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人生走过60岁的关口,蒋华珍决定“触网”。

排解孤独感,是她的初衷,成为“网红”,则是意料之外。短短几个月时间,蒋华珍在抖音平台上的粉丝数量突破二十万。

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蒋华珍在拍摄抖音视频

质疑声,从一开始就有。从最初的“农村老太太玩什么直播”、“穿着打扮太俗气”、“不会讲普通话”,到后来开始质疑她“背后有团队操纵炒作”。而最近的一次舆论风暴,则是粉丝们怀疑老太太“被人逼迫直播赚钱”。

此事甚至惊动当地警方。虽然最后证实,这一切都是老太太自娱自乐,背后无人胁迫。老太太也在直播间一遍又一遍用四川话给粉丝们解释。但,仍有偶尔闯进直播间的网友,嚷嚷着要替她报警。

“他们就是在造谣,搞破坏,不想让我直播。”

当一些网友对她的解释充耳不闻时,这个现实生活里一向性格温顺的老太太,这次彻底生气了。

网友闯进6旬老太直播间

称其被人逼迫直播赚钱?

4月22日,在“停播”一周后,蒋华珍重新开了直播,想试探一下网友们的反应。

但连续几场直播下来,仍有偶尔闯进直播间的网友揣测,镜头前这位瘦削的老太太,是被人逼迫出来做直播赚钱,而逼迫她的人,可能是她的儿女,抑或是相邻的村民……随后开始在直播间嚷嚷着要替她报警。

实际上,此前已经有网友怀疑,老太太背后有着一个专业的团队在为她策划炒作。 毕竟,玩抖音、开直播,这种年轻人的娱乐方式,似乎跟一位农村老太太沾不上边。

蒋华珍对着直播镜头,一遍又一遍地用四川话跟网友们解释:

“自己的女儿已经出嫁了,儿子在外面打工,自己平时一个人在老家,开直播纯粹是为了和网友聊天消磨时间,并在这里找到快乐……她还呼吁网友们“不要给我送礼物,来看看我就好了”。

但并非所有的网友都相信她的话。当解释无效的时候,她索性跟粉丝们说了自己的详细家庭地址。

“你们可以坐车,坐飞机来看看,看看我是不是被人强迫的。”

蒋华珍对网友们的无端猜测很是苦恼,到后来,这种情绪变成了愤怒。如果还有粉丝不听解释仍嚷嚷着要“报警”,则会很快被直播间的管理员禁言,或是直接被踢出直播间。

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恢复直播后,仍有闯进直播间的网友嚷嚷着“报警”

“禁言”,反而更增强了网友的判断:老太太是被人逼迫的,不然为何自己一说“报警”就被禁言?

网友变“福尔摩斯”

寻找蛛丝马迹

风暴,是在4月14日降临的。

“奶奶一定被儿子控制了,救救奶奶,不给她刷礼物,看她儿子能坚持多久?”

“这个奶奶被她的子女控制了,然后就用老奶奶赚钱,不直播就不能吃饭”

……

4月14日,集中出现的类似言论很快挑拨起众网友的神经。

在此之前,蒋华珍在抖音上发布的近200条短视频,都成为网友们分析的对象:

3月26日,蒋华珍生日那天拍摄的一段视频里,桌子上摆放着饭菜,饭菜中间放着一个生日蛋糕,蒋华珍亲手点燃了生日蜡烛。事后,有网友在这段视频里发现了很多“可疑”的地方。

比如说桌上为何会有两双筷子,“如果老奶奶真的是一个人生活,何必做那么多饭,还要自己去买蛋糕,老人家现在都省吃俭用,很明显老奶奶不是一个人生活”、“有一个镜头,她害怕地瞄了一下手机”。

还有网友发现,老太太在一些短视频里的表情:“她笑得很勉强”;也有网友发现“蒋华珍在主页说一个人在家需要人陪,那谁教老奶奶直播呢?谁教她发视频呢?”

