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2019年的平安夜,悲伤惨烈。

北京市朝阳区民航总医院急诊科的杨文医生,在这一天,被患者家属孙文斌极其残暴的砍倒在血泊中。

如果没有这个意外,24日凌晨6点还在伏案工作的杨文,两小时后就要脱下白大褂,结束这天的夜班。

她将回到家中,和刚从美国飞回来的儿子一起过圣诞节——儿子在美国念书,这次趁着圣诞假期,赶回来和家人团聚。

51岁的杨文,性情温柔,大部分时间在急诊科的重症监护室工作。

民航总医院急诊科有近20名医生,谁也不会想到,这位对病人以细致温和著称的医生,在临床一线工作27年后,会以这样的方式,倒在病人家属的利刃下。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经过一天全力抢救,最终还是因为伤势过重,在隔天凌晨不幸去世。

事发之后,民航医院官方第一时间发了通告。

当时只是在医生的圈子内小范围传播,只有医生和医生家属比较关心这件事。

两天过去了,没上热搜,也没有很多人知道。

直到昨天,杨文医生的一位同事讲出了她被害的细节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才有人知道。

这根本不是一场医闹意外,而是一场残忍的蓄意谋杀。

这是近十年来,中国近300例伤医事件之一,但激越程度尤甚,也掀起了人们持续至今、夜以继日的感怀与愤慨。

据统计,自2001年以来,至少50位医务工作者因暴力伤医事件而失去生命,呼吁“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平安夜的这一幕更是一场极端、偶发事件。

孙文斌为何在急诊科掏出利刃?

他们一家究竟有何种背景?

血案背后折射出什么样的医疗运行机制?

在朝阳区定福庄一排排高楼的东边,有一处破旧的平房,掩映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里面。

这处平房盖于几十年前,安置的是当时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征用的一片农村用地的居民。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目前居住着20户左右,每户面积目测不到30平米,大多已被当时的拆迁户租了出去。

孙文斌的母亲,95岁的孙某氏,户籍就在此。孙某氏,这个名字,在那个年代非常常见,一些没有名字的女性,在婚后冠以夫姓,后以婚后名字报户口。

据住在平房的人和周边人的讲述,这一家人十年前就已经搬走了,搬去了附近小区。此后再也没见过年纪这么大的老太太。

据知情者回忆,因为脑梗塞的后遗症,孙某氏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

她大儿子曾是中国传媒大学的职工,任食堂经理,但前几年已经退休。他住在管庄路口附近的一栋塔楼里,阳台朝东,喜欢养鸽子。据北二外的保安透露这位大儿子总是开车进出北二外。

弟弟孙文斌和他不住在一起,也不太听他的话。

孙文斌就是民航医院的行凶者,55岁,是一个屠夫。

十多年前,孙文斌又养猪又喂牛,曾在通县东边租过一个农村的院子。他的养猪生涯并不顺利,老是死猪丢猪,经常到传媒大学食堂掏泔水。

据和孙某氏一个病房的人回忆,孙文斌和值班大夫拉过家常,说他下过海、挣过大钱、养过猪,也干过兽医,离婚了。孩子上学名额被有钱人顶了,卖过菜,还倒腾过服装。

在他的描述中,自己命运悲惨,所有人都对不起他。

95岁的孙某氏平时大多和孙文斌居住,偶尔也到孙文斌姐姐家住。生活拮据的孙文斌赡养母亲,不需要自己贴钱,很可能还有些补益。

出生于1924年的孙某氏,是一名超转人员。也就是指,国家建设征地农民户转为居民户的原农村劳动力中年龄超过转工安置年限(男满60岁,女的满50岁以上)。

超转人员,享受城镇退休老人医疗报销比例待遇。年满70岁以上,报销比例90%以上。除此之外,据《北京市征地超转人员服务管理办法》(下文称《办法》)规定,超转人员每月都享有一定金额的生活补助费。

