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日记终结篇的题目是《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她对自己日记的定性就含在这个题目里。

善良的人们可能会觉得方方只是一个文人,她的武汉封城日记,只是根据她自己的视角做的单纯记录。但人家方方自己定义为那是一场仗,这是个充满意识形态的定性,难怪她的日记字里行间都是意识形态。

毛主席说:“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拼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

方方以自己的言行,反证伟人的洞察力能够穿越时空,比我们早看何止五十年。

方方日记终结篇的题目,就是把自己当成一个不拿枪的战士。

只是这个“战士”是用长篇小说反对土改,否定新中国体制合法性根基的人。因为没有土改合法性,自然也就没有了新中国建政的合法性。说方方反体制,并非像方方那样随意给人下结论。方方自媒体的头像酷似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标志,虽然是方方用来表达自己对新旧中国的一个态度,我们都没有作为方方反体制的证据,因为有她对土改的控诉已经足够定性了。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站在新中国的立场上,站在因为土改而受益的千百万农民的立场上,站在因为新中国受益的亿万人的立场上,方方就是那种虽然不拿枪但比拿枪的人更需警惕的人。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得到了话语权力量的全力支持,方方日记不但迅速在中国走红,而且走向全世界,被西方仇华媒体视若“珍宝”。方方日记终结后没过几天时间,中文版已经在海外出版,据称英文版在海外也很快就会上市。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日记这么受境外势力重视,是不是方方日记给了中国的对手诋毁中国最需要的弹药?公众自有判断。

这场仗,方方之所以说美好,应该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意思吧。

但结果真的有方方想的那么美好吗?方方现在还能发自内心的保持这种自信?

根据我看到的网络舆情变化,方方应该慌的一批才对。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的微博评论区这两天还是那么让方方不忍直视,当然,更让方方尴尬的是年轻人比例更高的B站。也不知道是方方的哪个支持者,玩了一把高级黑,把方方走出户外的视频发到B站,结果好心帮了倒忙,一下子让方方的形象谢幕在B站青年的弹幕里,果然比方方用力控评的微博评论区还惨。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原因本号也写过,因为方方的日记得不到年轻一代的整体认可,对方方日记最不认同的就是中国的新生代。他们是90后和00后,也就是方方刚定义的“新极左”。因为这些年轻人完全没有“精神跪族”们在80年代被“新启蒙”运动种下的自卑精神顽疾,更没有方方可能因家庭和个人遭遇而对新中国的那种情绪,所以他们通过亲身感受的中国进步,能够比较客观的比较中国和西方,因而是充满自信的一代。

对中国不自信的方方与对中国未来充满自信的新生代的价值观冲突,就在这场方方日记的舆论余波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得不到年轻人的认可,遭到年轻人的反对,是看不到未来的。就像方方微博留言区的那句评论:“未来是我们年轻一代的,你的日记注定不会影响我们对国家的信仰”。

方方感叹的所谓“美好”最多算“夕阳无限好,只是已黄昏”。

这个虚幻的“美好”,是中国“精神跪族”的一次回光返照,是自己给自己提前演奏的挽歌。

未来已来,但因为中国年轻人的选择,未来终究不会按照方方们希望的方向走。

年轻人是21世纪正在蓬勃生气的太阳,而一些人还把记忆留在过去,把情感留在民国,把未来的希望留给西方,他们还想引导年轻人跟他们一样,但实际效果,显然不够“美好”,而是一次相当彻底的失败。

所以才有方方在微博中的各种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表现,扣帽子、打棍子,似乎是方方面对以年轻人为主的质疑者的唯一选择。方方发明了多少帽子来应对批评和质疑,已经令人眼花缭乱到不知准确数目,好在有聪明的网友已经做成了图。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的这些招数非但不可能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反而把自己隐藏的那一面,一下子暴露了出来。于是我们看到极为讽刺的一面:方方极力控诉的那些东西,恰恰在方方身上都能找到,而且被方方发挥的最为淋漓尽致。

方方老控诉一个时代打棍子、扣帽子,而她自己是最擅长也最喜欢用的就是打棍子、扣帽子。这也让很多人思考:为什么方方反对的时代早就结束了,而越反对那个时代的人,自己的表现越像是被他们勾勒的那个时代人物反面形象。

方方喜欢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但她却不能容忍质疑和批评自己的声音。

方方塑造自己的反特权人设,但她自己就是喜欢享用特权之人。

方方说要起诉别人,但她自己就是不履行判决义务,还不无炫耀在微博上晒女儿撕法院传票的事。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方方要以反腐败形象吸引更多人支持,但她的别墅问题浮出水面,以那么低的价格拿到那么好的别墅,这里面有没有腐败,方方还欠公众一个交代。

