时间4月7日晚6时,首相安倍晋三正式宣布日本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持续蔓延的新冠疫情。紧急状态措施将从4月8日零时起生效,暂定一个月,即持续至“五一”黄金周的5月6日结束。紧急状态措施涵盖范围目前为东京都、大阪府、埼玉县、千叶县、神奈川县、兵库县和福冈县。不过,日本的“紧急状态”也并不意味着实施“封城”,无法强制禁止铁路运营,也无法强制企业员工不去上班。

东京民众开始囤积大头菜,日本七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但不意味着封城,民众表示不紧张

4月7日安倍宣布日本进入紧急状态。

随着疫情防控升级,日本经济受到严重影响,大企业损失惨重,中小企业面临倒闭风潮。就连东京歌舞伎町的夜总会、酒吧也都面临关门的命运。一家大型牛郎连锁店宣布停止营业,并将东京的50名人气牛郎调配到名古屋营业。鉴于很多陪酒小姐因新冠疫情失业,安倍晋三在4月7日中午的日本国会答辩中称,政府考虑给包括陪酒小姐在内的风俗业从业者提供经济补偿。

日本民众目前并未对疫情有太多紧张感,日本也暂时未出现医疗恐慌。截至4月7日晚,日本累计确诊病例4289例,死亡病例97人,没有大规模重症死亡。但有诸多批评声认为日本采取的防疫行动太迟,世界卫生组织(WHO)前卫生政策负责人、现任伦敦国王学院教授涩谷健司称,东京已处在感染大暴发的初期。

东京民众囤积大头菜 日本"第一牛郎"关店

根据《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地区,主要是限制或禁止学校、百货商店、体育馆、大型活动等人群聚集的场所开放,也可以不经所有者同意征用土地或建筑搭建临时医疗设施,以及强制征用医疗用品等。

东京一家大型超市的店员告诉《凤凰周刊》,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后,“很多人来囤大头菜,整个市场的大头菜供不应求。除此之外,曾经供应给料理店的高级食材都卖给了超市,超市开始卖帝王蟹等高级食材了,而且价位便宜许多。”东京民众之所以囤积大头菜,是因为大头菜不容易放坏,属于能储存很久的蔬菜。在同样被宣布“紧急状态”的兵库县神户市,有旅日华人也开始到超市抢购、囤积罐头以及速冻食品等。

不过总体而言,日本民众对“紧急状态”并无太多紧张感。李峰的妻子在日本工作,他告诉《凤凰周刊》,安倍宣布“紧急状态”的时候,他妻子正好下班在从东京都回神奈川的地铁上,但她并没有察觉到气氛有任何变化,她所在的公司也没有通知她可以在家办公,这意味着在东京明天正式进入“紧急状态”的情况下,大多数人还要赶往公司上班。

李峰妻子所在的公司属于制造行业,她所在的部门属于研发团队。针对政府的疫情防控要求,目前公司鼓励员工每周请一天年假,轮流休息。但“公司委婉告诉我们实验是不能停的,所以我一直坚持上班。”李峰的妻子说,“公司有商讨过东京进入紧急状态的应对预案。”

事实上,面对疫情冲击,日本企业确实面临两难,尤其中小企业更多的是在与时间赛跑,避免面临倒闭风潮。

东京羽田机场所在的大田区原本是外国观光客络绎不绝的地方。古董商吉井幸一告诉记者:“没有中国客人来买东西,简直是毁灭的状态。”机场旁边的西班牙风格居酒屋老板铃木太一也诉苦称,从2月开始, 特别是“钻石公主”号邮轮事件被海外媒体报道以来,几乎就没有欧美的观光客来店里了。现在只能靠当地的常客来支撑营业,但2月以来营业额减少了三成。

东京民众开始囤积大头菜,日本七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但不意味着封城,民众表示不紧张

