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警察的职业生涯里只有一个警号,从他穿上警服的那一刻起,警号就与他生死相依,荣辱与共。

如果说警服代表尊严,肩章代表信念,那么警号则代表着一位人民警察的一生荣光。

近日,杭州市公安局宣布永久保留16个警号,每个警号背后都是一位因公牺牲的民警。

16个警号,列入特殊警号库封存。

16位因公牺牲的公安民警,把人民公安忠诚、英勇、担当、奉献的精神,融入自己警号里,刻入了历史。

(特别说明,这次保留的16个警号只是部分杭州公安机关因公牺牲的民警,还有其他牺牲民警的警号,在此前已被重新启用。)

去年清明节之后,杭州市公安局发布了《关于对因公牺牲民警警号予以固定保留的通知》,对全市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实行固定后保留管理,以传承弘扬公安英烈精神,永葆绝对忠诚政治本色。

目前共有16个警号永久保留。

(按牺牲时间排序)

警号 016599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张叶良 生前任萧山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兼特别行动队队长。

2004年1月4日下午4点左右,萧山警方抓捕两个涉嫌非法拘禁的嫌疑人,在抓捕过程中,嫌疑人忽然掏出凶器,冲在最前面的张叶良被刺中三刀,三个辅警也不同程度受伤。张叶良捂着喷血的伤口从四楼追到一楼大厅,摔倒在地。送医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年仅42岁。

同年,张叶良被追授为革命烈士、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

警号 016040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邓江 1977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高新区(滨江)分局浦沿派出所民警。

2005年12月22日早上,邓江在工作途中经滨文路长河高级中学路段时,不幸发生交通事故,经抢救无效,于2005年12月29日凌晨不幸去世,年仅28岁。

警号 018496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张勤 1969年生,生前为桐庐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民警。

2006年1月7日上午8时许,因通宵值班并接警158起,张勤劳累过度昏倒在工作岗位上,经全力抢救无效,因公牺牲,年仅37岁。

事发前一天下午1点左右,他提前来到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警、记录、处警、反馈信息……从当天晚上一直忙到次日凌晨4点。2006年1月10日上午,桐庐县政法委追认张勤为2005年度桐庐县“政法十佳干警”。

警号 011420

金国宝 1962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民警。

1995年5月3日,金国宝在执行交通任务中,被违章车辆撞伤,脑部严重受伤,造成严重智残和身残,呈植物人状态,长期卧床。

2006年5月20日,金国宝因伤残引起脏器衰竭,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4岁。

警号 060344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汪春云 1966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民警。

2008年奥运安保期间,汪春云劳累过度,突然晕倒在工作岗位上,被医院诊断为急性白血病引起脑溢血,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2岁。

警号 018455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张潮洪 1974年生,生前为桐庐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民警。

2009年4月15日中午12点40分,张潮洪外出工作乘车返回桐庐途中,发生车祸,因公牺牲。

警号 112817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江城 1987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巡特警大队民警。

2010年8月25日下午5点半,江城在参加巡特警大队组织到桐庐训练时不幸溺水,经医院抢救无效去世。年仅23岁的他还没成家。

警号 010144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嵇小河 1982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民警。

2012年6月18日上午,他在赶赴临安市侦办一起特大假烟销售案件途中,因遇暴雨,遭遇车祸,不幸牺牲,年仅31岁。

当时,杭州警方接到线索,发现一个集制销贩为一体的特大假烟团伙,其制假窝点在广州,转卖假烟在厦门,最终将假烟销售至杭州九堡、临安等地。杭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派出3路人马,决定于6月18日上午在杭州、广州、厦门同时收网。

6月18日上午9点,时任杭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三大队民警的嵇小河主动请缨,顶着恶劣天气,前往临安执行抓捕任务。途中暴雨倾盆,嵇小河途经杭徽高速往安徽方向15.8公里处不幸遭遇车祸牺牲。

参加公安工作9年,嵇小河在2008年被评为市公安局优秀公务员,受个人嘉奖一次;2010年被杭州市委、市政府评为杭州市世博会“环沪护城河”安保工作先进个人。

警号 013804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汪霞平 1963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区分局武林派出所民警。