方方在营造“反体制就是反腐败”的逻辑,但方方的别墅问题,如果最终证明里面有违规操作,造成国有土地收益流失,很可能就是证明反体制才是为了保护腐败成果的一个例证。

方方把向别人发起的进攻,变成向自己发起的一次次进攻,人设塑造的方方总是被真实的方方击溃。

这样的结果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方方,一个“以己之道,还施己身”的方方。

当方方自己一次次这么做的时候,让她的一切努力都充满了“伪”的味道。文字掩饰不了的“伪”,才是方方最大的包袱。她自己或者浑然不觉,或者视而不见,反正未见有丝毫收敛。

这样的人,以如此自相矛盾的文字,怎么可能说服年轻人?以为大陆青年像废青那么容易被洗脑?

质疑方方的人和方方并没有私人恩怨,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得不到任何一家媒体的支持,大多数人话语权很小,但依然在用自己微弱的声音,捍卫着这个国家的原则和底线。

方方说:“无数个人的声音,汇聚成时代的声音”。在方方微博评论区占压倒优势,删都删不完的批评和质疑方方的声音,就是无数个人汇聚成的时代的声音。显然,时代的声音不是方方希望听到的声音。

我们这些质疑方方的人和方方只有立场上的对立。他们站新中国体制的对立面,我们站新中国体制这一边;他们甚至站在中国的对立面,我们站在中国的这一边。

我们捍卫的是新中国的体制。新中国的体制是捍卫发展成果的最重要制度保障。失去了这些,也就跟前苏老百姓那样,失去了一代代先辈们和我们这一代共同创造的财富,以及我们的未来。

在我们眼里,方方就是一个不拿枪的敌人。在方方眼里,我们也是她的敌人。

历史告诉我们,还乡团一旦政治上得势,报复心极强。“茅草要过火、石头要过刀、人要换种”,这是历史上的国民党军一再实施的报复手段。被国粉极度美化的张灵甫,当年对解放区人民是犯下罪行的。在孟良崮之前,就屠杀了很多老百姓!在此摘录三段文字用以说明什么才叫惨无人道:

张灵甫所部进攻山东解放区时,任用日本军官佐家滕等之和松下一冠为军事顾问,在解放区内推行“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委任大汉奸,原伪沂州皇协军司令王洪力率还乡团为其引路进攻临沂。在解放区沦陷的十三个月中,杀害解放区人民民众16000多人,抓壮丁12万余人。

在进攻沂蒙山区的过程中,74师进入张官村时,发现了几双绣有红五星的鞋垫,便将做鞋垫9名妇女全部枪杀。

在孟良崮被解放军包围时,74师将附近许多村庄烧毁焚平,将来不及逃跑的村民枪杀。

那些心怀民国、想回到民国的人,没有不反对土改,不否定新中国的。他们不但没有一个是为了普通民众的利益着想,而且都是心狠心冷之人。否则,张灵甫这样的人,怎么会被拿出来美化?否则,重用张灵甫的民国,怎么会得到他们的支持?

只能说他们心里赞成张灵甫的做法,他们是和张灵甫一样的人。如果这样的人得势呢?他们的报复心比张灵甫能弱几分?

方方现在还只是一个不拿枪的“战士”,面对批评和质疑,为了引导“官方”进行干预,故意把自发出来反对自己的网友,说成是“有组织”。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

从这个意义上说,捍卫新中国的体制,不仅仅是防止中国普通人像前苏老百姓那样被一夜掠夺到吃饭都成问题,人均寿命都要下降好几岁,而且是保护我们这些质疑过方方们的人的安全。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成功。

中国新生代的选择,这次给了他们迎头一击。

为此心慌的应该不只是方方一人,还有方方背后的支持力量。动用了几乎全部的媒体资源,竟然还没有通过年轻人这一关,怎么可能不慌?

不管是个人还是集团,最怕的是年轻人成为自己的对手,因为这意味着希望不在自己这边。

这些,方方自己都能看得到。这就是本号为什么说,方方日记事件作为一次现象级舆情,因为年轻人站出来成为反对方方的主力,而成为一次重要的转折点,具有里程碑意义。

我们作为普通人,站出来发声,不只是在见证历史,而且也在参与历史进程。现在是真的人民自己教育自己,自发站出来捍卫体制,为中国说话。

这次事件是对新中国体制的一次投票,是在政治上宣判了方方们最终的结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方方那场“美好的仗”,结果真有她说的那么美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