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担心的事会发生吗?专家:非洲疫情扑朔迷离

(上观新闻)

过去一周,全球新增50万新冠肺炎病例。

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日前接受采访表示,如果印度和非洲出现新冠疫情流行,将是一场人类灾难.....全球病例数猛增警告我们,全世界要团结起来,帮助医疗资源不充足的国家一起抗疫。“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国家没有控制好”,这个病毒“就会向全世界蔓延”。

这一站在全人类立场的观点,将国内公众目光进一步聚焦投向非洲大陆。新华社报道,据非洲疾控中心的数据,截至东非时间6日17时,非洲累计确诊9457例,逼近一万例的关口。另据其他更新数据来源称,非洲确诊病例已达9867例,致死482例。

张文宏担心的事会发生吗?专家:非洲疫情扑朔迷离

编辑

根据对于非洲公共卫生水平的固有的印象,

有人担忧这数字是否仅是冰山一角,

也有人认为属实。

在疫情进程中,

非洲因何“扑朔迷离”?

除了人道主义立场,非洲疫情的发展对中国的影响因子如何?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专访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海外利益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汪段泳。

张文宏担心的事会发生吗?专家:非洲疫情扑朔迷离

编辑

汪段泳在乌干达中资企业开发建设的园区调研。

近20年来,呼吸系统传染病领域

非洲数据显示出的严重性低于其他大洲

张文宏担心的事会发生吗?专家:非洲疫情扑朔迷离

编辑

2015年,汪段泳在肯尼亚。

“对非洲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的监测,除了考量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及其他第三方数据外,关注英语、葡萄牙语、法语的当地主流媒体新闻报道,以及与当地人的交流,将带来更为立体翔实的观测视野。”汪段泳说。曾赴11个非洲国家进行田野调查的他,去年九月刚从刚果(金)回国。

早在二月初,上海外国语大学即组织研究力量开始对全球各地的新冠疫情进行连续性动态信息监测,工作开展至今规模不断扩大,内容持续丰富。当时非洲还未报道有确诊病例,但科研人员认为对这一医疗卫生系统最为脆弱的大洲保持高度关注极有必要。负责该研究方向的上外新闻传播学院王玲宁教授组织团队,依托该校独特的多语种优势,使用多种渠道直接获取非洲大部分国家的当地一手信息,保证信源的可靠、稳定、及时更新。汪段泳是项目组成员之一。

“我会用‘扑朔迷离’来形容非洲目前疫情的情况,”他说。一方面,非洲在公共卫生领域的能力确实处于低位,但上溯历史来看,近20年来,呼吸系统传染病领域,非洲数据显示出的严重性是低于其他大洲的。

“历次的呼吸系统传染病,如SARS、猪流感、禽流感等,非洲从感染率、致死率、感染人数等数据上看,都没有其他大洲那么严重,”汪段泳说,这其中,可能有非洲受当地现有流行病学数据监测能力上限制带来的“失真”,但也有其他因素需要考量。

举例来说,过去的一些呼吸道系统传染病,病毒有畏热的属性,非洲气候日照量大、平均温度高,对病毒来说环境并不友好。遗憾的是,目前看来,新冠病毒并未显示出明显的怕热属性。

其次,传染病的传播,对传播途径有一定要求,非洲一些地方交通设施不尽完善,这一短板却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病毒的脚步。举例来说,此前的埃博拉病毒,在西非三国盘桓了近一年,后来因为通过西非到尼日利亚的航班,才有了更大面积的传播,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三月中旬,世卫组织非洲区域办事处官员玛丽·斯蒂芬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相信目前非洲的确诊病例数量“是准确的”。“我不认为这个(确诊病例)数据是(实际病例的)一种低估。”她说。

不过,也有业内专家认为,当下全球肆虐的病毒,并没有对非洲网开一面,只是公共卫生检测和调查能力限制了数字的增长,以及向真实感染人数的逼近。

资金资源缺乏之外

还有意想不到的潜在风险点

张文宏担心的事会发生吗?专家:非洲疫情扑朔迷离

编辑

汪段泳在肯尼亚的农村学校与当地人交流。

事实上,更多人眼中,非洲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将是一个巨大炸药桶。2月14日,埃及发现非洲第一个病例。到目前非洲全部国家近万确诊,传递着一个危险的信号。

这个危险,具体是指什么呢?

“病毒的流行病学特征对所有地区都是一视同仁的,但是在非洲,可能造成更大的伤害,”汪段泳说。本身公共卫生资源资金的缺乏,仅仅是因素之一。

举例来说,现有的全球病例中,新冠病毒肺炎在有呼吸系统疾病、心血管疾病基础性疾病的患者身上,往往带来“暴击”。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心血管疾病在非洲很多地区高发,特别是北非,其人群肥胖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此外,传染病的阻断对卫生条件有较高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指标中,有一项“不安全的个人卫生条件引发的死亡率”,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这个数字是全球最高的。当地洗手设施的普及率仅为10%。

从基础设施上说,非洲一些地区的通电率不到百分之一。对于检测人员、医疗人员的工作,以及药物的保存、运输,都可能造成阻碍。

在很多时候,非洲传染性疾病的控制和阻断,依赖国际社会的援助。统计显示,一般资金援助占其中的1/4,直接的药物方面的援助月占3/4。

“即使疫苗研发成功进入临床了,一些最脆弱的国家,往往也是最晚得到疫苗的那一拨,”汪段泳解释,客观来说,一般不那么脆弱的国家,出于保护本国国民考虑,会提前与研发机构、药品企业等签订远期交易合同,确保尽早足够供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张文宏担心的事会发生吗?专家:非洲疫情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