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的毛坦厂中学,有两万三千多名学生,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复读生。4月5日,毛坦厂中学高三学生们终于开学复课,7天内1.7万人涌入这座小镇,这也让毛坦厂中学又一次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据工作人员介绍,为了防止人员聚集,整个返校时间为7天,从4月1日至7日,每天安排2千名学生返校。

陪读家长只允许进1人,7天内预计将有1.7万名学生和家长涌进毛坦厂镇。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家长拉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陪着孩子一起入检进镇,依稀中还能闪过一些陪读奶奶的身影,对于家长来说报道这几天是很辛苦的,尤其是要陪读的家长。为了保持学习的连贯性,还有一部分家长和学生,2020年的春节一直没有回家。

“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

“毛坦厂”,是安徽省六安市一个镇的名字,也是一所中学的名字。

毛坦厂镇距离合肥两个半小时车程,离其所在的六安市中心也要坐一个半小时的小巴。每年高考中考结束后的当天下午,小巴里坐满了背着大书包或手里抱着一摞书的中学生。下了小巴,大家又转蹦蹦去学校。蹦蹦颠过“学府路”或“翰林路”可以通往学校。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本科达线超11000人,600分以上146人!理科最高分701分,位列全省第5名!毛坦厂中学理科、文科本科达线率分别为95.5%、68.4%!”每一年的高考喜报都是毛坦厂中学最有效的招生广告。

大量复读学生和陪读家长的到来,让山里的毛坦厂镇逐步发展成“高考镇”,可以说是举镇高考。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全镇大约有4万常住人口,毛中师生和陪读家长占了一半。镇上随处可见学生房出租,为了讨口彩,有的出租房取名“状元府第”。和高考有关的特色服务,比如高考陪护在当地也有市场。反而像网吧,游戏厅之类的娱乐场所难觅踪影。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图为毛坦厂中学的制高点,可以俯瞰整个镇。

对于来到毛坦厂的复读生来说,高考更是背水一战。这几乎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次高考,家里人也来到毛坦厂租住一年,专业陪考。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图为某出租房内,陪读妈妈织毛衣,后边牌子写着警示语。图片来源:搜狐大视野。

一个班150人左右,学费按上年高考分数收取,最高复读费用为3.8万元。半军事化管理,吃饭10分钟,一周休息3小时,一年5000张试卷。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这就是毛坦厂中学,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从来不做广告,却无人不知。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神话,复读生的本科升学率达到9成以上。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高考修理厂,考三本等于失业”

我们是所修理厂,考三本等于失业来,毛中的学生都是复读生,所以毛坦厂中学给自己的定位是:“修理厂”。按毛中的官方说法,老师的首要任务是,“全方位立体式无死角无缝隙的管理”。

每个月的模拟考试,成绩一公布,没考好的肯定要上黑名单。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然后就是写检讨、保证书,当着全班忏悔。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教室后面贴的是满墙的检讨书。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对成绩下滑特别明显的学生,绝对不能容忍。老师会当场让你交出你们家的钥匙,为啥?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原来是抄你老窝,发现任何与学习无关的东西一律没收。

寒假到了,放假前老师严正警告各位:“同学聚会少参加点,别人上大学了,你还在复习讲出去多丑。如果他来找你玩,你跟他讲等你考完了,他这不是害你吗?本来你就比别人慢,现在这十几天又耽误了,不是更慢吗?”

“假期我随时给你家长打电话,看你到底在干什么?”

还有更厉害的,监控器,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老师的眼睛。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除了盯梢,搜查,监控,惩罚,围追堵截这些强硬的手段,毛中特色还体现在励志和打鸡血上。

操场上有一块巨大的LED屏,据说是华东地区最大的。那上面一天24小时显示着距高考还有多少天。望着那些鲜红的数字,一天比天减少,可怕极了。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教室里,校园里到处都是标语,都非常接地气。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这一年,把知识补上

学习吃苦耐考的精神

毛坦厂中学副校长说,“别的重点高中主要抓尖子生,我们的目标是让普通生也能考上理想的大学。”央视记者曾去采访,发现这所中学一个残酷的真相:80%学生来自农村,父母均为打工者。

