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为何至今都无破解特效药?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数的不断攀升,当下是否已有针对性的有效药物和疫苗?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十分关注的问题。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国科研工作者争分夺秒,紧张有序地进行药物开发、疫苗研制工作;全球多家科研机构和制药公司致力于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和治疗药物。

一项项科研成果的取得,为我们奠定了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信心。

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为何至今都无破解特效药?

截止至今,预防冠状病毒的特效药研究出来了吗?

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效药目前还没有研究出来,只能是通过进行隔离和防护措施,避免传染,特别是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应该注意做好隔离和防护的工作,平时尽量不要出门,没有特殊情况下,尽量不要去一些人员密集拥挤的场所,如果有特殊情况,必须出门,要佩戴1次性医用口罩。

平时还应该注意,尽量不要接触野生动物,不要食用未经检疫的野生动物,在食用肉类和蛋类之前要充分的煮熟煮透,出门,回来之后要勤洗手,还应该注意室内要经常的开窗通风透气。如果和带有冠状病毒感染的患者有过接触之后,要注意做好隔离,注意做好个人的体温的检查。

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为何至今都无特效药?

根据WHO的公开资料,我国SARS确诊8098人,丧生774人,我们在一年内就遏制SARS。而MERS从2012年9月一直延续到2019年,WHO报告了2468例确诊和851例死亡。

埃博拉病毒在2013年底从几内亚开始肆虐非洲,并扩展至欧洲多国,截至2015年6月3日,已造成11164人死亡。多种冠状病毒的分离、结构解析在病毒爆发期就已经完成了,但全球至今没有针对冠状病毒的特效药。

目前的所有治疗药物或者是抗其他病毒,如抗HIV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瑞德西韦,抗HIV的各种蛋白酶抑制剂、核苷酸转录酶抑制剂等,或者是免疫调节剂、抗癌药以及清热解毒的中草药复方。

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为何至今都无破解特效药?

但没有药企专门研发针对冠状病毒的特效药。究其原因在于,冠状病毒本身的一过性传染和病毒本身的变异性;全球现行这种传染病药物的新药审批制度与研发周期之久,与这种疫情的一过性传染的不适应性;药企与投资人的正常生物医药经济学观所决定的。

冠状病毒传染病与心血管病、肿瘤等其它疾病的最大不同是,前者是人传人或动物传染人,后者是不传染的、是人体自身细胞、组织、器官的代谢异常引起的自身病变;

前者有传染的一过性高峰期,疫情时期严格隔离就可以控制疾病,而后者没有高峰期,自身代谢异常就发病;前者传染没有年龄区别,后者多是中、老年人的疾病。

同时,病毒是绝对的寄生物种,离开宿主细胞它就没有生命了。病毒对宿主细胞的依赖性也引导病毒在其宿主微环境中不断产生适应性的演化和变异。病毒的复制突变率很高,极易产生耐药株。

基于以上的原因,由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上世纪制定的新药研发流程和审批程序,仅适用于人体自身疾病新药(如心血管药、抗癌药)的研发,包括可传染但长期在人体存在的HIV病毒、肝炎病毒等,而不适用于一过性冠状病毒药物的研发。

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为何至今都无破解特效药?

“老药新用”与“联合用药”争取短时间突破

我国以及其它国家的新药研发流程和审批程序,从实验室发现新药、临床前细胞、动物试验验证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再到临床I-III期试验至少是8年以上的时间和上亿的资金投入。这种程序不适用于冠状病毒药物的研发。

新型COVID-19病毒的显微电镜结构才刚刚解密和公示,我国的高度政治治理能力就把疫情在14亿人中传染危机遏制住了,全球都看到了我国疫情逆转的曙光!

但此时专门针对COVID-19结构的药物还未见端倪。因此这类药物的研发、临床试验和上市必须改革!基于上述原因,全球没有一家药企专门研发冠状病毒药物或疫苗,因为这种项目的设立与药物经济学不吻合,是亏本生意!

再者,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急性传染期过后,患者可产生相应的持久(或终身)免疫。因此,即使几年后该新药研发成功上市,其治疗靶点也许就被新病毒代替了,原来的治疗对象人群也许不复存在了。

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为何至今都无破解特效药?

这类药物研发的另一技术瓶颈在于,药物不但要精准靶向病毒本身,还要针对病毒感染后引起的致命的急性肺损伤和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综上所述,我国是否能够在总结二次迅速遏制冠状病毒的政治治理经验时,采取改革措施以加快这类药的研发、审批和上市?

这是一个药学家、临床医生、药监部门和药企共绘蓝图的大事。我们提出,针对未来冠状病毒感染的药物研发必须在了解病毒侵入、复制和释放的机制及其导致呼吸系统疾病的基础上,采取“老药新用”和“联合用药”的策略,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

在了解了疾病发生、发展的基础上,我们可以在现有药库中寻找针对性的老药重新利用。这种老药的人体安全性和量效参数是大家皆知的,因此只要体外的病毒和宿主细胞选择性抑制作用十分显著,就可以直接用于正在肆虐或未来的冠状病毒治疗,不必再按部就班进行各种花费巨大资源和时间的试验了。

也许这些试验未结束,疫情已经结束了。联合用药的目的是在疾病发生、发展的各个重要节点,用安全有效的多个药物综合治理疾病,保证痊愈。

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为何至今都无破解特效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为何至今都无破解特效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