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据《纽约时报》刚刚发布的消息称,布雷特·E·克罗齐耶的新冠病毒测试结果为阳性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舰长的使命与担当

舰长文化,在欧洲的大航海时代、地理大发现时代逐渐成型。舰长这个身份,意味着将全舰设备与所有舰员的安危扛在肩上,其言行与抉择,事关生死。

那么,一个优秀的舰长,是什么样的?

当美国海军上校布雷特·E·克罗齐耶(Capt. Brett E. Crozier)猝然被美国海军部解除舰长职务后,他即将从机库甲板的栈桥黯然离舰。而就在同时,他不惜牺牲个人前途的努力,也正逐渐展现出效果——他麾下的水兵们,也终于得以离舰进行检疫隔离,许多水兵换好了平民服装,背着背囊也准备离舰。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戴着“蓝岭”号舰帽的克罗齐耶

在水兵们自发拍摄,迅速被境外视频网站依照“违反网站政策”而删除的视频里,我们看到了平时极为罕见的一幕。在海军中,高级军官/地方长官登离舰有个仪式,需要敲响船钟、吹奏水手哨,组织仪仗队迎送,仪仗队规模按照军官/长官的级别组织。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美国海军上将来访,登上我军054A型导弹护卫舰,便有这种迎送仪式

克罗齐耶只是海军上校,被革职前也只是航空母舰的舰长,其平时登离舰,无非是岗哨(武装更)迎送,水兵以个人身份敬礼。但当已被革职的他进入机库之时,机库中、甲板上的水兵自发肃立,自觉组成了超大规模的超级仪仗队,送别这位海军上校。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虽然队列不整齐,但是这种自发的仪仗队,令人动容

这个“仪仗队”因为许多人换上了平民服装,也未及整队,显得不那么整齐甚至有些滑稽;但是这个仪仗队的规模,远超过舰长职务及其海军上校军衔的限度,是许多海军上将、海军军种上将(海军元帅军衔)终其一生都没有见识过的超级排场与非凡阵仗。当克罗齐耶登上舷梯栈桥离舰时,肃立的水兵们拥了上去,齐声鼓掌,并一同高呼“克罗齐耶舰长”。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十米栈桥送舰长

我们固然可以说,克罗齐耶的海军上校军衔并未被褫夺,喊他“Captain Crozier”喊的是他军衔。但军衔一般用作上级对下级称呼,或者在不知道对方职务时的称呼,其麾下水兵们对克罗齐耶所喊的显然是职务——即使他的舰长职务已经被海军部解除。我们可以从法理上说,美国海军核动力超级航空母舰“西奥多·罗斯福”号上出现了“群体性抗命不遵”行为,如果你愿意,可以简称之为“兵变”(mutiny)。

也许正因为如此,外国视频网站才会如此如临大敌地迅速删除相关视频。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我就把释义截图放在这里

克罗齐耶是庞大美国战争机器中的一份子,正如“西奥多·罗斯福”号核动力超级航母只是美军航母舰队其中一员那样。他所作所为的代价是很容易依据常理推断出来的,但他的求救信所赢得的爱戴与尊敬,是令人始料不及的——既因为新冠疫情严重,也因为他敢于抛却个人前程,为部下谋福利。“罗斯福”号上冷暖自知的水兵们,自然也知道谁是真正把自己性命与健康记挂在心头的人。

从未预料到,自己会因手握大国重器、磨刀霍霍向中华的一位美军上校而心有所感。就此,我整理了近期所搜集到的信息与资料,尝试厘清克罗齐耶的思维轨迹。

舰长的行为军法不容,必被惩处

这是首先要明确的一点。

当第一次看见布雷特·克罗齐耶那封信时,我最初反应是反复查验信笺上有没有什么涉密标识——看起来就是普通信笺。

而浏览完信件,我在办公室里和小伙伴们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位舰长的勇气着实令人敬佩——他这是牺牲自己职业前途,为手下水兵争取生命权益。但是跳出军队系统直接披露信息,他肯定要被惩处,至少会被停职。”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克罗齐耶在“罗斯福”号上

军队信息传递往往强调保密,这与民政部门区别相当大,即使所谓“军事信息透明”,其对应的信息接收方也是军队、至少是政府、绝非公众。而在军队的信息中,高级军官所接触的信息保密程度往往更高,需要更加严密的防范被媒体所获取,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

