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开栏的话

同在一条街道,同住一个小区,往日可能互不认识,或仅是点头之交。

当疫情来临,武汉“封城”,绝大多数武汉人只能宅在家中。这一个半月来,那些“最熟悉的陌生人”从未变得如此重要。

他们是小区微信群里答疑解惑的热心人;是为了团购食物忙前忙后的志愿者;是关键时刻解燃眉之急的及时雨,甚至平日里夫妻关系、婆媳关系也在发生变化……

武汉的街巷坊间,各种家长里短、温情小事在这里交汇。

从今日起,楚天都市报推出专栏“宅家琐记”,专门讲述疫情之下武汉人身边的生计故事,记录这一段特殊的历史。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特殊时期,

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作为一枚武汉人,怎么能够没有热干面?”

当武汉市民吴女士在朋友圈晒出三张诱人的热干面照片,立刻引来一群好友点赞。有人评论说,现在能吃上热干面的都不是一般人。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吴女士的朋友圈截图

这当然是玩句笑话,但吴女士说,自己时隔一个多月再次吃到热干面,真心不容易。

特殊时期的“爱马仕”

2月24日,当吴女士吃到原汁原味的热干面那一刻,激动的心情溢于朋友圈。

“50多天没吃了,欠得慌。”吴女士说,作为一名武汉人,热干面是她的心头好。因为自己坐地铁上班,过早不便吃面食,“封城”之前她已有些日子没吃热干面了。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吴女士团购的热干面

“封城”之后,吃热干面更是一种奢侈。

“自己在家里下面,用芝麻酱拌,但味道就是不像。”吴女士说,热干面的精髓在于掸面,不是掸出来的面,吃不出那个味。

直到2月22日,吴女士从邻居那里得知,小区有人在组织团购热干面,而且是那种已经掸好的面,还有现成的佐料。

吴女士毫不犹豫了加群下单,还特意团购了小葱,搭配她心心念念的热干面。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吴女士团购的热干面

吴女士住在百步亭金桥汇二期,组织这次团购的业主燕女士将热干面称作“特殊时期的爱马仕”。

因为疫情,燕女士一直呆在家里,分外想念热干面。

“之前在一些小区团购群里,很多邻居都说想吃热干面。”燕女士说,她浏览微信时,发现可以团购热干面,便提交了登记信息。

当时的物流不是很方便,团购的门槛也比较高,一次需要100份。燕女士此前也没做过团购,心里并没有底。

她请几个热心的邻居组建了一个专门团购热干面的微信群,短短半个小时,就有200多人加群。大家在群里接龙,80多名业主下单订了105份热干面套餐。

燕女士给自己手机设置闹钟,23日早上9点准时在手机上抢购。商家发布的5000份热干面套餐3分钟之内被抢完,燕女士幸运地抢到了。“一下就被抢光了,武汉人民对热干面爱得深沉。”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燕女士团购的热干面

抢单成功后,燕女士忙着和商家、运输司机对接。

货到了小区后,燕女士和另外4个志愿者帮忙分发。担心人群聚集可能发生感染,燕女士采取在群里叫号取货的方式,让大家轮流下楼领取热干面。“大家都很配合,1个小时就把货发完了。”

当天晚上,就有不少邻居在家里吃上了热干面。

“就是平时过早的那个味道,大家也更加怀念封城之前的生活。”燕女士笑着说,邻居们都开玩笑说现在的热干面就是特殊时期的“爱马仕”,大家都很感谢她,自己的辛苦付出很值得。

从“团长”到“店长”

一次团购不过瘾。23日晚上,燕女士又组织了一次团购,之前没来得及“上车”的邻居们纷纷下单,一解对热干面的相思之苦。她甚至还组织了一次团购海底捞自助火锅的活动,也颇受大家欢迎。

从22日至今,燕女士一共组织了6次热干面团购。而自己也从“团长”升级成了“云店店长”。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燕女士的朋友圈截图

“之前的团购每次只能买一种商品,而且量很大。成为云店店长后,一次可以买多种商品,更方便了。”燕女士说,她成为商家在小区的云店的店长后,会把团购商品的海报发到群里,大家可以扫二维码下单,商家隔天就会送货上门。每个人的订单都用纸箱包装好,不需要燕女士和志愿者们分发,效率也变得更高了。

因此,小区业主们的早餐也变得越来越丰富,除了热干面,还有烧麦、包子、馒头、香肠……

商家有时会送一些香肠等赠品,燕女士会在群里发红包,将赠品送给手气最好的人。

货比三家吃上平价面

为了让小区的居民吃上便宜的热干面,家住洪山区张家湾街青菱城市花园的龚女士等志愿者操碎了心。

青菱城市花园是经济适用房小区,位于三环线边上,大家采购物资不太方便。小区很多住户都是老年人,不太会网购,买菜更难。龚女士成为一名志愿者,帮老人们买菜,还自己捐款帮一些生活困难的老人购买爱心菜。

吃菜问题解决了,很多人想吃热干面。龚女士一打听,现成包装的热干面10元一份,很多老人吃不起。龚女士到处打听,菜市场有一家店铺还在卖面。她要来电话联系了老板,查看了操作间的卫生情况后,龚女士开始跟老板谈价格,请他按平时的价格卖给小区居民。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龚女士发起的团购接龙

“老板说原料厂商涨价了,最后一斤涨了一块钱。”龚女士说,4元一斤的热干面,一斤可以做四碗面,大家还能接受。面条搞定了,没有芝麻酱咋办?龚女士请面店老板联系芝麻酱供应商,志愿者们谈价格,将25元一瓶的价格砍到18元一瓶。

面店人手不够,龚女士等志愿者们帮忙打包、分发,终于将平价的热干面送到了小区居民的餐桌。

为了让大家吃上热干面,家住汉口花园的李女士也想方设法。根据邻居们提供的热干面品牌,李女士去厂家的微信公众号查找电话。团购到热干面后,她和其他业主一起叫号分发。“邻居们吃了以后很感谢我,能帮助到大家,我很满足。”

来源:楚天都市报

记者:满达

制图:钟平 向迪维

编辑:邬晓芳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宅家琐记 | 特殊时期,馋人的热干面自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