3月27日东京涩谷的十字路口

大田区只是东京都甚至整个日本的一个缩影。根据日本民间信用调查机构东京商工研究所(TSR)对全国企业的调查,仅2月受到影响的中小企业占全体的52.7%,收入比去年同比下降一成以上的占比40%。该调查机构信息部部长友田信男称,今后倒闭的企业增多是不可回避的事了,一些中小企业原本就后继无人,因疫情将会更加彻底地关闭了。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截至3月30日受疫情影响被解雇或雇佣终止的有1021人。入职内定被取消的有58人,主要涉及旅游业、酒店的关联业务。友田信男表示,这1021人主要是日本的中小企业从业者,这比大企业解雇员工的问题要深刻得多。虽然很多中小企业只是解雇1-2人,但经营恶化的情况已经在全国蔓延。“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新冠疫情何时能结束。这样下去要想维持企业运转,恐怕不得不辞退员工。”

经济评论家斋藤满分析,受疫情影响,中小企业为了活下去首先要削减人力费用。但即使削减了成本,如果没有销售额的话,中小企业也只能维持半年,迟早要倒闭。到时候会出现大量失业者。

受疫情冲击的也包括日本风俗业。4月1日,东京歌舞伎町曝出十余人感染新冠肺炎的消息,感染者多为夜店和风俗店的店员及顾客。这一消息导致东京的夜总会、牛郎店、酒吧生意难做,甚至直接关店。一家大型牛郎连锁店不得不停业,并将东京的50名人气牛郎调配到名古屋去营业,并在当地打出海报“歌舞伎町超级帅哥军团登陆名古屋”。

日本最著名的牛郎店"THE CLUB”目前已正式宣布暂停营业,该牛郎店的经营者是有日本”第一牛郎”之称、身家3亿日元的罗兰。罗兰说,“如今的疫情让身为经营者的我相当苦恼,可能连员工薪水,还有房租都交不出来。”

东京银座某俱乐部的“妈妈桑”告诉当地媒体:“如果接客,肯定要坐在客人旁边说话,有握手的接触。我们将关店到4月中旬。营业比之前减少了七八成,这样下去就好破产了!”

日本首相安倍在4月7日的国会答辩时称,政府将给包括陪酒小姐在内的风俗业从业人员一定的经济补偿。

东京民众开始囤积大头菜,日本七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但不意味着封城,民众表示不紧张

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临时内阁会议。

日本大企业对“紧急状态”有预案

相比于中小企业,日本的大企业提早作出了应对“封城”的预案。

“东京很有可能封城,现在是给企业一个准备的时间而已。大家按照这种心态做工作安排吧!” 在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召开新闻发布会首次提到可能“封城”后,李欣所在的动漫产业公司社长就在社交媒体YouTube上如是劝告大家。

李欣的公司将原本一月一次的“新冠疫情视频大会”变更为每周一次。每周一早上,社长会在YouTube上直播,全体员工在线观看。社长会先汇总过去一周新冠的最新状况,再结合公司的情况部署工作。公司的财务、设计等部门已做好全面“封城”无法来公司上班的准备。目前也只有部长以上的领导准许来公司。

日本人才服务机构PERSOL综合研究所在2020年3月9日到15日之间,紧急调查了2万名日本企业的正式员工。这2万人中,在家办公的比率仅为13.2%,有33.7%的正式员工“希望在家却不能在家办公”,可以看出日本企业员工的期望和实际状况存在一定落差。

李欣每天用Google的Hangouts软件进行“云会议”。她发现公司的视频“云会议”从最初全员打开摄像头到如今所有人都关闭了摄像头:“最开始是有孩子、宠物的同事怕干扰别人关掉了视频,也有同事不想暴露家中的隐私选择关掉。当同事一个个都关掉视频之后,最后剩下的几个人也就只开语音了。看不到脸的会议会影响交流效率的。”

李欣正在和同事做交接工作,4月是日本的“年度”开始:在日本,政府单位以执行预算为目的划定“会计年度”,学校等以学年的更替为目的划定“学校年度”,都是从4月1日起到下一年的3月31日为一个年度。而3月底到4月初也是日本企业人事变更的时间点,很多交接的工作很难推进,“两人分摊的工作只能自己先完成自己的部分,有一些工作就处于半放弃状态。”

