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解封,白日放歌的日子,遭遇方方日记英文版预售,

4月8日,今天是大喜的日子。

武汉离汉离鄂通道解封,75个管控卡点统一撤除。这一天,距离1月23日武汉关闭机场、火车站等离汉通道,过去了整整76天。

武汉解封,白日放歌的日子,遭遇方方日记英文版预售,

武汉,这座春天的城市,喧腾的人间烟火成了最美的风景。

人们奔走相告,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这历史性的一天。

不管谁,经历了什么,恍若隔世、悲欢离合、恐惧绝望、寂寞无聊,城门打开的这一刻,五味杂陈的人们,心中一定还有另外一个词——奔头。

我能想到的最适合今天读的诗是《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杜 甫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这是杜甫穷苦一生中,最快意恩仇、最意气奋发、最飒爽的一首诗。

我们心中这位穷苦潦倒、悲天悯人甚至有些苦大仇深的老人,在这首诗里,是个欢快的孩子、纯真的赤子。

最会写厚重悲剧的杜甫,贡献了中国诗歌史上最狂喜、最欢快、最烂漫轻狂的诗句。

那一年,安史之乱结束了。安史之乱一乱就闹了八年啊,战乱中,杜甫流落四川,回不到日夜思念的故乡洛阳。所以当杜甫收到这个消息,欣喜若狂。

我在四川忽然听说,官军收复了河北,端掉了叛军的老巢!一听说这个消息,把我开心得老泪纵横,衣服、裤子上全都是鼻涕、眼泪。

这一刻,应该是杜甫一生中幸福指数最高的时刻了。

我回头看和我一起同甘共苦的妻子和孩子,他们也开心得了不得,哪里还有忧愁。

我真是太开心了。随手卷起案头的诗书,和大家同享胜利的快乐。

像杜甫这样厚重、深沉的一代诗圣,在这一刻,开心得手舞足蹈,不知道怎么好,居然随手把手投的诗书胡乱一卷。原来你是这样调皮的小老头。

这样的大好日子,我要放声唱歌,我还要大口喝酒;我要在这春天和我的妻儿一起回家乡去。

杜甫这个时候已经五十多了,但他像个年轻人一样,不仅放歌,还要纵酒,他还想象着在鸟语花香的春光中,与妻子儿女们作伴还乡,这就是“喜欲狂”呀!

就像武汉解封的人们,今天我一口气吃了五碗热干面!商场简单的“欢迎光临”都能让人泪目。

堵车了我开心,因为这是繁华大道;人山人海我开心,因为这是国泰民安。

下面杜甫演奏了一首千古流传的狂想曲,他想象自己一路回家的情景:

就从巴峡穿过巫峡,经过了襄阳后又直奔洛阳。

这就是归心似箭。四个地名,巴峡、乌峡、襄阳、洛阳,从四川经湖北到河南洛阳,很远很远,可是在杜甫的狂想曲中,一路飞奔,一日千里。这就是小年轻杜甫老先生的回家畅想。

现在我能理解,武汉解封前,早早在管控卡点排队,等着通行的人们,搭乘第一架飞机、第一辆火车进出武汉的人们。恍若隔世的76天,有太多的思念、牵挂、责任,我已经等不及了,我要一路飞奔,我要一日千里。

你有没有觉得,这不符合杜甫诗圣的形象呀?我怎么看不到他的圣人情怀?飙歌、纵酒、呼噜书,要是有车子的话,就是一个疯狂的飙车中老年啊!

杜甫的狂喜不是他一个人,这是百姓的狂喜啊!

杜甫的狂喜也不是光喜他自己可以回家乡了,他是为百姓在狂喜啊!战乱将息,国家的创伤、百姓的疾苦,终于可以慢慢疗救了。

今天,武汉重启,我们的心情就像那年杜甫的心情,太不容易了!太多人受苦了!还好没有放弃!终于收到好消息了!这是悲痛之后的狂喜,创伤过后的狂喜,带着眼泪的狂喜。

这种喜悦,从来不会因为个人得失而发生,也不会为了个人好恶而变性。

今天,我们从来没有和诗圣离得这么近。

疫情教会了我们太多太多,善待生命,珍惜拥有,学会感恩。我们今天的狂喜,因为这是一场人民战争的胜利,它不是某个人的胜利,不是某个政党的胜利,不是某个组织的胜利。

但是今天的另外一则消息,让人惊愕。

陪伴了我们60天的方方日记变成了武汉日记,英文版开始在亚马逊上预售。

方方是我很喜欢的作家,但我不喜欢、不能接受这波操作,怕不明真相的人把它当做历史。

本来日记是很个人的东西,对的错的,认可的不认可的,都在面前这块方寸屏幕里。但英文版的售卖,忽然变成了借国家民族之灾的投机。

这让我想到了贾岛。这位有名的苦吟诗人,日子是过得饥寒交迫,又穷又饿又冷还生病。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底细,没事就揭自己的伤疤。他在《朝饥》中写,外面有樵山,有甘泉,就我家一没有柴,二没有水:“市中有樵山,此舍朝无烟。井底有甘泉,釜中乃空然。”

你没有钱,但是你一有冻挨,二有病生啊。“鬓边虽有丝,不堪织寒意。”“泪落故山远,病来春草长。”

为啥你最惨,外面没有别人,都是你自己的投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武汉解封,白日放歌的日子,遭遇方方日记英文版预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