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近期,国内的疫情已经得到了较好的控制,但是国外的形式却日益严峻。

截至当前,国外累计确诊580887例,其中治愈66045例,死亡27447例,现存确诊仍有484890例。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一方面,疫情蔓延,多国进入戒备状态,甚至采取封城措施。

另一方面,本应在2020年7月24日举办的东京奥运会,3月24日宣布将推迟至2021年举办。

今天,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援引消息人士称,东京奥运会在明年7月举办的选项正得到东京奥委会的支持。

计划开幕式举办日期为2020年7月23日。

这意味着,现代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因为疫情原因而推迟已成定局。

奥运延期,也将带来一场大混乱。运动员、国际奥委会、电视转播机构、赞助商、东京都、日本经济……奥运的影响力,早已超过一场体育比赛。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倒霉”的日本

倒霉的似乎总是日本。

进入2020年3月中旬,东京奥运会几乎每日都会登上微博热搜。

在咬碎钢牙硬挺了多日后,东京奥组委还是在严峻的疫情形势下做出了妥协。

历史上,有三届奥运会因为战争原因被取消,其中就有1940年的东京奥运会。

在此之前,还没有任何一届奥运会因为战争以外的原因而取消或延期,东京又成了第一个。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据多家日本媒体推测,东京奥运会推迟举行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60亿美元。

而这只是奥运会本身的损失和推迟一年造成的财政消耗。如果奥运会被取消,损失将达到410亿美元。

推迟奥运会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将有无数问题提交给组织者和举办城市东京,最直接的损失就是很多工程项目的违约。

位于东京晴海的奥运村本来计划好会后改建为公寓出售,房屋大约4100套,许多房子已经出售,交房时间是2023年3月。如果奥运会被推迟,很多购房者肯定会要求赔偿损失。而这样的补偿问题将非常复杂。

人工成本也是一项非常大的开支。东京奥组委现在有3000多名工作人员,随着比赛的临近,奥组委还聘用了一些短期合同员工,推迟奥运会后所有人的合同都要重新签订,计划外的劳动力成本激增。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除了直接的经济损失,间接的损失更大,并且影响更加深远。东京和日本都为奥运会准备了7年时间,全国上下满怀热情地迎接奥运会,推迟奥运会对于整个国民信心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

比如,野村证券预测称,2020年日本的增速预计为-0.7%,若奥运会遭到取消,那么全年可能会发生1.5%的经济萎缩。

目前日本面临着经济衰退的迹象,再加上人口老龄化的影响,日本急需这场奥运会来重新振兴经济。

1964年东京奥运会是近代日本至关重要的腾飞之年。借助奥运契机,日本完成了机场、高速、新干线等一系列大型基础设施的建设,实现了城市现代化的改造。

对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政府有着同样的期待。过去几年日本的经济复苏一直缓慢,日本内阁府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日本实际GDP同比增长0.73%,其中,四季度GDP下降0.39%,为2014年四季度以来的最大跌幅。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渴望能借2020年奥运会振兴目前停滞的日本经济,并将旅游作为战略支柱而加以推进。

这一切,都因为奥运延期而被按下暂停键。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倒霉”的赞助商们

在东京奥组委的规划中,东京2020奥运会预计收入约6300亿日元(约合403亿元人民币),其中近2/3来自赞助商。

东京奥委会官网数据显示,63家日本赞助商已在东京奥运会花费了超过31亿美元,这个数字几乎是北京和伦敦奥运会的三倍左右,也是近期两届世界杯足球赛的2倍。

奥运会延期了,一众奥运会赞助商们也苦脸了。

2020年东京奥运会共有14家TOP赞助商:阿里巴巴,可口可乐,宝洁,陶氏化学,维萨,通用,英特尔,普利司通,松下,丰田,三星,源讯(AtosSE),Airbnb,以及奥米茄。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除了可口可乐、宝洁、通用等一直以来都是奥运会赞助商,如阿里巴巴等新入局者砸下重金,意图借助奥运会达成下一阶段的业务目标。

