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生活原本沉闷,但跑起来有风。”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文案/排版:啊战作者:啊战

昨晚在刷抖音的时候,被一条新闻戳中泪腺,忍不住,很想哭。

3月31日,西昌山火致19人不幸遇难,其中18名为打火队员,1名为当地向导。在牺牲人员的遗体被运往西昌市殡仪馆时,沿途车辆鸣笛致哀 ,数千当地人民站在路边悲痛地喊着:“英雄一路走好”,一起送别牺牲勇士。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最讨厌的,又无可避免地,我们好像一直都在送别。”

“很多人想逃离2020,却不知道好多人却永远地留在了2020。”

随着全球疫情的爆发,天灾人祸在2020接连登场,很多人都感慨,“能不能重启2020”,“能不能逃离2020”。

连续两个多月的新冠疫情,武汉终于解封,从封城到解封,历时76天,武汉樱花与春天如期而至,但在这背后,付出的却是全国数亿人的努力和牺牲。

“穿上白大褂我就不是孩子了。”

“我也怕啊,但总得有人去救人。”。

“让我去吧,我单身,没有那么多牵挂,我不怕。”

......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不过是一群孩子,学着前辈的模样走上了战场。我们的春天似乎是那群假装长成大人的孩子用血肉之躯换回来的。数月的不分昼夜,拼尽全力从死神手上抢人。“嘿,谢谢你,为湖北拼过命。”

前几天是“四川凉山30名救火英雄一周年”,我们永远记得有一群风华正茂,正当青年的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的消防战士被永远定格在最青春的年纪。

而一年后同在四川又因为大山起火牺牲了18名消防队员和1名向导。“在害怕之前,我还是想救人。”邋遢的消防服下,是一个个十八十九岁的孩子用清澈的双眼带着稚嫩的笑意说着格外坚定的话。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在抖音经常刷到的一个视频:

外国数学家问中国留学生:一商场发生火灾被困500人,逃出200人,又进去8位消防员,最后死了多少人?

留学生:8人!

数学家:你不懂数学!

留学生:你不懂中国军人!和平年代,消防队员从来都是离死神最近的人。有人曾问,难道消防队员都不怕死吗?一位退役军人的回答是:

没有人不怕死,只是军人觉得对于死而言,忠诚、职责、荣誉更重要。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不过才十几二十岁的年纪,疲惫的脸上还透着青涩和稚嫩。每天吃着最简单的矿泉水和方便面,一出完警就会累瘫倒在路边休息。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会累,也会因为疼痛而嘶吼。

只是在每次想哭着喊疼的时候,他们只是沉默地摸着自己身上的制服,然后跟自己说,“这是应该的,我不累。”

人真的是很渺小的,很多时候真的很无能为力。但真的不希望有那么多人牺牲,毕竟,真的没有人喜欢送别。

在魔鬼般的2020,有太多人没能熬过去,有太多人被永远地留在了2020年。

他们或是三十而立刚刚在医学领域有所成就的主刀医生,他们或是连梦里都在喊着救火,却为了救更多的人把自己留在火场的才二十多岁的消防队员。

我们得以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希望有一天我们也能成为别人的依靠,为有需要的人负重前行。

人生没有那么多次的“等会儿”,想做的就现在吧。

很多人都说,“如果活不下去了,就去医院看看。”医院,是最能看清生命意义的地方。疼痛,不幸,责任,坚守,最难面对的或许还是送别。

我们见证着生命的脆弱,阻挡不了生命被按下的终结键,回头回顾生命时才格外珍惜生命可贵可亲。

在疫情期间的武汉某医院的重症病房里,一位护士正在一如往常一样照顾着重症的病人。护士在给病人喂水的时候,病人因为水太烫了,便跟护士说,:“太烫了,等会再喝。”可是这个时候的护士还没来的及回应病人,还没放下手上的水,病人就已经停止呼吸,安静地离开了。

护士难掩崩溃神色,:“水还没喝呢,人就没了,她说要等会儿喝的,怎么就没了......”

