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解封首日:有人日赚一万、有人期待尽早复工 、城市更有序

武汉解封首日:有人日赚一万、有人期待尽早复工 、城市更有序

作者|市界王春晓

编辑|朗明

4月8日0时,武汉离汉离鄂通道解解封。76天后,这座城市按下了重启键——早高峰的循礼门通道再次出现百米“拥堵红”,火车站开始人来人往,小龙虾店迎来外卖高峰,商家一小时卖出数百碗热干面,甚至,结婚预约系统因为访问量过高系统崩溃,步行街上“讨饭”的小黄鼠狼也引得行人纷纷驻足。

武汉不是一下子苏醒过来的,但这一天显得格外热闹。和不少商家一样,马场路戴记烧烤的老板选择今天开业,希望能给这个城市添一点烟火气,也有一些店铺还未开业,但老板特意去了趟店里,打扫卫生消毒杀菌,期待尽早营业。虽然疫情还未完全过去,这个城市已开始恢复生机。

“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

早上8点多,江汉区的杨磊出了门,前往自己的烧烤店,这是歇业70多天后的首日开张,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久。早在前几天,他就咨询了政府防疫人员有关复工要求,并通知员工做好防护。

店铺离家500多米,步行只需要几分钟。路上,他特意留意了周边情况,行人多渐多,汽车喇叭也开始躁动,附近的店铺一家家开张,门口尽是防护告示。

在家“憋”了70多天后,杨磊觉得看什么都新鲜。尽管武汉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昨夜凌晨,他还是看到了烟花,还有市民买了冲天炮,像过年一样喜庆。“大家肯定高兴啊,庆祝城武汉解封,你不知道,真的太高兴了。”

“喂?哎,我们下午四点开业,今天要过来吃吗?不做堂食,您要一定在这儿吃也行,我们只留几个桌,就把后面的顾客拒绝掉了。另外,不要来太早,咳嗽不舒服不要来,上了年纪的不要来,出门记得带好口罩哈。”

开门才不久,杨磊就接了五六个这样的电话。他的烧烤店已经开了20多年,蟹脚面最受欢迎,烤肉也卖得不错。十几天前,客人就建议他送外卖,不过,因为店里以堂食为主,他还是婉言谢绝,现在开张,他却更希望客人能将食品打包带走,这样更安全。

为此,他特意换了门头的LED滚屏内容:本店外卖开放,祝愿武汉早日战胜疫情,所有人健康平安。

比烧烤店开张早的,是一些超市、早餐店和菜铺。前两天,不少市民已经开始过早,杨磊也去吃了一次面,面店门不少人排队,他排等了十分钟,外卖小哥接了一单又一单,但他觉得,还是现吃更美味。

距离烧烤店约2公里外,是老板阿迪的理发店,前几天,接到可以回店做清洁的通知后,他和同事做了大清扫,又反反复复消了毒,“疫情还没过去嘛,要营业得做好准备。”

阿迪手下有十来个员工,不少来自外地。这两天,外市的员工逐个回来,但外省的还没有消息,他也没有催促,“都是98甚至00后,家长也担心,而且他们也没想早点回来,过一段时间再说。”

“收入比平日少 ,但还是开心”

中午12点过后,阿迪的理发店开始营业,根据报道,武汉8日共有338家美发店陆续开业。

两小时内,3位男士相继进店,在支付一百多元费用后,又顶着新发型迅速离开。阿迪又喷了消毒液,虽然下午只营业6个小时,但他还是十分谨慎。

在阿迪附近的一家宠物店里,小吉已经上了两天班。按照老板要求,宠物店只开了侧门,“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已经开门,只有附近小区的老顾客知道,而且消费需要预约。”

8日早上,小吉接到两位狗主的电话,他们完成订单的流程是——到客人所在小区领狗,回店做完美容后,再将其送回,往返小区时,均需要测温验码。

不过,除了接单和上下班,小吉基本不会外出。往返18公里的通勤距离,她选择了骑电动车,就连解封前的超级大月亮,也是从手机上看的。“现在还是有点担心。”