据悉,虽然超转人员退休金不多,但拆迁后村委会还会给老人分钱,年龄越大,分的数额越多,包括股份收入、老龄收入,超过80岁还给一次性奖励。

为防止已去世的征地超转人员的家属冒领这笔收入,《办法》规定,街道(乡镇)超转人员服务管理工作经办机构对所管辖超转人员的健康及生存状况要做到每月一核实。通过生存状况核实,确认超转人员已死亡的,区(县)民政部门应按规定停发其生活补助费。

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12月4日,95岁的晚期肿瘤患者孙某氏突然呕吐不止、意识不清。于是,被几个儿女就近送往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

一位医生回忆,因病情较重,当天本要由急诊科转入肿瘤科病房,但正是年底,住院部肿瘤科的重症监护室床位已满,便留了在急诊科的重症监护室。

一位民航总医院的医生,在丁香园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了当时的情况:

“接诊的是急诊科的杨文医生。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与此同时,一个隔床的患者家属也在网络发表了一篇回忆帖子,和那位医生的回忆细节吻合:

“我们家老爷子14日肝脓肿进了民航,当时也在急救抢救室,这家子人就跟我们隔了一张床,孙文斌和他姐姐一起看着老太太。

当时说他母亲发烧,大夫开的点滴不对,导致高烧不退。一晚上,一直在找值班大夫说这事。孙文斌说自己懂医,就是大夫开错了药,导致的这种情况。”

在那位医生的回忆文章中:

“我们努力说服家属同意检查,证实病情本就不乐观,老太太全身重症感染(胃肠道、泌尿系、肺部)并伴有心衰、心肌损伤,加上基础病多、高龄、自身免疫功能低下,治疗效果不好预后差是肯定的。我们和家属交代病情,但完全没办法沟通。”

孙文斌尤其极端和情绪化,“总说老太太死了,我们谁都别想活。半个多月,我们上班都是忍气吞声、胆战心惊。”上述医生回忆。他当时的原话是,“我妈要是还不退烧,就把大夫弄死”。

“第二天早晨,孙文斌的大哥过来了,骂孙文斌说,你什么都懂,怎么把妈弄成这样。”

之后的半个月内,据北京民航总医院的医生回忆,一家人不接受疾病、不接受死亡,每天都会因为细微病情变化和怀疑医生用药,不停吵闹、辱骂、威胁。

“我们建议病人转院,建议家属走医疗鉴定,都不同意。他们就在抢救室天天跟我们干架”。

一连半个多月,医生们上班都胆战心惊。

24号凌晨5点多,在杨文医生伏案工作的时候,犯罪嫌疑人孙文斌悄悄的走到她背后,揪住了杨文医生的头发,接连冲着脖子连砍了数刀。

那段模糊不清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孙文斌手中的刀疯狂的割向杨文医生。而这一切的原因竟然只是医生没有按他的想法来。

下手有多重呢?有头颈科的专业医师说,一刀砍断了右侧颈的全部肌肉,气管,食管,静脉动脉都砍断了。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让人无比心寒的是,一屋子抢救病人的家属明明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没人上前来安慰一下医生,只有不停的催促他们自己的治疗。

外面好事的媒体和个人不停的打进医院的电话询问,没人知道,这部电话,还要打出去呼叫全院来抢救。

直到26号,杨文医生去世一天后,她的同事们还要继续给凶手的母亲提供医疗服务,还不能对其他病人的家属有一点情绪,她们还要尽全力的调集一切资源让老太太好好活。

但可以遇见的结果是,做好做坏,他们都落不得一句好话。

做好了,人们会说,没发生这件事之前想什么了的?如果没有这种事,会这么在乎老太太吗?

做不好,人们会说,病人是无辜的,医生一定没好好救治,把情绪发泄到了患者身上。

就这样,忍着悲痛,迎着恐惧,压抑着心中一切情绪的医生们,依然奋斗在一线工作。

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既愤怒又心疼。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你能想象出来这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吗?

