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鄂|疫情期间湖北小龙虾滞销滞塘,等待吃货们“买买买”

4月2日上午,在湖北养小龙虾15年的吴孝明刚刚卖走一批小龙虾,相比去年往期,每斤平均跌价十几元,而这已经是疫情期间“上涨”后的价格。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下,湖北小龙虾产业也大受影响。据湖北省农业农村厅统计,截至3月27日,全省成品虾日均销量650吨,3月共销1.82万吨,销售量仅为去年同期的35%。价格也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严重,按不同规格分类,价格同比下降11-25元/斤。

与小龙虾一样,湖北的茶叶、蔬菜、水果、鸡蛋、种子等多种农产品受疫情影响滞销。4月2日,为帮助湖北省小龙虾等行业加速复工复产,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买鄂”助力湖北农产品推广月活动再次联合京东,设立“买鄂 京心助农寻味湖北”销售专区,继续为推广销售湖北农副产品鼓与呼。

买鄂|疫情期间湖北小龙虾滞销滞塘,等待吃货们“买买买”

餐饮行业按下“暂停键”,小龙虾价格下跌

谈起小龙虾的销量,湖北洪湖市小龙虾养殖户冯刚涛深深叹了一口气,“很多饭店不开门了,没有人做虾,肯定就没有人买虾。”冯刚涛说,近期小龙虾的销量有所上涨,但比往年仍减少了约一半。

“疫情可以说给餐饮行业按下了’暂停键’,对小龙虾行业造成的影响也是一样的。”吴孝明是“稻田养虾”模式的推广者,也是咸宁第一位小龙虾养殖户。从2005年养虾至今,他见证了小龙虾从三元一斤无人问津,到成为“网红产品”。但在小龙虾火起来后,还从未遇见像今年一样的“淡季”现象。

他介绍称,小龙虾的销路主要分为两种,进市场或者进工厂,受疫情影响,目前工厂库存积压严重,而湖北省内小龙虾餐厅也大多未开门营业,外省客商更是“谈鄂色变”,让小龙虾销售受到了严重打击。

销售受阻就意味着要低价出售,冯刚涛说,相比于往年,今年小龙虾的价格已经下降近一半,“往年比较好的期虾一般能卖到55-60一斤,但今年只能卖28-30元一斤”。

吴孝明的小龙虾,则每斤下降了十几元,“这两天普通大小的小龙虾是24元/斤,大一点的小龙虾是30多元一斤。去年4月,普通大小的小龙虾也能卖到33元/斤,大一点能卖到50多(元)一斤。”他认为,如果没有疫情的影响,今年的小龙虾至少能和去年价格持平,甚至略有上升。

目前,随着各地防控政策的放松和餐饮行业的陆续解封,小龙虾的销量也开始逐渐提升,但对这个行业造成的损失依然严重。受销量和价格影响,部分湖北小龙虾养殖企业陷入资金困局。

洪湖市的养殖户李大军在这场疫情中已经损失了约一个亿,“过去两个月疫情最严重的的时候,我们第一期养殖的虾因为缺人管理,几乎都死了,这些损失就差不多一个亿。”

往年李大军小龙虾合作社每年约生产4000吨小龙虾,但今年他预计产量应该只有2000-2800吨。产量减少,生产成本却在增加,“我们现在每天大概需要300万周转资金,用来采购生产物资。”

最近几日,李大军的小龙虾开始供应南京、上海、成都等地,他期待着销量提升后,能够加快资金流动,保持小龙虾养殖场的正常运转。

“买鄂”活动再添“京东专场”

3月27日,为推动湖北农产品销售,澎湃新闻联合趣头条旗下的资讯和电商平台等,共同发起“买鄂”助力湖北农产品推广月活动,从即日起至整个4月全力宣传推广湖北农副产品。湖北日报与长江云为活动提供战略支持。

4月1日,京东作为“买鄂”活动新的战略合作平台,与澎湃新闻共同推广“买光湖北货”活动,为湖北品牌商家开辟专场,展出湖北农副产品和当地商家生产商品,帮助湖北品牌商家快速复苏。据介绍,仅仅4月1日当天,湖北特色商品成交额环比3月日均值增长超过了109%,除了一直畅销的周黑鸭、良品铺子等品牌,更有地域特色的湖北特产小吃获得了高速增长。襄阳特产零食小麻花成交额是3月日均值的5倍,湖北大米增长193%,洪湖藕带、武汉热干面增长幅度超过100%。而洪湖扶贫馆店铺当日订单量更是超过1万单,是3月日均销量的200多倍,也远远超出疫情前的销量,藕制品甚至卖断了货。因此,4月2日澎湃新闻与京东再次联合发起设立“买鄂 京心助农寻味湖北”专区,为推广销售湖北农副产品继续鼓与呼。

如同澎湃新闻联合多家电商发起的“买鄂”活动一样,湖北农产品正通过各大电商平台的活动,走出湖北、走向全国。《湖北日报》昨日就此发表评论称,从日前农业农村部组织农产品产销调度会,鼓励大型采购商和网络平台点对点采购湖北农产品,到央视、人民日报等中央级媒体倾力为湖北优质农产品“带货”,图文并茂地发布湖北农产品的联系方式和购买链接,让我们再次感受到守望相助的温暖。步步登“糕”、妙手“藕”得、闲“虾”时光、“鱼”味无穷、“橙”心“橙”意……拼一单湖北农产品,就是用行动支持湖北,支持每一位向往春天的湖北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农 » 买鄂|疫情期间湖北小龙虾滞销滞塘,等待吃货们“买买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