求救信虽然看上去是向上级求告,希望提供抗击传染病应有的协助;但从信笺选择、内容撰写到信件发送方式来看,克罗齐耶从一开始就计划将这份求救信公开:比如信中虽然竭力描述航母上疫情之恶劣,但绝口不提具体精准的数字,似乎是有意识规避违抗命令,规避信件的后果;而就在信件公开的同时,即刻就有“舰上匿名高级军官”向媒体表示,“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已经有150到200名舰员在新冠肺炎检测中呈阳性。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克罗齐耶标准照

可以说,克罗齐耶的这番动作是违背军队这一类组织运作常理的,是在任何国家军队都会受到惩处的行为。

然而这个结果我也只猜对了一半,因为按照美军之前的习惯操作,即使是影响巨大的恶劣丑闻,其处理也会相当平缓甚至低调,比如停职调查个半年一年,在风波相对平息之时公布其最终结果。未曾预料到的是,事件翌日克罗齐耶即被革职。其所遭遇的处理是如此的凌厉与迅捷,是之前所罕见的。

也许是一如其代理海军部长所说(详见文末),整个美国海军已经在努力回应他的求救了,他竟然还要公开求救;或者毋宁说,美军高层早已明令要求,各单位要隐瞒新冠疫情状况,不得对外公开情况,尤其是检测阳性的具体数字……这才导致美军高层恼羞成怒,对克罗齐耶舰长处理如此严厉果决。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综合几次三番禁止部队单位公开检测数据的消息,克罗齐耶必然知道自己所为,风险甚大;而正是因为有之前这番明令要求,克罗齐耶名为求救,却把信息捅给媒体,实为抗命不遵,有违军法,不仅仅是前文所说的“会受惩处的行为”......

分析上校舰长的动机前,得先知道航母上还有一位少将

网络上有许多评述,在认为克罗齐耶的行为会被惩处的同时,也觉得此人有沽名钓誉之嫌,是在捞政治资本……这一点我并不同意。

如果是沽名钓誉、捞政治资本,那很少会有不惜代价真把自己完全搭进去的;如上文提及克罗齐耶官至航母舰长、海军上校,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行为的严重后果——向媒体公开本单位疫情状况,是违背军队指挥结构常规操作,因为有命令在先,他还并直接违抗了命令,是必然会受到军法处置的。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目前为克罗齐耶发声的人里,比较有意思的是美国海军“衣阿华”号战列舰原舰长,退役海军上校拉里·希奎斯特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希奎斯特表示:白宫行政部门领导人侵入了指挥架构,故意隐瞒现实,只为了给总统看一个虚假的好状况:

“大家听我说!特朗普总统并不想让大家这样受苦……”

一如之前翻译其信件全文时所评述的那样:作为舰长的克罗齐耶所写求救信里,信件格式工整、用语规范、言辞谦卑。但是,信件的字里行间透露出强烈的情绪,确实是紧咬着后槽牙、满含愤懑说出来的话。当然到没到“字字泣、句句血”的地步,还得等“罗斯福”号舰员彻底的检疫情况出来才能知道——当然现在看,怕是出不来了。

代理海军部长莫得利说克罗齐耶的行为“产生反效果”、“判断力缺失”;美国军队统帅、总统特朗普说克罗齐耶写信“很糟糕”、“本可以打电话提建议”。如果军队内部常规的上行下达渠道有效,如果克罗齐耶能够按照程序获得他所需求的防疫支援,他完全没有必要出此下下之策。

作为一艘航空母舰的当家人,恐怕在克罗齐耶心里,正常上行下达程序早已失效——是的,其代理海军部长说了,克罗齐耶之前就提出要求了(previous request)。只要美军基础架构尚在,克罗齐耶可以分分钟“上达天庭”;而克罗齐耶的无奈却无比真实:他眼睁睁看着麾下水兵从几个感染,到几十个感染(这是美国官方承认的数字),到上百人感染,他早已试过所有的办法,高层却始终无动于衷——为今之计,只能选择这种明确违背常规、更明确对抗命令的办法,试图拯救他的舰员们。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克罗齐耶要“上达天听”非常容易,他最终选择如此“积极”的办法,是有其原因的