换成任何一个场景下,都没人可以接受。

菜市场发生了这种事,有人敢继续催促着其他小贩赶紧卖他们菜吗?

银行里发生了这种事,有还会继续催着柜员马上给他们办业务吗?

没几个人会这么干,但偏偏在医院,他们就敢。

动不动就把自己的无理取闹归咎于医患纠纷,就连这次如此恶劣的行径,还有人说是医患纠纷?

这就是一场严重的刑事案件,一场有预谋的谋杀。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很多人不明白,当一名医生,到底要付出多少?

我告诉你有多难。

如果想成为一名医生,大学几年,他们至少要看这么多书。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要读很多年的书,再加上多年的实战研究实习甚至是拿自己做实验练习,才能真正开始做一名医生……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学医,能把一个柔弱的女孩打磨的比男人坚强勇敢,也能把一个男人打磨的比女孩温柔耐心。

而像杨文医生一样的副主任医师,要付出多少呢?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组数字。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19年的时间,才能从一个决心学医的医学生,一路走到副主任的位置。

杨文医生一个北大医学部的硕士研究生,一个长期从死神手里抢人的急诊副主任医师。

来自病人们对她的评价是温柔有条理。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对工作和家人,她则足够负责体谅。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然而2019年还有几天的时间,她却再也过不去了。

12月24日,她被刺伤,而那天也算个节日,叫平安夜。

只想表明一个观点:禁止任何人威胁医护人员的安全,是我们一定一定要重视起来的事情。

因为保护医生,就是在救你自己的命啊。

一个顶尖的医生,可以救成千上万个人脱离病魔,但却挨不过病人藏在裤腿里的尖刀。

医护人员入职那句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可以秉持一生的信念,但也抵不过舆论总向着患者,偏见总向着医生的信仰崩塌。

你可以一辈子没有医生的亲人和朋友,但你永远不可能一辈子不生病。

如果连医护人员的安全都保证不了,那谁还愿意做医生?而没了医生,谁给你治病?

也有人可能会喷,说什么现在的医生医德败坏,不给红包不做手术;医生就是该杀,要是医生负责一点老百姓看病不会这么难……

为什么总有人对医生怀有那么大的敌意?中国的医患矛盾为什么这么尖锐?抱怨看病难、看病贵,指责医生态度不好,质疑医生乱收费、医德差等等。

他们将对整个医疗制度的不满,或者对自己曾经不愉快的个别就医经历的愤怒,全都集中发泄到了杨文医生一个人身上。

最终得出:中国的医生医术不精、道德败坏,所以被砍被杀都是活该。

这种强盗逻辑有多荒谬,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这些人还会拿国外的医疗来作对比,说人家国外的医生水平多么精湛,态度多么好,而且是全民免费医疗,看病不用花一分钱。

仿佛中国的医院就是魔窟,国人全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而国外的医院就是仙境,外国人都在天堂。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首先我要说明一点,羊毛出在羊身上,所谓免费医疗不是说自己不花一分钱,而是在之前交的保险、纳的税,就已经把这个钱收上去了,只是说法不一样而已。

好的,我们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之后,再来探讨:如果真的看病不需要花一分钱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基于人性考虑的话,之前要自己花钱做的检查觉得没有必要就没有去做了,那现在不要我花钱了,那我也会做一个是吧?

之前能够忍受或者自己能够解决的感冒之类的小毛病,那既然不要自己花钱了,那我也去医院看看吧。

这样会导致什么结果呢?

医院看病做检查的人,极其多,医疗资源被极大地浪费和占用,那些真正需要救治的人,等待他们的是漫长的预约和等待。

这不是我猜测的结果,而是现实中真正发生的事情。

英国就是全民免费的医疗模式,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夫人曾在英国突发脑溢血,救护车在45分钟后才到,好不容易进了医院后,又被告知还要经历漫长的等待。

李光耀心急如焚,只好安排专机将夫人送回国治疗,并愤愤地形容这次就医经历“如入地狱一般”,怒斥英国的医疗服务是全世界最差的。

李光耀可以乘私人飞机回国医治,但普通的英国人,尤其是穷人呢?