官方消息显示,这一天,武汉八成地铁线已恢复运营,线网恢复规模占全网70%,城区车流量也恢复一半。车辆涌上街头,汽修店老板的电话也多了陌生来电,江汉区不开张的张师傅把生意推荐给了熟人,而洪山区的韩师傅一早只做了三个单子,“收了不到一千块,挺少的,等再过两天可能会有好转。”

下午4点过5分,戴记烧烤迎来第一位客人,这位老顾客早在朋友圈大张旗鼓炫耀了一番:“今天烧烤约起来”,7个人共消费1000多元,这也是烧烤店首日最大的一笔消费。

以往时候,烧烤店的客流高峰期在晚上九点到十一点,这一天却提前了3个多小时。“疫情改变了大家的生活习惯,但大家似乎也适应了这个作息。”

除了测体温和查看健康码,店里的桌子也被摆在四个角落,客人进门,有空位落座,满桌时,没有人要求加桌,也没有人催单退单,杨磊发现,一切好像都变得秩序。“以前店里总是叽叽喳喳,客人脾气也是火爆,现在却很和谐,大家耐心等待,也能理解配合,这也许是疫情的另一面影响吧。”

近8个小时后,店铺终于送走最后一位打包客人。杨磊算了下,这天卖了2000多个烤串,加上两小时售罄的蟹脚面,营业额有一万多元,虽然只是常日的五分之一,但他觉得还不错,毕竟开始有了收入。有意思的是,后厨师傅向他念叨,长时间没活动,开工不久就感到疲累。

“期待疫情早点结束”

晚上12点多,处理完烧烤店的事情后,杨磊开始往回家走,武汉的街头已不见车辆行人,这和往常很不一样。路上,他还在计划接下来的生意怎么做,因为过去两个多月,他损失了三四十万,好在员工全部健康,等疫情结束后,他们又可以大干一番了。

但阿迪不一样,部分员工没有回汉,也就意味着未来还会有损失,“期待疫情早点过去,毕竟还要赚钱养家。”

和他处境相同的,还有不到两公里的鲜花店老板李维,8号早上,他接了20个订单,这比往常少很多。年前20号,他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过年,不料,刚到家就得知武汉封城,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封城时间长达76天。

回家后不久,线上订购鲜花的顾客多了起来,他不得不请武汉本地的员工帮忙处理订单。2月7日李文亮去世,李维接到了十多个点电话,有的来自医护人员,有的只是普通市民,“都是问有没有3菊花的,说想给李医生送花,还嘱咐写上李医生走好的卡片”。清明节那天,花店又接了300个订单,这是近日销量最多的一天。

除此之外,李维的花店并不景气,这些天来,除了租金,还有员工每月4千元的工资和其它亏损。这位90后刚刚背上房贷车贷,他比别人更期待复工,但考虑到2岁孩子的健康,又不得不推迟回汉时间。

同样的,湖北民政厅婚姻登记处附近,李柯照相馆也是通过线上营业。武汉婚姻预约系统拥挤的消息上了热搜,但他并没有特别关注,照相馆还没有开门,只是偶尔有顾客通过QQ传送电子照片,他在家洗印出来,再通过外卖送达或客人前来领取。

相比往常的日近千元,李柯现在的收入只有一两百元,“等过段门面开张多了,应该会好些吧,不过,我们还没完全确定什么时候开。”

目前,武汉酒店大多没有开张,汉口火车站附近酒店里,前台何美的日常只是刷手机;附近一家甜食店的老板做好了清洁卫生,但还没有定好营业时间;临近的万达广场里,服装店老板也在等待开业大吉。

和所有人一样,杨磊期待这个城市越来越生龙活虎,“武汉人还是很热情的,而且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武汉解封首日:有人日赚一万、有人期待尽早复工 、城市更有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