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德国现在还有能力救助邻国?

『面对我们无法全然确知的未来,

纵有疾风暴雨,

迎春花般朴实清新,

点点滴滴却又永不缺席的公民意识,

仍然在汇聚成为最直观的春天的气息。』

——德国华人学者

为什么德国现在还有能力救助邻国?

德国的疫情已经很严重,截止4月4日,累计有9万确诊,但病死率仅1.3%。

在如此严峻的压力下,德国的医疗系统没有被击穿,还能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们。

这周,德国用A310空中救护机接了近50名意大利和法国的重症病人回德国治疗。并宣称,只要医院还有空床,就一直会对意大利法国等国家伸出援手。

德国ICU目前总共4万个床位,遍布全国城镇乡村。有的村子几千人,但医院质量跟大城市没什么区别。

德国人最早大量订购呼吸机。德国人既不相信中国人的“可防可控”,也不相信美国人的“大号流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呼吸机囤下再说。

呼吸机德国人均拥有数量本身就世界第一,结果一次性又增加了1万多,现在有3万台呼吸机。

德国的9万多检测阳性,跟我们之前8万多有症状确诊,是不同的概念,你懂的。

德国9万多阳性中,多半人无症状;需用到ICU病床的,即使按20%计算(目前还不到5%),德国还绰绰有余。

因此,总体来讲德国的ICU病床和呼吸机还有余量,到现在依然可以大量接收意大利和法国重症患者。

但是,诸如此类善行,网上有一些人,也能把它与阴谋论联系上。

▼ 微博

为什么德国现在还有能力救助邻国?

在喧嚣的舆论中,我找了一些理性和中肯的声音,愿与大家分享。

选择留下的留学生:

回国的话,在飞机上长途旅行的风险更大,不想给各方抗疫带来麻烦,最重要是学业还未完成。

虽然德国的疫情数据严重,但对德国有信心。

在德华人学者:

面对提前做好准备的建议,老一辈德国知识分子反应异常强烈,譬如坚持认为仓鼠式储存性购买属于『新冠歇斯底里症』与破坏社会公德的『自私主义行为』,无法容忍任何例外。

但当情势逐步收紧、其上周连续三次在超市无法买到清单上的物品而不免愕然,我倒没有过分紧迫的担心。

当社会措施开始收紧,必然会造成民众过渡性的短暂慌忙。但与此同时,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也会迅速启动理性进行克服与自发性改良,结果便是以更灵活的姿态投入高效的运作与协同。

因此,当其真正需要帮助之时,必有自愿者登门相助。这也正如我们随时准备为老弱病残帮助载运,帮助遛狗或购物,并且愿意随时提供其它力所能及的关照等等。

由于德国社会一向尊崇个人自由,并且社会动员也必须充分合理地考虑社会接受度,因此直到上周(3月中),社交媒体及病毒学家们才通过示范,提倡大家在公众场合佩戴口罩,并且声明这也是出于对旁人负责的目的。

只是与此同时,广大民众也被呼吁不要抢占医用口罩资源,应以耐高温洗涤布响应全民口罩自治运动而自行缝制。随后两三天去超市采购,赫然发现了正在热卖的缝纫机,且只剩下最后一台。

尽管德国政界人员们面临着空前的压力,但习惯于遵守规则的德国民众仍以强大的惯性在危机面前严谨配合,理性平稳地共同推动着社会向前运行。

德国华人对于救助邻国的看法:

即使在目前空前的纷扰与压力之中,联邦政府仍在力求寻找多方的平衡,履行多重历史性责任,不仅对内,也兼顾对外。

譬如最近一周中,各州或联邦军队已经频繁采用直升飞机、改装的空中客机接来意大利、法国等地的危急患者进行救助。

在政界人士经由大量辩论与协商,总体说来理性、务实而又较富效率的决策之下,积极予以配合而使社会各个方面得以稳妥运转、平静向前的,仍是公民社会高度的自律、互信与自治。

德国的一位老人:

他,89岁,每天骑行8公里。

她,85岁,每天驱车赴他之约。

他们的目的地——德国-丹麦边境。

随着欧洲疫情加剧蔓延,3月16日,德国宣布关闭与法国、奥地利和丹麦等五个邻国的边境。

自由流通突然切断,特殊时期催生了边境居民特殊的见面方式,卡斯滕和因嘉两位耄耋老人就是其中一对。

然而,边境路障隔离不了他们的爱,每天两人都会保持距离,隔着路障喝茶、聊天、晒太阳。

为什么德国现在还有能力救助邻国?

在灾难面前,

对外国政府,外国人,留学生,湖北人,

请保持善意、公正和宽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为什么德国现在还有能力救助邻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