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4月8日,这两天被传“拳馆复工”引发冲突的某武林网红,在社交媒体上如此写道:

“这是中国第一战地记者!这是中国男人、50岁左右男人们的偶像!这是在中国有千万粉丝的真正英雄人物!这也是我最尊敬的‘徒弟’!……”

“我这次被黑,没关系,继续,继续你们那群小丑的表演!这次我必须和你们这些无良媒体干到底”。

原来,他所言的这位著名的战地记者,名叫唐师曾,他也是在其拳馆进行训练,所以自称是其“徒弟”。

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唐师曾是非常著名的记者,当年,他只身一个进入克战争采访,后因受战场辐射伤害,患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对此,唐师曾说过,“我自知不是勇敢的人,可我追求生命的质量,盼望有限的一生能尽量体验多种感受。”

关于武林网红近日回到自己的拳馆,其在各种出入证明材料齐全的情况下,因与门口卡点的一位大姐发生语言争执,后被投诉,监管部门认为其有“复工嫌疑”。

而他坚称他们只是拳馆工作人员来到馆里,打扫卫生,自己恢复性训练等,言下之意,只是在为未来的复工做准备。但此事却被一些媒体对视频掐头去尾,发到了网上。

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对此,唐师曾专门发了一个视频,谈了自己的看法,并力挺自己的这位“格斗师傅”:

“有人问我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报道用的关键词‘格斗馆私自复工,叫嚣体育局;一家格斗馆违法规定私自复工,员工态度嚣张称:我不是吹牛皮,我报名字什么什么……’”

“哎呀,我觉得不好这么说吧!我是做记者的,当了一辈子记者——可这段视频,没头没尾,看这样子,就是体育馆人家自己拍的。前面是什么不知道,后面有什么也不知道,然后硬生生加入一段导语:‘拳馆私自复工’——首先,是不是私自复工?我就怀疑!”

“因为,我就是他的徒弟啊!现在,大家都圈在屋里,因为我是身无缚鸡之力,我每天就是吃鸡蛋,然后,在屋里拿哑铃进行力量训练——我就是这个人的徒弟……”。

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我这个虚胖子,也要锻炼身体,我在他那儿报了名的,他复工不叫我?那不应该,是吧?我是他徒弟里边最能忽悠的,他不可能背着我复工,我对这个,第一点说他复工表示怀疑”。

“第二,他叫嚣体育局干嘛?他就是一练武的,体育局是政府的部门,这个题目就是挑事的题目!我就不会做这样的题目;而且,你又不是法院的,你也不是检察院的,不好用这种词,你应把敌我矛盾化为内部矛盾。这人,至少是个能人,你用这种词——他叫嚣体育局,就得逮进去了”。

“这样不好!自媒体不能为了点击率,就用这种忽悠人的题目:时间不明,地点不明,人物不明,前因后果不明——要是我,我还能辩白,我有400万粉丝呢,可这个人,人家说他是什么,他又不能辩解。底下的留言更是恶毒,说他是反这个、反那个——政府都没说他,你说得着吗?……”

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古人说:为渊驱鱼,为丛驱雀——不好给人这样下私手,特别是人家没法还嘴之力的时候,哎……”

……

笔者也看了这段“冲突”视频,当然也是掐头去尾版本的——此前,我也在一篇文章中说:

一是大家无论是谁,是民众或管理者,都越要在“非常时期”,越要控制情绪,越要理智,越要谨守法治精神;

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二是“非常时期”,首先要做好疫情防护非常重要,也是第一位的,但是,也要综合考虑各种危机的“次生灾害”,也就是说“法治之门”与“市场之门”不应相撞,而应互相扶持——为接下来的市场复工做好准备与服务,也是应有之义。

至于他因此与卡点的管理者等产生冲突,到底谁是谁非?或许我们了解了更多真相,和更为全面的前因后果后,就会如著名记者唐师曾这样,做出自己独立的思考与结论了。

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著名记者唐师曾力挺武林网红:我是他徒弟,说他复工咋没叫上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