在阶层流动通道闭塞的现阶段,高考仍是大多数平民孩子不得不走的“通天独木桥”,没有人、也不敢有人拿孩子的前途说不。

来毛坦厂中学的孩子,绝大多数来自农村、小城镇的中下阶层家庭。对他们来说,要想过得比上代人好,靠什么,只有高考了。按毛中老师的口头禅,挽救一个孩子就是挽救一个家庭。

从这里走出的孩子们知道了自己的起点在哪里,会通往什么样的地方,这种思想格局会使他们在以后的人生中不断获益。

教育的意义是什么?专家们各有各的说法。首先,在这个竞争压力如此大、变化如此剧烈又如此快的时代,教育最首当其冲的意义是,让大多数家庭的孩子因为好的教育能在残酷的社会立于一席之地。

说到底,不管在哪儿,只要想取得好成绩,就得刻苦,而衡中和毛坦厂只不过帮起点较低的孩子们做得更极致化而已。

有人说,这样的教育模式是“泯灭人性”的,我们先不要去讨论应试教育,来听听毛坦厂中学的毕业生们怎么说:

那年,我想复读

——毕业生:吴明

高中我在六安市内的一所全省重点中学。高考成绩给了我当头一棒,那年名落孙山。父亲问我,准备怎么办?我说:“我想复读”。

一个燥热的午后,我拎着行李和几个同学来到毛坦厂中学,开始高四。

人多,是我对毛坦厂的第一印象。学校虽有宿舍,但复读的男生是不能入住的。在离校1公里左右的地方,我们租了一间20平的房间,一个学期房租2000元左右。

那年,我18岁。

18岁,一个躁动、逆反和自以为是的年纪。在学校、家长和生意人的共同努力下,毛坦厂镇没有一家网吧。也听到过,学校抓了几个偷偷包车去隔壁上网的学生。从此我变得安分起来。

那一年,每个班有130多名学生。教室的一角挂着电子显示器,高考倒计时的三位数每天跳动,触目惊心。教室有摄像头,一举一动会被记录下来。教室太大、学生太多,老师上课要带着话筒,确保每一个学生能听得见。

那是每个人睡眠最好,却又最缺觉的一年。我无比痛恨火遍大江南北的那首《自由飞翔》。因为,那一年,这个歌声一响,意味着得赶紧起床跑着去教师,不然迟到会被罚站。

“你们来到这是提高成绩的,不是来玩的。”这是我所在的班级老师经常说的话。高四的课程表异常乏味,每天语文、数学、英语、文科综合排列组合。一年里,每天语数外一套卷子,每周文综2套卷子,8校联考卷、合肥一模、二模、三模卷等,每次班级和学校都会将成绩公布出来。

太刺激了。

高考倒计时跳到2位数时,毛坦厂镇躁动起来。不少家长带着孩子,请上几柱香,来到一棵叫“校之魂”的大树下,拜了又拜。

“神树”是我们回到租住房的必经之处。每每看到“拜神树”,我都难免嗤之以鼻。不过,在高考前的几天,在一个同学的带领下,我们也给“神树”烧了香、磕了头。

出发去城里参加高考前,我们一行人到一家诊所,诊所里排着长队,我们吊了点氨基酸。据说能补充营养,30块钱一瓶。

送考那天,数十辆大巴从学校大门鱼贯而出。小镇前来送考的商户、陪读家长围着大巴车,鞭炮声连绵不绝,坐在车上我和同学说:“我们这是打了鸡血上战场”。

那年,我们几个到毛中复读的同学成绩都提升了一档。除了填志愿那天,就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地方。只见它成了媒体上的“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甚至有人把毛中和发生过多起跳楼事件的富士康联系起来。

可同时,很多家长一边骂着毛中是应试教育,一边又把自家孩子往里面送。

有一位老师的话很中恳,他说:“这一年,就是把知识补上,还能学习吃苦耐劳的精神。这个精神有了,你在社会上也能吃得开。碰到点什么挫折,那都是小挫折了。”今天,你们用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应有的成绩,未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拼命的自己。时光一定不会辜负每一个向上生长的灵魂!

来源:综合新浪微博、中国新闻周刊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毛坦厂高三生返校!近两万人涌入小镇,孩子、家长,都在高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