2012年7月6日下午2点45分左右,为查找辖区里发生的一起抢劫案线索,在连续查看分析了监控视频长达10小时后,汪霞平因突发颅内出血,猝然倒下。

当时,他的电脑屏幕还定格在那段视频的最后一格画面……

经医院诊断,汪霞平是自发性颅内出血,俗称“脑疝”,没有办法手术,在病床上昏迷了15天后, 7月20日上午9点25分,不幸去世。

汪霞平从警27年,自2005年从事视频监控工作以来,他先后收集整理了1200多个监控视频片段,累计视频时长达数百小时,并在工作中总结提炼出治安动态监控技战五法。

他曾参与破获180余起刑事案件和330余起治安案件,被誉为名符其实的“监控神探”。

警号 013936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孟雪林 1964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区分局文晖派出所民警。

2012年11月16日,他从上午8时30分一直工作到晚上9时30分,其间感到身体不适,但一直坚持。11月17日凌晨2点多,他突然倒下,经医院抢救无效,于11月17日清晨5时40分因公牺牲。

2013年9月,孟雪林被省厅追记个人二等功。

从警27年来,孟雪林一直奋战在公安工作第一线,分管农都市场期间,年均调解纠纷100余起。

2010年,他经医院诊断患有小脑钙化,伴有脑干萎缩,病情稳定后,他仍坚持上下班和值班,并主动承担了全所防控警力调度、值班期间的坐堂接待群众等工作。

警号 015520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李捷 1961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民警。

工作期间,他突感身体不适,因突发感染性休克,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13年1月17日凌晨不幸去世。

警号 013702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袁宝泉 1955年生,生前为杭州市下城区看守所民警。

2013年3月14日上午8点左右,袁宝泉同志在上班途中,因突发疾病昏倒在路边,在过路群众及随后赶来的看守所领导、同事的协助下,由120急救车送往医院抢救,但终因病势严重,经全力救治无效,于3月15日清晨 6点40分不幸去世。

从警37年,袁宝泉曾先后从事社区治安管理、户籍人口管理、监所管理等多个岗位的工作。

2014年6月,袁宝泉被浙江省公安厅追记个人二等功。

警号 112430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陆晓峰 1973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高新区(滨江)分局长河派出所民警。

2014年12月27日晚,陆晓峰在调查一起疑似命案时,由于工作至深夜,就住在了派出所宿舍,次日继续开展调查访问工作,后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于2015年1月7日不幸去世。

警号 110584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莫永伟 1965年生,生前为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乔司派出所民警。

2015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安保工作期间,莫永伟感觉牙疼乏力、身体不适,但依然坚守岗位,连续工作十几天,每天工作长达十几小时。

2015年12月23日,他赴医院就诊,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

2016年1月5日22时35分,莫永伟抢救无效,因公牺牲。

莫永伟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作“老莫”,他2004年10月从部队转业至余杭区公安分局工作,先后任运河派出所、曙光路派出所、乔司派出所民警、主任科员。生前曾获得部队嘉奖4次、三等功1次;获得优秀巡访民警、“十八大”安保工作先进个人、十佳巡访民警、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个人嘉奖等荣誉。

因公牺牲后,莫永伟先后被杭州市委、市政府、余杭区委、区政府追授优秀共产党员、劳动模范。

2016年5月15日,莫永伟被追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称号。

警号 017847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金健勇 1973年生,生前任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区分局城南派出所所长。

2018年9月19日凌晨,在投入扫黑除恶工作连续加班超过48小时后,金健勇突发脑溢血,病倒在工作岗位上。被同事紧急送医后,他被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并伴有中枢性循环衰竭、中枢性尿崩等多种并发症。

2019年6月2日清晨,在重度昏迷257天后,金健勇医治无效,不幸去世,年仅45岁。

金健勇曾在经侦、刑侦、指挥中心、派出所等多个岗位工作,曾获全省公安办公室指挥中心系统先进个人、全市公安经侦系统“讲树”活动先进个人、全市公安经侦系统优秀侦察员、富阳市“人民满意政法干警”、分局“先锋党员”等称号,三等功1次,个人嘉奖1次。

先后被评为区道德模范(平民英雄),第十四届杭州市道德模范(平民英雄),第六届最美杭州人,2019年杭州市劳动模范,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

