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病例过万,疫情被低估?专访世卫非洲办事处技术官

新京报讯(记者 陈沁涵)据央视新闻4月8日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蔓延至非洲52个国家,仅剩科摩罗、莱索托两个国家暂未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整个非洲大陆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0000例。有专家表示,由于检测能力等原因,非洲的实际感染数字被大大低估。

非洲病例过万,疫情被低估?专访世卫非洲办事处技术官

肯尼亚医护人员对疑似病例进行检测。图/世卫组织非洲办事处推特

在非洲,目前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为南非。据南非卫生部消息,截至当地时间7日,该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1749例,死亡13例。南非从3月26日午夜开始实施为期21天的全国范围“封城”措施。此外,刚果、加纳等非洲国家陆续采取了“封城”、宵禁、停航等措施。

近日,国内外不少疾控专家发出警告,提醒应高度重视非洲疫情防控。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表示:“印度和非洲出现新冠疫情流行将是人类灾难。”全世界要团结,帮医疗资源不充足的国家抗疫。

相比欧洲和美国,非洲迄今为止的确诊病例数并不多,但是因其公共卫生体系长期落后,一旦暴发大规模疫情,后果难料。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技术官玛丽·斯蒂芬(Mary Stephen)近日接受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介绍非洲地区的疫情形势,并回应外界对于确诊病例数量的质疑。

非洲病例过万,疫情被低估?专访世卫非洲办事处技术官

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技术官玛丽·斯蒂芬。图/世卫组织

“即使遗漏感染者,也不会是庞大的数字”

新京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非洲地区的病例至今相对较少,主要原因是什么?

斯蒂芬:非洲地区在1月没有出现疫情,没有发现任何输入性病例。当疫情蔓延至欧洲后,有不少人从欧洲进入非洲,带来了疫情威胁。

2月14日,埃及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是一名外国人,系非洲大陆发现的首例。随后,其他非洲国家相继出现确诊病例,其中许多患者都在发病前到访过欧洲。针对输入性病例,非洲国家都开展了追踪密切接触者和传播链的工作,避免了大规模社区传播。从根本上来说,非洲病例较少,主要原因在于这里是最晚出现输入性病例的地方。

新京报:有专家认为非洲的检测能力有限,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数量可能远超目前的确诊病例统计数量,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质疑?

斯蒂芬: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非洲国家的每个疑似病例都能得到检测。鉴于检测能力和医疗资源有限,非洲国家不可能像韩国那样进行大规模的检测,并不是任何申请检测的人都能获得检测,只有出现明显症状或是与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才能接受检测。

外界质疑非洲的确诊病例数量不属实,根据世卫组织的监测,我们认为上报的数字是真实的。事实上,许多非洲国家拥有传染疾病监测系统,在近期并没有发现类似流感症状的患者增多,这也能说明并没有忽视可疑的群体,即使有遗漏,也不会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新京报:非洲地区的新冠检测能力具体能达到什么水平?

斯蒂芬:非洲的检测能力显然不可能和中国以及欧洲国家相提并论,不仅因为医疗资源紧缺,也因为卫生体系不够健全。非洲已有43个国家能自主检测新冠病毒,而一个多月前只有南非和塞内加尔有检测能力。目前,非洲绝大多数国家的检测能力能够应对当下疫情,但是如果感染者继续攀升,检测工作将面临巨大挑战,因此我们也呼吁其他国家能够伸出援手。

“医疗资源紧缺是最大困难”

新京报:非洲饱受疟疾、艾滋病、结核病等疾病困扰,2014年和2018年遭受埃博拉疫情两度袭击,此时应对新冠疫情,是否雪上加霜?

斯蒂芬: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考虑,一方面非洲经历了多次灾难性传染病疫情,同时还遭受自然灾害、粮食危机,人口的健康状况以及经济发展都受到严重影响,尚未恢复到正常状态。此时遭遇新冠疫情,必然又是一个难关。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非洲在应对流行病上是有经验可循的,他们拥有传染病应急卫生系统,对疫情的敏感度比较高,病例上报体制也已经成熟,建有病毒实验室。尽管不是所有设备和体系都适用于新冠肺炎这种新型流行病,但是稍作调整,就可以借助以往的经验应对此次疫情。

新京报:目前非洲在应对新冠疫情中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最缺的资源是什么?

斯蒂芬:医疗设备、个人防护装备、医院床位、医护人员都处于紧缺状态。随着疫情发展,呼吸机的数量将决定能够挽救多少重症患者,个人防护装备将是保障医护人员安全的重要环节。

不过各个国家都在想办法克服这些困难。举个例子,尼日利亚政府已经批准将国家体育馆临时改建成新冠肺炎治疗中心,正在为可能增加的病例做准备。还有一些国家准备号召退休的医生重新回到一线抗疫岗位。

新京报:从媒体报道中得知,非洲国家的现有呼吸机数量非常少,中非共和国仅有3台呼吸机,该如何解决设备危机?

斯蒂芬:非洲所需的呼吸机存在很大的缺口,事实上全球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我们已经敦促各国想办法购入呼吸机设备,是时候向私营企业建议展开合作,向其他国家求援。世卫组织也呼吁有能力的国家能够援助非洲,据我们所知中国已经提供了帮助,这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对非洲而言,防止病毒输入更重要”

新京报:非洲一些国家已经施行“封城”措施,这对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言会造成更大的影响,你认为“封城”是适合非洲的防控措施吗?

斯蒂芬:主权国家有采取“封城”措施的权力,此举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国民的健康和安全,可以有效切段传播链,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更多国家采取“封城”措施。但是对非洲而言,相比严防内部传染,更重要的是防止病毒从外部输入,需要在港口、机场进行严密筛查,许多国家在这方面已经采取了严格的措施。

新京报:对于非洲国家的疫情防控措施,还有什么建议?

斯蒂芬:如果施行“封城”,各国政府要加强公共卫生措施,向国民提供更多关于新冠肺炎的最新信息,让每个人了解什么情况下可能感染病毒,如何做好隔离工作,避免病毒大规模传播。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编辑 刘梦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非洲病例过万,疫情被低估?专访世卫非洲办事处技术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