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沉痛悼念灾难中那些逝去的生命

庚子年,三月十二,清明节。

往年清明时节,人们会缅怀逝去亲人。同时,在祭奠之余,也有人倍感轻松,选择去踏春、出游、度假。

但今年的清明却分外沉重,全国上下笼罩着一种浓烈、彻骨的悲伤情绪。

今日,全国举行哀悼活动,哀悼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牺牲的烈士和逝世的同胞。

降半旗、鸣汽笛、举国默哀,上一次举行这么庄严的仪式悼念亡灵,还是因为12年前的汶川大地震。

这足以见得这场新冠灾难带给中国的震撼之深、打击之大,损失之重。

01

“一场疫病,夺走了太多,也摧毁了太多。”

早在几天前,汉口殡仪馆门口,领骨灰的人就排起了长队,他们来领取自己亲人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点痕迹。

在没有提前预约的情况下,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要在现场等待至少5个小时才能领到骨灰。

等待的时间是如此漫长而煎熬,但却没有听到他们的悲泣之声,只有无尽的沉默。

清明祭:沉痛悼念灾难中那些逝去的生命

作为医生,纵然见惯了生死,但看到这样的场景,内心也不由得酸楚难当。

那些沉重的盒子里面,装的或许是曾经唠唠叨叨的母亲,或许是曾经扛起风雨的父亲,也或许是曾经把酒言欢的朋友,还或许是曾经携手相伴的爱人。

一场疫病,夺走了太多,也摧毁了太多。

前不久,微博一条热搜登上榜单高位,说“武汉人的快乐回来了”,大概说的是随着疫情好转,武汉这座城市在逐渐恢复秩序,人们生活逐步恢复正常。

清明祭:沉痛悼念灾难中那些逝去的生命

诚然,这说的是事实,可用“快乐”二字未免有些刺眼和讽刺。

试问,一座刚刚经历过重大疫情,无数生命折损其中的城市,怎么可能迅速快乐得起来?

02

“灾难这件事,不是死了两万或八万人,而是一个人死了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或八万次。”

作为疫情的暴发中心,武汉是遭受损失最为惨重的城市。根据官方通报的数字,武汉地区死于新冠的患者为2559人,几乎占了全国遇难总人数的80%。

当然,这个数字不一定准确。

因为除了到死都没被确诊的武汉市民外,还有很多间接死于新冠的遇难者。

比如那些患有其它急症(重症)无法及时接受治疗而去世的患者,比如那些抢救病人疲劳过度而猝死的白衣,再比如那些坚守阵地而牺牲的志愿者和警察。

有句话直击人心:

“灾难这件事,不是死了两万或八万人,而是一个人死了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或八万次。”

是的,我们不能只看到一个群体数字,因为这个数字在十四亿人口面前只是沧海一粟。

清明祭:沉痛悼念灾难中那些逝去的生命

我们应该看到,每一个陨落的生命背后,是一个家庭的崩塌甚至覆灭,是一个巨大的不幸。

他们的不幸,不仅仅是个体的悲剧,更是这个时代的悲剧。

为什么会酿成这样的悲剧?它们能否避免?是否有人为悲剧负责?

这些问题都太值得我们深入探究。

03

“所有的事后汽笛长鸣,都比不了事前的那一声哨响,没有问责和反思,一切死亡与眼泪都将归于零。”

面对这场新冠灾难,我们不禁要问:

十七年前,非典暴发,由于信息的封锁、遮掩,疫情迅速扩散,伤亡惨重。

为什么十七年后,新冠暴发,同样的错误仍然在犯,甚至更甚?发哨的人被训斥,吹哨的人遭训诫,真相的声音被完全封闭。

当人群毫无防备地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时,灾难已经悄然来临。直到武汉封城,人们才后知后觉。

钟南山团队研究报告称,如果管控措施推迟5天实施,国内疫情规模预估扩大至3倍。

以4月3日数据计,全国累计确诊82783例,累计死亡3327例,这是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管控的结果。若晚五天1月28日开始管控,则累计确诊248349人,累计死亡9981人。

若以此类推早五天,早十天呢?是不是感染、死亡的人数会大大降低?

我没有答案。

至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清晰明确的调查报告能说得清楚宝贵“战机”被延误的真实原因。

这到底是我们缺乏深入反思的能力,还是说我们根本就没有直面错误的勇气?!

清明祭:沉痛悼念灾难中那些逝去的生命

04

"比起个人的荣耀表彰和鸣笛哀悼,我们应该以某种更为长久的形式来记录"

或许有人不认同没有反思的说法。

官方虽然没明确回应,但前不久曾遭训诫的李文亮医生被“平反”,政府授予他烈士称号,这难道不是一种反思吗?

我还是没有答案。

SARS期间,台湾第一位殉职的医生林重威,被感染的经历与李文亮医生很像很像。在医院未做好事前防范工作,他诊治了一个肠胃道感染并高烧不退的病人。因病人病情紧急,林连隔离衣都来不及穿,就前往救治。

几天之后,他被确诊,病情迅速恶化,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年仅27岁。林重威的父亲说,当时台北市政府人员打电话问,林医生是否加入忠烈祠,林父当即拒绝:

“林重威不是英雄,他不是自愿的,他是被害死的。没有人告诉他,病房内有SARS患者。”林父同时说,行政官僚企图用滥情式的荣耀掩饰自己决策的过失,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清明祭:沉痛悼念灾难中那些逝去的生命

后来,林父向政府提出诉讼,用政府的赔偿金和自己的积蓄成立了财团法人林重威基金会,帮助交不起学费的清寒学生。

或许,这样的反思才更有力量。

为什么?

当逝者被授予英雄的称号,当一声声鸣笛划破长空,也许会有人热泪盈眶,哀然而泣。

但荣耀过后,鸣笛声消逝,人们又会记住多少?记得多久?

或许,几年之后,除了至亲之人,那些慨然而死的英雄的名字,很快会消失在历史长河。而一同被遗忘的还有那些惨痛的教训。

或许,比起个人的荣耀表彰和鸣笛哀悼,我们应该以某种更为长久的形式来记录,比如纪念碑、比如墓园、比如纪录片….

清明祭:沉痛悼念灾难中那些逝去的生命

这既是纪念,也是感恩,更是一种警示,让我们、让我们的子子孙孙,都能长久记住这场灾难所带来的惨痛记忆以及宝贵的经验教训。

愿,悲剧不再上演,愿,亡灵得到安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清明祭:沉痛悼念灾难中那些逝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