2019年9月16日,中共浙江省委追授金健勇为“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

警号 013544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王益民 1982年生,生前任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

2020年3月9日下午,他在抗疫工作期间突发身体不适送医救治,经全力抢救无效,于3月10日凌晨殉职。

王益民是杭州人,毕业于杭州市人民警察学校。从警18年,2002年在上城清波派出所当民警,2015年到2018年来到上城公安反恐、国保大队,2019年12月调到上城法制大队当副大队长。

他曾获评浙江省G20杭州峰会工作先进个人,多次获得个人三等功、个人嘉奖、优秀公务员等荣誉。

2020年3月,公安部追授其二级英模称号。

这些警号封存之后,只有一种方法能够重新激活,那就是传承。

若英烈子女长大也成为警察,经过申请,能够把这些承载着特殊意义的警号佩于自己胸前。

重启、传承,让父辈的荣光根植血液,嵌入生命,借我勇气和力量,哪怕前路荆棘,也要照出一路光明。

对民警而言,警号意味着什么?牺牲民警的同事:应该是一种责任

俞国民是张叶良并肩作战过的同事,张叶良牺牲16年了,俞国民依然能记起他的警号。

他说,当年“张大”出事,他和同事听闻消息赶到医院,人已经不行了。大家都站在走廊里,一片静默。后来领导说,要去单位把“张大”的警服拿来,给他换上。

“当时他的警服就是我去拿的。”俞国民回到单位,办公室空无一人,他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张叶良的警服,“我印象很深,他的警服清清爽爽,叠好了放在角落里,很干净。”

警服上的警号在灯光下闪着金属的光泽,这是俞国民最后一次看到这串熟悉的数字。

他说,自己至今还记得把那套警服拿出来时候的感觉,很想哭。

俞国民说,“张大”对公安工作的感情,很强烈、很深厚。也许正是如此,对这套象征着荣誉的警服,“张大”也格外珍惜,对他而言,警号是一种责任。

便衣警察:警号时刻提醒我是个警察

31岁的沈周波是江干分局刑侦大队便衣大队的民警,从警6年,警号115149。

作为便衣民警,和其他警种最大的差别,就在衣着外观上——别人是工作时间需要穿警服,而他们工作时间,不能穿警服。

沈周波的警服通常挂在单位宿舍的衣柜里,虽然很少穿,但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拿出来洗洗晒晒,拍拍上面的灰,用湿毛巾擦一擦别在上面的警号牌。

虽然这个警号常常只能待在封闭的柜子里,但在沈周波心里,它有一份独特的意义:“做警察,岗位可能会变,肩章也会随着时间变化,只有警号是始终不变的,时刻提醒着我是个警察。”

对他而言,警号是一种荣光。

退休民警:警号见证了我的职业操守

1960年出生的岑跃强今年60岁了,退休前是地铁公安分局打铁关站派出所民警,三级警监,警号012430。

从1980年参加公安工作,岑跃强在公安岗位上奋战了40年,先后在景区分局、交通治安分局工作,担任过所长,曾被评为“杭州市新长征突击手”、荣立三等功。

今年3月12日是岑跃强退休的日子,当天,所里为他举行了一个简单又热烈的“荣休仪式”。老岑穿上了警服,挂上了“光荣退休”的绶带。

退休之后,警服就不能再穿了,那天回到家里,老岑亲手把衣服洗干净、晾好,把肩章、帽徽、胸徽都仔细擦拭干净,摆放在茶几上。

这段时间闲来无事,他总喜欢去摸一摸这些徽章,时不时拿起来看看。老岑说,对陪伴自己40年的警号,有特殊的牵念。

“我们出去执法,很多时候老百姓不会记得你的名字,但可能会记得你的警号,警察工作的时候,警号就是身份的象征。做得好做得不好,都可以从老百姓对警号的认可上看出来。”老岑说,因为姓名可能会有重合,但警号必定是唯一的。

提起自己的警号,老岑笑了:“这大半辈子,没有给它抹黑,没有做让老百姓失望的事,对得起它。”

对他而言,警号是个见证,见证了自己在岗位上的坚持和职业操守。

来源:杭州公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16位因公牺牲民警的警号永久封存,只有一种方法可以重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