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医嫌犯姐姐回应

12月24日早晨6时许发生在民航总医院的伤医事件引起社会的极大关注。而网上流出的一段监控视频,记录了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杨文被孙文斌残忍杀害的情形,更是引起人们极大的震惊。

28日上午,国家卫健委法规司司长赵宁在回答有关该事件的提问时说,“这个事不是一个医疗纠纷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

杀医嫌犯姐姐回应

网上流出的一段监控视频(截图),记录了杨文医生被孙文斌残忍杀害的情形。

为何产生矛盾?杀害医生的刀哪里来的?

28日下午5时许,在位于朝阳区定福庄南里的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北二外”)家属楼,《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孙文斌的姐姐孙英家中对其进行了采访。

60岁左右的孙英称,她家共有兄弟姐妹五个,她排行老四,而55岁的孙文斌在家中年龄最小。孙父已在早先几年去世,其母魏某今年95岁。孙文斌早年曾在“北二外”做过印刷排字工人,后辞职,并做过养牛、养猪等,但都赔本,后来离了婚。

目前无业的孙文斌自己在外租房子住。曾与孙文斌在“北二外”共事过的一位学校员工称,孙文斌平时“不太爱说话,也不惹事”。

孙英说,12月4日一早,她和孙文斌将本来与其大哥、大嫂一起居住的母亲魏某护送到民航总医院急诊科,目的是“想给老人输点营养液”。当天值班的大夫正是后来遇害的杨文副主任医师。

孙英称,在来到民航总医院之前一段时间,魏某曾因“有些喘”,在朝阳区小庄医院(北京市朝阳区第二医院)住院,出院时身体各项指标检查合格。而在民航总医院急诊科输液后,本想离院的魏某因状况不佳而在该科继续治疗,身体情况却越发糟糕,出现了高烧不退、昏迷等情况。

而关于魏某的病情,医疗行业新媒体“医学界”在报道中引用了民航总医院急诊科一位医生的描述:“患者95岁老年女性,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12月4号杨文医生首诊的,病人来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孙英说,他们和医院的另一矛盾在于能否将母亲从急诊科转向住院治疗,但得到的回应是医院没床位。她说,在急诊治疗下去意味着无法使用医保而需要自费,但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好。据孙英介绍,随着母亲病情每况愈下,医疗费用不断增加,让孙文斌不满,他总是唠叨,“想住院又不让咱们进,医院就想置咱们于死地,让咱们把钱都花在这儿,倾家荡产”。

事发当天凌晨,魏某再次出现“喘得很厉害”的情况,其他医生给开了药,但不见好转。当晚,孙英和孙文斌轮流陪护,孙文斌负责后半夜,此时正值杨文当班,最终发生了杨文被杀害的悲剧。孙英称,事发前孙文斌没有透出要杀害杨文的迹象。至于刀是从哪里来的,孙英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值班医生讲述事件经过 患者家属没有任何愧疚

28日在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央视新闻记者见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值班医生,他说事发当天他就在现场,并向记者讲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患者家属曾拒绝一切检查,多次与医生吵闹

患者是95岁老年女性,12月4日入院的时候,患者脑梗塞后遗症,纳差、意识不清。当时是杨文医生首诊的,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医生一直说服家属让患者接受检查,但家属多次拒绝。医生和家属交代病情,家属无法接受疾病,不接受死亡的可能性。每天都会因为一点点的病情变化和怀疑医生用药而吵闹。

而“医学界”在报道中引用杨文同事的话说,孙家“不停地吵闹、辱骂、威胁”,“他们就在抢救室天天跟我们干架,小儿子尤其极端和情绪化,总说(如果)老太太死了,我们谁都别想活。”

12月24日早上六点左右,犯罪嫌疑人找到正在值班的杨文医生,双方交流了几分钟,尖刀就扎向了杨文医生的颈部。

专家:杨文医生治疗过程规范,方案合理

究竟杨文医生对患者的诊断和治疗存不存在失误呢?

记者在医院了解到,在对患者进一步治疗中,专家看了病历,调取了检查结果,查看了患者实际病情。结果显示,杨文医生和同事的治疗,过程规范,方案合理,患者的情况较入院有了一定好转。病历中曾经好几处记载家属多次拒绝检查和治疗,造成诊断治疗过程很困难。

医生介绍,杨文医生遇害后,患者家属没有表现出任何愧疚,没有任何道歉的话。但是医务人员仍然尽心尽力地为患者治疗。就在医生准备再请专家进一步治疗的时候,患者家属自行签字离开了医院。

当记者问这位医生,杨文医生是一个怎样的人时。医生情绪有些激动地说:“这个事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杨文大夫是很好的大夫,所有患者都对她绝对好评,她这个人是很温和的,她不喜欢跟别人吵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杀医嫌犯姐姐回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