……

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网友找到蒋华珍以前拍摄的短视频 寻找蛛丝马迹

蒋华珍告诉红星新闻,那天刚好是自己生日,儿子回来陪自己过。但在直播的时候,有网友说自己是在借过生日的名头“骗钱”(让网友刷礼物)。她对此很不理解:“那天本来就是我生日,他们非要那么说,我也喊他们不要送礼物”。

当然,也有不少网友替老太太澄清,她只是在网上消磨时间寻找快乐,并无人逼迫。但这些声音并未能打消“福尔摩斯”们的分析猜测,陆续有网友呼吁报警。

警方走访调查

老太自娱自乐 并无胁迫

4月14日下午,接到网友的报警后,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公安分局恒升派出所民警随即前往蒋华珍家中核查情况。民警到达时,老太太正在对着镜头直播。有网友隔着屏幕看到,老太太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名身着制服的警察,直播随后中断。

当天的处警民警易警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经过走访调查,确认平时只有蒋华珍一个人在家里,其儿女都在外面工作,直播是老太太自娱自乐,并没有人胁迫,

我们跟她女儿联系了,她也知道老太太玩抖音的事情,做直播的平板电脑和手机是老太太儿子给她的,抖音号也是她儿子去年下半年前后替她申请的。

警方调查后在网上做出了回应。

在外工作的儿女得知此事后,都劝蒋华珍不要再直播了。但在她“停播”期间,又陆续有“铁粉”打电话给她,希望她继续直播。

再三犹豫后,蒋华珍决定复播。

没想到,事隔几天,仍有闯进直播间的网友,嚷嚷着要替她报警。老太太急了:“我没有被人绑架,你们这样说是不负责任的。”

老太还原直播始末

成为“网红”是意料之外

老人最开始接触抖音,是在两年前。

今年62岁的蒋华珍,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高中毕业生。她说,当年未能如愿考上大学,嫁给了当地的一位老师。如今,已经出嫁的女儿在城里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年满30岁的儿子在外打工,尚未婚配。

两年前,蒋华珍在广安城里照顾患病父亲,晚上跟着一群中老年人在广场上跳坝坝舞,“看到他们玩抖音,时间长了,我也就看会了”。2017年冬,老伴去世后,蒋华珍独自一人回到乡下老家生活,“空气好,还可以种菜”。为了排解寂寞,儿子给她买了一个平板电脑用来看电视。

去年开始,蒋华珍常跟着村民到附近生态农业园帮忙清理杂草,每天有40元收入。出工时,她偶尔会拍下一些干活的视频发到抖音上。

蒋华珍说,对于这份生态农业园的工作,一对儿女并不赞成,毕竟自己不再年轻。蒋华珍也感觉到,人生过了60岁这道坎,年轻时落下的病根便逐一显现:骨质增生,右腿时不时疼痛,还有高血压。

今年春节后,她几乎不再去生态农业园打工,担心干活让病情加重了。但面对突然空出来的大把时间,又让她感到“很孤独”。

于是,这个农村老太太第一次将消磨时间的方式转向了直播。但成为网红,是蒋华珍意料之外的事情。

现在,就连蒋华珍自己也说不清楚,她到底是如何走红的。

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蒋华珍在拍摄抖音视频

“最开始也没啥粉丝,只有几个人看,后来慢慢就多了。”蒋华珍说,最初的直播,是自己每天起床后,直播自己做早餐、吃饭,“因为很多人没看过农村人的生活”。但时间一长,有网友提出“抗议”,“天天看吃饭,没什么看头”。

蒋华珍便调整了直播时间,也更改了直播内容,有时候直播自己清理菜园子的杂草,或是直播自己独自一人在院子里跳广场舞。

有时候,她会应粉丝要求唱一首歌,或带上平板电脑到房前屋后转一转,让粉丝看自己老家的风景。她发现,粉丝们居然会对家里养的鸡仔感兴趣。

因为视力不好,大多数的时候,她在直播时会戴上老花眼镜,细看屏幕上的网友的留言,回答疑问,“你不和他们互动,他们要说你不‘张’(搭理)他”。当然,她很享受这种和网友聊天的乐趣,至少有人陪她说话,“其实也没聊些啥子,就是问哈我的情况啊,家里的情况啊这些,也有人叮嘱我要注意身体”。

蒋华珍说,自己只想和网友们聊天,这样可以缓解自己的孤独感。出乎她意料的是,短短几个月时间,粉丝数量竟然达到了20万。

红星新闻记者实地走访

老太苦恼“他们为啥就不相信呢”

实际上,一开始玩直播,各种质疑的声音就包围着这个60多岁的老太太。

在网上,有网友赞她勇气可嘉,紧跟时代潮流,但也有网友称她直播时不讲普通话,穿着打扮太俗气,一件衣服可以连续穿几天,就连脚上的鞋子也会成为网友吐槽的焦点。也有网友对这个农村老太太的讲话毫不客气。