像李欣所在的大公司已经修改了2020年原本制定的新年度计划。因新冠疫情,日本企业遭受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视。根据帝国数据银行3月17日-31日的统计,有80.3%的企业因新冠受到负面影响。这其中零售家具类受到的影响最高,几乎达到100%,餐饮业占到98.2%,服装零售占到了97%。

日本政策投资银行已经制定向大企业支援1000亿日元的方针来巩固大企业的财务根基。日本政府计划出台的相关财政政策中还囊括了对因疫情已受到重创的航空业界的援助措施,包括延长机场使用费的支付期限等。日本各航空公司乘客大幅减少,被迫停运航线、减少航班,面临严重经营危机。

政府着急与民众放松的“温度差”

早在3月25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就召开了紧急记者会,当时东京民众仍未能对无孔不入的新冠病毒感到恐惧,完全没有“紧急状态”概念。

“我去了更远的超市采购,成箱买便宜!”在东京上班的张楠3月25日晚去了家附近的永旺超市,第二天又开车去了Costco超市购买物资。他告诉《凤凰周刊》:“一箱水24瓶比永旺便宜许多。我们还买了辛拉面、一箱水果、冷冻肉和盒装即食米饭。”新冠疫情期间,张楠最近还紧盯公司股价,受到疫情影响股价已跌到历史新低2000点,她准备抄底买进公司的股票:“几年前我是2300点买进的,此前涨到了4000多点。如今可是千载难逢抄底的好机会。”

早川在东京一家IT公司上班。虽然公司通知可以自愿在家办公,但他告诉记者:“公司系统的登录涉及客户隐私,在家登录系统存在风险。公司的很多同事也因小孩子在家吵闹影响工作而来公司上班。”早川另外关心的一个事情就是政府为刺激消费而发放消费券的新闻:“本来挺开心以为可以拿到7万日元的消费券,但又说只有年收入300万日元以下的才有消费券。”

让政府最为操心的年轻人依旧跑出来逛街唱歌。3月28日下午,东京涩谷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大屏幕播放着小池呼吁民众在家的视频,但十字路口仍然看到年轻人拿着购物袋穿行。一名16岁的高中生对媒体表示:“我并不在意政府的呼吁出来购物了。这也不让做,那也不让做,太郁闷了。”在涩谷的酒吧彻夜喝酒的23岁大学男生不耐烦地表示:“外出也不一定会感染啊。” 对于一部分年轻人来说,这只不过是“没有意义的自我约束”而已。

“在东京的超市、银行等公共场所很难见到关于新冠疫情的说明及警示牌。我只发现公共场所平时摆放一瓶的洗手液增加到了两瓶。”早川在东京没有接受过体温检测,人流集中的超市也没有实行限流,参加活动也不需要信息登记。

有学者甚至批评新闻节目《Morning Show》,存在煽动新冠病毒恐怖气氛之嫌:“这不是鼓动民众到处采购口罩和厕纸吗?媒体的正确做法难道是继续传播新冠恐怖吗?”

在政府的急呼和东京每日剧增的确诊人数下,“新冠病毒”的恐惧感好像离东京民众还有“一步之遥”。他们比对着超市价格、关心着股价及消费劵,年轻人依然不愿舍弃夜生活,见不到应对新冠的防范措施,媒体还会被质疑煽动恐怖气氛。

直到2020年3月29日深夜,日本喜剧之王志村健去世。这一消息让日本社会终于对于“新冠病毒”的态度发生改变。在日本没有人不知道志村健,而就是这位“从小到大一直陪在我们身边的有趣大爷”从确诊到紧急住院,短短几日就因新冠肺炎离开人世。

“前两天我们还在看他的节目——志村动物园,去世得太突然了。”张楠的日本同事不再像之前认为新冠病毒是事不关己、别国的事情了。近几日张楠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连志村健都死了,新冠病毒离我们很近了。”

早川也直言道,对于人均寿命全球第一的日本来说,70岁的志村健可以说是“英年早逝”。按照他的收入是可以享受最好的医疗资源,接受最好的治疗的。“这么有钱的人都没法救活,那我们普通人感染怎么办?”

