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4月8日零点,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第一辆小客车驶出“武汉西”高速路口。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收费站,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

被封禁了76天后,武汉的“解封”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4月8日0点,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解封离汉高速通道,有序恢复对外交通”,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车辆鱼贯而出。

这一刻,武汉和这个世界又联通了,很多人和这个世界也重新联通,流动开始了。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距离4月8日零点还差2小时,王彩霞就驱车赶到了“武汉西”高速收费站。她算是第一辆车,随即被记者团团围住采访。

王彩霞个头不高,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颇为干练。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又一个细节,全程笑着,没有任何厌烦。

她说,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就先过来看看,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4月7日深夜,王彩霞在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一直在海南工作。春节前两三个月,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

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但在海南工作的她,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人传人”,然后接着武汉宣布“封城”,她才觉得情况“非常严重”。

她本打算大年三十回家过年,但此前一天,武汉宣布了“封城”。

她说,听到“封城”,有些失望,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呆在家里。”

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全副武装,心里都是吊着。”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

王彩霞说,“封城”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很多地方买不到。”因此,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

她一度以为,武汉“不用关闭太久”,最后不料困居武汉两个多月。

出城这一晚,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车里男乘客很激动,举起手臂狂喊“武汉加油”。

进城人:“进来还能出得去吗?”

通道开启后,出城车辆络绎不绝,进城车辆寥寥无几。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

驾驶员是个中年男子,他打开车窗问,“进来还能出得去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才提速进入武汉。

他叫付远军,从荆州江陵开了将近四个小时过来,是为了给一位叔叔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取药,且必须于8日下午2点前送回。

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药物“都是进口的,只有武汉有。”

来之前,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也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他不进城。

虽然也知道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但他还有些怀疑,“问一下工作人员安心。”。

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他说“心情相当愉快、相当高兴,放下了顾虑、包袱。”

遗憾的是,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自己住车里安全,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好,尽量不打扰别人。”

他说,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劝导居民少出门、不聚集、戴口罩,也一直关注着疫情。看到数字降为0,各个地方陆续解封,“我当然很高兴,我们湖北人很高兴,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

谈到任何感想,付远军都用“高兴”一词,至多“那是相当高兴”。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

电话采访临末,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你们也辛苦,把我们武汉、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韦皓月正坐在一个“武汉西”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她返岗才一个星期。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1月19日,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当天一早醒来,发现武汉封城、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

“武汉西”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为了安全,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免费不免服务”,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便于清洁车辆轮胎;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有时候,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登记信息等。

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单位发出号召,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帮忙测体温、送菜等。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4月8日凌晨,韦皓月坐在岗亭里,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

此刻,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伸向远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