也许他们能做的,只有等死。

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加拿大,因为从开始预约到与医生见面的时间长达两年,一名叫罗德翰(Inez Rudderham)的33岁女子,活活被拖成了癌症晚期。

两年前,罗德翰感觉身体不舒服,预约了医生体检,但这一等就是两年,等到终于轮到她的时候,一查已经是癌症晚期了。

罗德翰是个4岁女儿的妈妈,她哭着说,自己不想死,想好好活着照顾女儿,可就因为这漫长的等待,她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英国《每日邮报》曾报道过一件事,一位英国老太太在家中摔倒后痛苦不堪,立即拨打了急救电话,但救护车在整整23个小时后,才终于赶到。

老太太错过了抢救时机,不幸去世。

面对家属的投诉,急救人员给出的理由是:我们判断老太没有生命危险,就优先救助其他人了。

不难想象,要是我们国家的医务人员说出这样的话,舆论恐怕都会翻天了吧。

可在英国,这样的事简直不要太多,民众都习以为常了。仅2018年,就有超过2000起关于“救护车一整夜见不到”的投诉,而急救人员的理由都出奇地一致:病人又不会死。

当然了,英国也提出要改革,制度了宪章,为了防止患者候诊时间太长,宪章第一条,90%的患者应该在13周内获得专科医生诊治,其余26周内必须诊治。第二条,手术的等待时间不应超过18个月。你没看错,预约一年半哦。

这如果放在国内,你敢想象吗?

英国急救车等待的时间一般是十几个小时或者一天,那你知道中国急救车到达的时间是多少吗?

偏远的地方除外,市内一般是十几分钟,即使再远5分钟之内必须出发。

所以,那些期盼免费医疗的人,其实就是无知,不说中国现在的国情不允许,如果真的实行之后,情况会极其糟糕。

市场化的医疗制度,穷人更看不起病

有人可能会说,那既然免费医疗资源浪费严重,那不如市场化吧,就让市场决定收费。

美国的天价医疗费用,别说对游客了,就是对本土的美国人,也是一项沉重的负担。

莱昂·莱德曼(Leon Lederman)是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老年为了支付昂贵医疗费,以765000美元拍卖了自己的诺贝尔奖牌。

2018年10月3日,莱德曼在一家看护机构去世,享年96岁。

美联社的讣告下,有一条特别戳心的评论:

“这就是美国梦啊,得一个诺奖,然后为了看病只能再卖掉它。”

如果在中国,得了诺贝尔奖的人要靠卖奖牌续命,这还不是天大的新闻?

总有一部分人觉得外国的月亮最圆,不知道当他们对事实多一些了解后,观念会不会有所改变。

很多美国民众和海外留学生,连救护车都不敢叫,因为在美国,救护车的费用不在医保范围内,动辄几百几千刀,一般人根本付不起。

波士顿一名45岁女子下地铁时,整条腿卡在了月台和地铁的缝隙间,周围的人将她拉起来后,发现她的腿被严重撕裂,连骨头都露出来了。

可女子却哭着恳求路人不要叫救护车,因为那需要3000美金,对她来说是笔巨款。

那我们好好想想,如果看病全部向钱看齐会怎么办?那绝对会是看病更贵,更高昂。

虽是搞笑和自嘲的段子,却透着浓浓的辛酸和无奈。

如果你出过国,在一些国家待过,那么最想念的一定是祖国的医护保障。

所以有个网友发自肺腑地说:在国外待久了,回国去看老中医,都会觉得对方长得眉清目秀,就像看到天使一样。这种感觉不是短暂的,而是持久和与日俱增的。

很多人瞧不上的国内医疗,却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和必要时的救星。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我们国家的现状是怎么样?人多,但是人均收入不高,这就注定了,先收一笔费用再实行免费医疗或者全部市场化的医疗行不通。