近一段时间,日本职业棒球球员藤浪晋太郎、日本前国脚酒井高德、著名编剧宫藤官九郎相继确诊新冠肺炎。“越来越多的日本名人确诊感染,民众开始提高警惕,逐渐形成一种疫情非常严重的社会氛围。如果社会氛围发生改变,大家的行动力也会随之加强。”早川解释道。

安倍终于戴上口罩 东京“封城”仍是未知数

4月1日日本参议院记者会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议员们首次戴起了口罩参加会议。日本网友称,“终于有危机感”了。值得一提的是安倍戴的口罩是可以清洗重复利用的纱布口罩。此款安倍“代言”的口罩正是将要向全国住户配发的,每户配发2个。但这一做法却迎来日本网友的疯狂吐槽:“一大家子一起来研究下两个口罩如何戴!”

“4月1日东京封城”的流言已经盛传了好些日子,直到此刻安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之前,政客们的态度都显得十分暧昧。

“国会上安倍天天被政敌问自己老婆疫情之下为什么要去看樱花!政治家们都在争论这些话题,却没有花精力研究下是否需要修改法条。”张楠认为电视上很难得到更多关于疫情的有用的信息。

在东京都知事小池的记者会直播页面下,第一条过万点赞的评论是:“这是一场‘不要不急’的记者会”。“不要不急”是小池呼吁民众避免参与不必要不紧急的聚会,而网友质疑这场记者会又紧急在哪里?早川直言:“政府想营造紧张的气氛,却没有发布实质性的内容。第二次东京都知事的记者会就是要提醒大家不要去居酒屋、酒吧。其实一条新闻就可以解决,非要繁琐地开一个记者会。”

直到4月1日安倍仍然强调:“现阶段不是发布紧急状态宣言的状况。”但当日,日本医师会率先发布“医疗危机状况宣言”,会长横仓义武在记者会上呼吁政府尽快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日本医师会的宣言指出,日本国内医疗部门现在一方面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投入未曾经历过的资源,同时还要继续治疗其他疾病,目前处于“危机状况”。宣言强调,“疫情暴发就太晚了,必须趁现在采取对策。”

东京民众开始囤积大头菜,日本七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但不意味着封城,民众表示不紧张

“日本的行动太迟了。”涩谷健司判断,东京已处在感染暴发的初期。“东京这样下去确诊人数会激增。4月1日原本是宣布紧急状态的最后机会,但还是错失了。如果不尽快封城,东京就太迟了。”

但关于封城,日本政府官员给出的解释是,即使是依据《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也无法强制大家不能外出。日本民众质疑,各国都面临要实施带有强制性的限制措施,而日本“自我约束”的做法显然不符合标准,政府的领导力备受质疑。而安倍也因此登上推特热搜榜的前两位:热搜第一是,“安倍下台吧!”热搜第二位是,“安倍快点做!”

目前东京封城的可能性还是未知数。“如果东京封城,并不只是不能向县外移动,而是应禁止外出。”经济评论家森永卓郎认为,如果封城除警察、消防、自卫队、垃圾回收、电力公司以外,员工一律不得外出上班,交通也应暂停,民众一个月内除倒垃圾外禁止外出。日本医疗记者村上和巳提出,东京每5人中就有1人是老年人,其中很多人都没有汽车,全部依靠公共交通出行。如果公共交通全面停止,对老人的影响会很大,他们外出只能靠走路了。而超市、便利店、药店需要继续营业,员工如何上班,店铺所在大楼可否进入,都需要逐一应对。

(李峰、早川、张楠、李欣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观象台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东京民众开始囤积大头菜,日本七都府县进入“紧急状态”,但不意味着封城,民众表示不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