最初,蒋华珍给自己的抖音取名“疯子老太婆”,但甚至这个网名也成了网友质疑的对象,认为她想靠这个名字骗爱心,以便让网友刷礼物赚钱。

“我不是为了赚钱,儿女对我很好,我以前买了社保,一个月能领1000多元,我就是想在抖音上找到快乐,有人陪我聊天。”

但蒋华珍还是将网名改成“快乐农村人”。

直播时,她也会呼吁网友们不要给自己送礼物,她甚至在抖音账号签名处写到:这是我家的摄像头频道,家人们常来看我哦。我一个人在家,需要人陪,不用发礼物。

有网友说她的背后有人操纵策划炒作,怀疑她是“被人逼着做直播”。

蒋华珍说不清这些言论最早是什么时候传出来的。她在直播时,仍在努力跟网友们解释并非他们猜测的那样。但这些解释直接都被忽略了,网友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分析判断。

4月22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蒋华珍所在的村庄,这个位于广安东部的村子距广安城区约50公里。当着红星新闻记者的面,她展示自己平时拍短视频的过程,以打消网友们质疑她背后有团队帮她的言论。

下午的阳光有些刺眼,担心在院子里拍摄会影响视频拍摄效果,她决定将拍摄场地选在屋后的那片柚子林里,这也是她此前常拍短视频的地方。

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蒋华珍在拍摄抖音视频

熟练地打开抖音页面后,蒋华珍选看首页弹出的其他网友拍摄的短视频,看到自己喜欢的画面,她会模仿对方拍下动作,或是跟着平板电脑里传出的背景音乐随性跳上两段,拍好后立马上传到抖音号。

当天下午,她一共拍了4条视频,每拍好一条之后就更换一次“机位”,期间她在模仿一段抖音视频里的跳舞动作时,因为视频里的人手里握手一束鲜花,她索性去折断了两支树枝拿在手里充当道具。

“警察都来了的,记者也来采访了,他们为啥就不相信呢。”蒋华珍想不明白。

直播引起的风暴

至今未完全消除

这个时节,村庄的村民们正忙着犁田插秧。这里村民对于“直播”并无概念,甚至不明白什么是“网红”。直到警察突然出现在村子里,他们才知道村里有位留守老太太原来在家里做“直播”。

一位村民说,蒋华珍去年还常跟村民们一道去生态农业园打零工,但今年便很少去了。“听说她做啥子直播,应该很赚钱吧?”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应该至少比打工强”。

靠近村道公路边的一栋二层老房子,就是蒋华珍的家。房屋有些破旧,室内陈设简单杂乱。蒋华珍有时在室内直播时,粉丝看到杂乱的场景和昏暗的光线后,怀疑她被人“关在小屋子里”。

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蒋华珍乡下的房子

此前为了直播,蒋华珍花100多元在网上买了一个可以同时放置平板电脑和手机的直播架子,手机是儿子用过的一部智能手机。她习惯每天早晚都在抖音上发几条短视频。至今,她的抖音号上留存有近200条短视频,除了少量模仿的搞笑视频外,大多数是她对着镜头跳舞的画面,“我以前就喜欢跳广场舞”。

蒋华珍的一位亲戚在得知她在网上遭遇的经历后,对她的做法有些生气:“你一个农民,直播啥子嘛,就是耍宝,别人来看稀奇。”

当时蒋华珍的态度还很“强硬”:“我当了一辈子农民,我也说不来普通话,打工也没得人要,干农活也不得行,我就是一个废物了。”

但最近的网络风暴,让她一点也不想当“网红”。“很多人在网上骂我的儿子和女儿,我心里难受,他们(儿女)心里也难受,我本来是在网上消磨时间找快乐的,这让我太失望了。”

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蒋华珍在拍摄抖音视频

红星新闻记者试图联系老太太的儿子,但她拒绝了,她不希望再将儿子牵扯进来。女儿接通红星新闻记者的电话后说:“我没有参与这件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不要问我。”

“我不想出名。” 老太太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不可被原谅的错事,让无辜的儿子、女儿背上不孝的名声。

这两天,重新复播后的蒋华珍,每天都会网上直播几个小时。聊的话题,主要都是反复解释自己没有被人强迫直播,然后让网友们不用刷礼物,来看看自己就好了。

但蒋华珍内心明白,那一场围绕自己直播而起的风暴,至今仍未完全消除。

红星新闻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部分系截图)

编辑 刘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自娱自乐还是被人胁迫? 62岁老太成直播“网红”却很烦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