因为人人都要看病,但是并不是人人都有那么多钱(所以论加入互助,拥有健康保障,是一件多么必要的事情)。

我们也做过很多医改尝试,比如曾经把一个医疗水平非常发达的城市所有公立医院全部改为私立,被评为医疗改革先锋市,十年之后该市的医疗水平倒退了20年,群众看病难,而且看病贵。

最后被迫重金重新修建公立医院,那次改革的评语就二个字,失败。

现在大部分的医院是公立,看病要出钱,但是国家会报销,这是最符合我们国家的国情,也是一个福利。

在中国,花几块钱或者几十块钱的挂号费,就能见到主任医师级别的教授专家,还能有这样的效率和速度,这在很多国家是不敢想象的。

和中国医疗制度最像的国家是印度,像中国这样的医患纠纷矛盾,发生伤医事件,在印度也是一样。

“印度的公立医院采用福利模式,因为大多数穷人没有医疗保险。这种政府补贴的医院必然会涌入无数的病人及家属。每个门诊医生平均一天要看350个病人,病人的素质参差不齐。因此,很容易推想到,在如此少的时间里见如此多的病人,服务质量会被牺牲。这就会让病人觉得被忽略,或者对体验不满意,一些病人或家属把愤怒转移到医生身上。”

印度医疗卫生协会一项调查显示,75%的印度医生曾经投诉遭口头辱骂,12%的医生曾投诉过遭肢体暴力。

中国和印度人口太多太多了,比起一个一个慢慢看,态度好,关怀备至,轻声细语,我们选择的是更高效和速度,因为没有什么比看好病更重要。

《人间世》的制片人秦博曾经在中国瑞金医院蹲守近两年,他统计得出,从2016年7月4日到10日,仅内分泌科4间诊室就接诊3692人。

而每个诊室上午下午都只有一位医生,每天要接诊131人,这意味着,每一个医生必须要高效。

如果一定要让医生花更多的时间在自己身上,一定要服务好,一定要对自己卑躬屈膝,那么这样的人最好是去私立医院,那里收费高,医生的态度很好。

之前有网友在私立医院看个感冒花了6000千多,生个孩子花了十几万,那里服务真的很好,不排队,但是你又要服务好,又不肯掏钱,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医疗不会出现便宜、高效、服务好的现象,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出现。

而且现在一个很严重的现象是,县城里面的医院根本没什么人去看,不管大病小病大家都喜欢往大城市去挤,因为那里的医生更专业。

所以你看,又都往那里挤,又要不排队,这怎么可能出现。

实际上医患矛盾的背后,是人性的矛盾

一些患者追求的是不存在的事情,就拿这次杨文医生被杀的事情来说,你母亲95岁了,身体条件很差,又要服务好,又要医生有回天之力,这是不存在的。

医生也是人,不是神。

医护人员的默默牺牲,

才换来我们的岁月静好。

在免费医疗制度或昂贵的医疗费情况下,西方国家医务人员活得很滋润。

美国医生收入是中国的几十倍,而且他们很少谈“责任”,他们更追求的,是人权,比如休假权。

而在国内,无论什么时候去医院,都必定有人值班,但在西方,尤其是西欧国家,每到节假日,尤其是夏季度假旺季,就会出现“人去楼空”的现象。

在法国南部沿海、意大利沿海地区,这种现象尤为突出,每到休假期,当地都会相应减少床位,有的小医院甚至直接关闭,可以说非常任性了,但病人对此毫无办法。

而我们这次无辜牺牲还被质疑的杨文医生是怎么做的呢?