作为科技业的TOP赞助商,阿里巴巴、英特尔、三星、Airbnb和松下,都期待能借助东京奥运会实现今年的业务战略。尤其是作为新入局的阿里巴巴和Airbnb,更是希冀通过奥运会,而大放异彩。

但是如今,这一美好愿景,只得按下了“暂停”按钮。

“倒霉的”阿里巴巴

要论这几天最想吐血的,可能就是马云了。

为了能够打入奥运会TOP级别赞助商之列,从2017年开始,马云可谓是尽心尽力为此奔波。在阿里巴巴今天意图将自己的业务范围和影响力扩展到全球更广范围之时,奥运会可谓是着重的一环。

为了能够挤进奥运会云计算和电商类TOP赞助商,阿里巴巴总赞助金额至少8亿美元,时限长达十年,成为历史上一次性合作期最长的赞助合同。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马云如此费心即使花费重金也要进入奥运会TOP赞助商,所觊觎的,就是想助力阿里的全球化进程。

助力奥运会,阿里巴巴不仅可以借助奥运会品牌而对旗下天猫和淘宝有关奥运的商品形成天然的促销之势,同时对新兴的淘宝直播打下坚实基础。并且奥运会上阿里云等技术的应用,对阿里在全球技术形象的宣传大有裨益。

但是如今这一全球化的进程,不得不先停下。

“倒霉”的Airbnb

Airbnb削尖了脑袋挤进了东京奥运会的TOP赞助商行列。

为了能够跻身TOP赞助商行列,Airbnb花费了足足5亿美元。而2020年,也是Airbnb能否更上一层楼的关键。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不仅Airbnb品牌形象在奥运会上会有展现,而且Airbnb作为奥运会住宿合作方,将负责为奥运会观众涌入提供充足的住宿服务。这笔5亿美元的赞助费,其中包含了为高管、运动员提供免费住宿的各类费用。

2020年是Airbnb“盘子”能否继续扩大的关键节点,Airbnb此前已经宣布将在今年进行IPO。东京奥运会的品牌形象展示能否有效,决定了Airbnb首次IPO的成败。

目前为止,Airbnb的估值已经达到了420亿美元。但是能否成功,取决于Airbnb可否拿出足够亮眼的初创公司盈利表现。

而东京奥运会赞助,就是Airbnb扩大影响力的第一步,现在这个第一步似乎也不太顺利。

“倒霉”的三星

对于奥运会来说,三星已经是“老朋友”了。

自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三星连续9次成为无线通讯领域奥运会赞助商。而2018年平昌冬奥会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三星的又一次签约。

三星借助奥运会赞助攻势,将三星的Logo打遍了奥运会任何一个地方。为了能够更多的“上镜”,三星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和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扩大了自己的赞助范围。

对于三星来说,原本东京奥运会是提振业绩的希望之一。

2019年三星业绩出现大幅度下滑,按照三星自身的全年业绩预期结果显示,三星在2019年的营收较2018年下滑5.85%,净利润更是下滑52.95%。

只是如今东京奥运会已经推迟,三星意图通过奥运会提升业绩的想法,暂时要再熬一年了。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钱”路漫漫

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这场延期中,除了日本和赞助商们,谁也不能幸免,奥运经济链条上的每一个参与者都会受影响。

从推迟日期的正式确定,到重新筹备再到重新备战……后续的影响可能会波及到任何人。

奥运的影响力,早已超过一场体育比赛。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除了一些大的赞助商,还有很多押宝奥运季的小企业,很可能撑不到延期过后。

奥运会推迟一年,到时候该产生的经济效益,多多少少还会产生。但过了一年,可能就不是同一批人,有运气赚到这笔钱了。

但是对于东京奥运会自身来说,没有被取消已实属幸运,“延期一年”已经是将损失降到最低的最优选。

活下去,才能吃到奥运经济的福利。

财经下午茶 综合自36氪、钛媒体、中国企业家杂志、九尾多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东京魔咒:三次碰上两次,60亿打水漂,更惨的还有这些赞助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