似乎这就是人生,不停地遇见,错过,送别,没有哪一种遗憾是上天给你打了招呼再发生了。我们终究是血肉之躯,不停地承受,面对,再长大。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有人说:“其实真正的送别没有长亭古道,没有劝君更尽一杯酒,就是在一个和平时一样的清晨,有的人留在昨天了。”

前几天,我的朋友圈被一个众筹转发刷屏,是我们同校的一个大四师兄,因意外着火全身被烧伤面积达95%,被医生诊定为病重,随时可能休克死亡。

有时候我们似乎总是以一个看客的身份看着别人人生里的起起落落。当苦难真的降临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才会清醒一些,心里的慈悲也会稍稍触动,原来生命是如此脆弱。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意外跟明天哪一个会先来。

朋友跟我说,“这个师兄他人特别好,我上次还见过他,怎么说受伤就受伤了呢?”“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怎么会呢?”对啊,好像谁也没能预料到,意外啊,总是格外无情。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我们都不是编剧,永远预料不到后边的剧情。

我们不知道今天跟我们笑着说“明天见”的人是否真的能明天见,我们不知道我们平日里互相嫌弃着的家人和朋友们会不会也在某一天连招呼都不打就不见了。

高中毕业的时候,同学录上写满了“以后要常联系啊”,到现在也没有兑现诺言,有的乖乖躺在通讯录列表里不闻不问,有人或许早已换了联系方式转身就投入了新的生活环境中。

我们始终在告别,在意外与成长中,不断把遗憾抛之脑后,转身迎接新的相遇,重逢,在日夜忙碌的平凡日子中轻易地忘掉了很多人很多事。

但想见得人,想做的事,不用再“等会儿”,就现在吧,至少不必那么遗憾。

明天和意外,没有人会知道哪一个会先来。

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的去抓住一些东西,免得一不留神我们就会感到遗憾和后悔。

去年时候我那个差不多九十岁的爷爷突发脑溢血,深夜被送往去医院。奶奶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她一声不吭,只是哭。那是第一次看到奶奶哭,从那以后奶奶就很爱哭。

我总以为爷爷硬朗惯了,会一直平安顺遂,却忘了没有一个凡人能逃脱衰老和疾病的宿命。我想不明白那个总是像个小伙似得老往街上逛的精气十足的爷爷怎么突然就倒下了,却也在某一瞬间痛恨着时间的残忍,“原来这就是我长大的代价”。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爷爷的情况在那段时间很差,总是反反复复,在那段时间里我一下子觉得他真的很脆弱,我从小是跟着他们长大的,小时候因为是留守儿童对于爷爷奶奶的定义就是爸爸妈妈一样。

他们会我受委屈的时候帮我说话,每晚哄我睡觉,总是偷偷地把好多好吃的藏起来再偷偷拿给我,让我不要让哥哥弟弟他们发现。

有一天发现,原来他们不能再护住我了,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因为被欺负可以肆无忌惮地躲在他们身后。我长大了,却离开了老家,去了大城市读书,也没有像小时候说的那样,“等我长大了,我来守护你。”

过年的时候回老家,奶奶握住我手说,“我们家的战长大了,赶紧找个男朋友吧,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我俩老头子想看着有个男孩子高高兴兴地牵着你的手一起过日子。”

后来她说着说着就哭了,总是感叹,“人老了,总是有点牵挂,没法放心。”

我鼻子一酸,没忍住,偷偷哭了。生命比我们想的还要短暂,也许有些事和人,你已经在准备和他告别的路上了。

想起龙应台《目送》里的一段话:

“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你爱的人迟早会老去,谁也逃不过时间的手心,任由他蹂躏和摆布,但我们依然能做些挣扎,尽可能的回家去看一看吧,没有什么比陪伴更重要。哪怕只是跟他们面对面坐在一起什么都不说,或许,这就已经足够了。

写在最后

最近快到清明节了,又时常会想起那些在疫情中逆行又来不及说声再见的他们。

想到从今以后别人都不能跟我说起你,说起曾经存在过的鲜活的生命,我执拗的认为别人不说我就可以一直当做你还在。

“走的太匆忙,来不及告别,这样也好,我们永远不会告别” 我想,你们也一直在我们心里,所以不必送别。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

致敬,所有逆行者。

END

文案/排版:啊战

作者:啊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四川西昌森林火灾牺牲19人 | 其实我们一直在送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