她长期在急诊科工作,熬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夜。哪怕在除夕夜,她自己患上肺炎,高烧39.7度的时候,也在坚持上班。

还有自己输着液还在带病上班的医生……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以及累到不行的时候,往墙边一靠就能睡着的医生……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中国能够有现在这样的医疗成就,是一整个医护行业在默默牺牲,他们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牺牲自己的自由,奋力奔跑换来的。

医生的熬夜和辛苦程度,是很多人不敢想象的。

2017年6月,26岁的医生陈德灵猝死宿舍。

知情人士表示:陈医生经常通宵加班,猝死前刚值完一个夜班连白班。

从他的朋友圈可以看到,通宵达旦的上班、值班对陈德灵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像陈医生这样加班猝死的医生还有很多很多。

如果不是高度的责任感和对病人的关爱,谁愿意这样透支自己的身体?

在我们暴戾键盘侠的攻击下,好像我们的医生个个都是没有好处不动手术。

动不动就喊打喊骂喊杀,把医生逼到一个绝境。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亲眼看到,那么你就举报,如果只是道听途说,那么你就闭嘴。

那些把中国医疗骂得一文不值,但自己有病还是要去找医生的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和“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有什么区别?

不要让医生变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们是来救你的命的,而不是为了在你前面小心翼翼,卑躬屈膝的。

正如一位医生说的:

我读了那么多年书,受了那么多的苦,为的是什么?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帮助别人战胜疾病!不是为了卑躬屈膝、鞠躬下跪!

这次事件的发生,到了引起人神共愤的地步。

杨文医生还那么年轻,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考上名校,又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能成为一个手艺精湛的医生?

她上有老下有小,她的家人又该如何接受这个事情?

昨天我看新闻的时候,看到民航总医院的礼堂有400多人在追思杨文医生,活动的过程中,有医护人员掩面哭泣着走出来。

很多网友给杨文医生买了奶茶送过去。看到无数爱心人士给杨文医生送去鲜花。

还有医学生乘车2小时悼念杨文医生。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网上看了张图,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妈妈,我不想学医了,我不想救人了。”

其实这个女孩的后面还少了一句话,应该是:

“妈妈,我不想怀着一腔热血踏上行医之路,最后却命丧自己的信仰之下。”

其实每次看见出事后到处都在宣扬要提升医生的地位啊工资啊,要立法保护他们啊,其实心里挺难过的。

我有很多做医生的朋友,也曾问过他们,我说你们做医生的,最想要的福利是什么?

放个长假?还是多分点年终奖?还是期待名满天下,一屋子都是锦旗?

朋友说,做了医生,想有个长假,几乎是不可能的。至于名和利,只要做医生一天,就都没有什么大的用处。

如果让他许愿,愿望很简单很简单。

能多点时间陪陪家人,能在几十个不眠不休的工作后睡个好觉。

如果都不行的话,最起码让他每天忙了一天下班后,活着回家。

听着真心酸啊,我们高中就认识了,一起调皮捣蛋天不怕地不怕。时至今日,我还是老样子谁要和我刚我就和他硬刚到底。

但他呢?一个医生,卑微到和我说,只想下班之后,活着回家。

付出百倍的辛苦,不求百倍的回报,不仅如此,一个带给人安全和希望的人,却看不到自己的安全和希望。

我们之所以要坚持呼吁,是因为呼吁真的可以改变一些东西。

比如下次再有医闹,医院可不可以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侵犯他人安全隐患为理由直接给他们隔离开,而不是为了舆论让步,要做出给医闹更好的医疗条件。

比如社会是不是可以减轻对医生的偏见,对医护人员多一份信任,多一分理解。

他们是可以救死扶伤,是可以从死神手里抢命回来,但这也不代表,他们抢不回来,就要去见死神。

每个行业都可能有好有坏,但你要记住,唯独医生,面对每个生命,当真是拿生命来救死扶伤。

他们是最好的人,是救命的人,不是你迁怒的人,释放情绪的人。

天使原应归桑梓,人间但求无蹉跎。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最后,为杨文医生默哀,一路走好。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杨文医生被谋杀这件事,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