也有人说,“西奥多·罗斯福”号上的疫情已经如此严重,反正到头来克罗齐耶也会受到惩处,还不如提前把脓包戳了:这样固然会被处罚,但至少挟舆论自重,还捞了个好名声。实际情况远没有这么简单。

由于高层已经命令美军不得对外公开本单位的新冠疫情,克罗齐耶舰长所指挥的“罗斯福”号是不是美军各单位中疫情最严重的,我们无从知晓;向媒体透露舰上已有150到200名水兵在检测中呈阳性的“舰上匿名高级军官”究竟是舰部人员,还是编队指挥部人员,我们也无从知晓。

如克罗齐耶在求援信里所表达的那样,虽然传染病在其舰上蔓延无法控制,但这艘航空母舰仍然具备作战能力,舰上的指挥系统结构并未因疫情受到破坏,航母编指部门就在舰上——TFCC(旗舰指挥中心,Tactical Flag Command Center),当然也包括舰长的直接上级,编队指挥官。

而莫得利在宣布将克罗齐耶解职的发言中,提及相关指令是由舰上的航母打击群司令,海军少将斯图亚特·贝克(RDML. Stuart Baker)执行的,这位海军少将的住舱,距离舰长住舱仅一条走廊之隔。按照克罗齐耶信件里的内容,其舰部始终就防疫问题与编队指挥部门有着充分的交流,航母打击群指挥官贝克海军少将不可能不知道舰上的状况。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和舰长就隔着一条走廊的航母打击群司令斯图亚特·贝克既然编队指挥部门在舰上,那么透露“150-200人确诊阳性”的“舰上匿名高级军官”嫌疑范围自然大了不少,但依然没几号将校能被称作“senior officer”的,美军要查仍然很简单

航母编队指挥部门固然不负责航母的日常管理,但是克罗齐耶的直接上级编队司令就在舰上,甚至两人办公室(住舱)物理距离都很近,编队司令有充分的第一手资料来决断疫情蔓延是不是舰长的过失。也就是说,如果克罗齐耶继续执行高层的命令,他不会、也不应该受到惩处,或者说惩处力度在一众美军单位主官中也不会特别显著或者严重。

疫情当前的美军,首先想到的不是人命

然而克罗齐耶为了其麾下水兵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还是赌上了作为海军军人的职业前途,乃至人身自由。其实他在信里信外,体现的无非是“讲求科学,尊重生命”——应对传染病疫情时所需要的基本态度(莫德利宣布命令时,除了对公开信批判一番之外,也没有表示舰长本人的抗疫指挥有什么不妥)。然而这在美国各层级各部门领导/长官身上......那都快成了像金子一样珍贵的机会。

之前舰员集体送别克罗齐耶的画面出现在网络上时,中国网友第一时间的反应是——这么多人不戴口罩聚集?太危险了!你们舰长赌上前程乃至自由换来的机会,怎么就这么浪费?也有一些网友表示——克罗齐耶这一招真是高明,因为被革职而离舰而去,是金蝉脱壳、逃离“毒巢”。

虽然很多国家早就证明了即使确实没有染病,佩戴口罩也是非常有必要的,然而直到最近,美国人才开始考虑不分感染或未感染,全民都佩戴口罩。所以说,“讲求科学”也是分国家分地区的,作为美国人的克罗齐耶依然有其局限性。克罗齐耶在信中虽然提到了防护器材缺失问题,但其更专注于对炊事餐饮人员以及岸上隔离区工作人员的防护器材,因为这些人有可能或已经更高频次、更长时间接触患者。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4月3日,另一位同样穿海军制服的“美帝好人”,公共卫生军官团的医务总监Jerome Adams正在教公众怎么制作简易口罩

之前说过,现代海军舰艇应对核生化大战的超压集体三防能力,恰恰无法应对这种潜伏期很长、传播能力极强的传染病,难以控制其感染范围。上级制定防疫措施时对这些客观情况的漠视,使得“罗斯福”号航母上的情况闹到如今的田地,其中“讲求科学”态度的缺失依然只是次要原因;究其根本,美国高层缺乏“尊重生命”的态度。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在专门针对传染病防控而建设的江苏省传染病医院里,其病房通风系统是仅在病房内流通的,和常规的中央空调区别很大(截图来自日本导演竹内亮的《南京抗疫现场 第二部》)

比如在宣布将克罗齐耶撤职的新闻发布会上,代理海军部长莫得利先是直接指责他的信件是抢功,接着又提到了“(他的信件)让人怀疑舰艇的作战能力与作战安全有问题,让对手们有胆量利用这一机会”——说得跟你不让人家说,对手就不知道了一样。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既然死亡不可避免,那么复工就非常重要啦!

航母上、本土基地里,先后出现传染病感染病例,先摁住不准继续通报,即使报了也往少报。在克罗齐耶舰长用求救信把真相挑明之前,美军高层在想什么?想的自然是维系其颜面与利益,通过隐瞒、无视航母上已经失控的传染病疫情,确保航空母舰在热点海区的存在,维系航母依然具有作战能力的表象。说白了,“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下至新兵,上至海军少将,他们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根本不是美军高层考虑范围之内,或病或死又如何?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在克罗齐耶写信求救之后,美国星条旗报网站(美国国防部所属,地位相当于中国军网)上刊登文章:群体免疫能让航母保持战斗力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2003年,战地美军组织集体阅读《星条旗报》,学习小布什总统讲话精神“

《星条旗报》此番表现,倒是证明五角大楼“航母防疫你不行,操纵舆论第一名”

美军高层的命令就是这样泯灭人性、草菅人命:只要疫情报告不公开,哪怕公开了就说个很小的数字……谁会知道航母水兵们正遭受传染病的侵袭?谁会在意?

“我知道!我在意!”

“西奥多·罗斯福”号(前)舰长、美国海军上校布雷特·E·克罗齐耶,放弃自己的前途甚至可能是自由,挺身而出、大声疾呼。

不是结尾

按照代理部长等美海军高官的看法,克罗齐耶的求救信似乎对美军大有害处,破坏了美军抗疫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将不可外扬之家丑公诸天下,让美军家属忧心,让美国对手了解航母现状,从而“‘恶’向胆边生”。然而实质上,当新冠病毒肺炎肆虐全球时,美军乃至整个美国高层,对疫情与战斗力辩证关系的理解都是肤浅而短视的;克罗齐耶才是美国海军内部真正明白何谓“抗疫不误战斗力”的代表。

无论哪个国家的军队,当前首要任务肯定是抗击传染病传播,作为既有世界秩序的掌控者,美军高层本该注意从根本上保证其部队的战斗力,而不是维持一个凶狠的表征,任由传染病从内部逐渐侵蚀其战斗力根本要素——人员。一如克罗齐耶所说,水兵本来是美国海军最为信任的作战资产。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

▲这种自发组成的超级仪仗队,足够说明民心所向,但也一样井然有序地执行了海军礼节

然而美军高层的策略却是罔顾传染病传播的事实与水兵们的性命安危,只为追求表面上的“威慑”,即便是克罗齐耶发出求救信的时候,依然执行着这样的命令。至于始终在舰上的编队指挥官贝克海军少将,透露感染情况的“舰上匿名高级军官”是否和他的编队指挥团队有关,是否知道克罗齐耶在撰写这封信,是否知道克罗齐耶要将此信公开发布,情况尚不明了,但的确是由他执行将舰长撤职的海军部指令。

作为航母舰长,克罗齐耶不惜代价,也要保护自己麾下的水兵,即使作为敌人,也让人敬仰三分。而他黯然离舰的场面,反而成了在传染病面前毫无“强敌姿态”的美国军队少有的高光时刻。

在航母部署状态,按照其互联网管理制度,“罗斯福”号舰员是静默的,直到终于有机会离舰被隔离,才有舰员拍摄视频在网上的大规模“井喷”——然后就被删个干净。而特朗普对此事定了调子之后,这件事对美军产生的影响,无非就是在社交媒体上“享受”的这点风浪而已。

克罗齐耶是否实现了自己的目的还不好说,但的确付出了相应代价。

美军,依旧是强敌,依然是我日夜警惕、时刻仇恨的强敌;只是这一次,他们让更多人明白,“维持”这种让人警惕和仇恨的强大,原来靠的不仅是船坚炮利。

(正文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航母舰长确诊后续:美军为保住“天下第一”,继续隐瞒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