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牺牲的68名警务人员:55人突发疾病,13人遭遇交通意外

今日,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以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

2月2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安部副部长杜航伟称,一个多月来,全国公安民警和辅警有49人因公牺牲。

据人民日报报道,截至4月2日,这一数字增加至95人。红星新闻记者根据公开报道及官方发布的材料,梳理了其中68名因公牺牲的警务人员后发现,有46人是民警、22人是辅警,年龄最小的仅22岁,最大的59岁。牺牲的这68名警务人员中,有55人因工作劳累过度,突发疾病牺牲,还有13人因交通意外去世。

全国已有95名公安民警和辅警因公牺牲

1月下旬,新冠肺炎疫情从武汉蔓延至全国各地,湖北、广东、浙江、湖南等地纷纷启动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多地公安机关下发通知,要求公安系统取消休假,全员在岗,共抗疫情。在战疫过程中,有的人仍在坚持,但有的人却永远倒下。

2月26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副部长杜航伟介绍道,疫情发生的一个多月来,全国公安民警和辅警有49人因公牺牲。据人民日报报道,截至4月2日,全国共有60名公安民警和35名辅警牺牲在抗击疫情和维护安全稳定第一线。

红星新闻记者根据公开报道,梳理了其中68名因公牺牲的警务人员后发现,有46人是民警、22人是辅警。其中55人因工作劳累过度,突发疾病牺牲,还有13人因交通意外去世。

这68人中,年龄最小的仅22岁,是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公安局洛万派出所民警贺兵,在出警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被送至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于3月20日因公牺牲。

疫情中牺牲的68名警务人员:55人突发疾病,13人遭遇交通意外

段玉华(左二)生前在工作中。

而民警中年龄最年长的也不过59岁,共计3人,分别是安徽省合肥市看守所综合大队一级警长段玉华、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克山县看守所一级警员于占海、山东荣成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六中队民警张建宾。其中段玉华、于占海两人均为劳累过度、突发疾病牺牲,张建宾为突遇交通事故去世。

在辅警中,年龄最年长的是55岁的林木永。据大洋网报道,林木永在汕头市公安局金平分局石炮台派出所一直当辅警。1月29日,林木永在执勤民警的带领下,前往汕头中旅汽车客运中心卡口执勤,协助做好体温检测、车辆的劝返留观和信息筛查登记等工作,连续在岗11个小时。此后林木永感觉疲劳不适、全身疼痛难忍,当晚由家人将其送至医院紧急治疗。不过,第二天,林木永因连续工作、劳累过度猝死,享年55岁。

截至3月27日,有20位牺牲在疫情防控一线的民警已被公安部追授为二级英模称号。

夜以继日坚守岗位 长期超负荷工作

1月28日,国务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在公安部召开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表示,疫情期间,各级公安机关要依法打击各类借机造谣滋事、恶意污蔑攻击的不法行为;要全力配合有关部门做好疫情监测、排查、预警,以及感染患者收治和疑似病例及其密切接触者的核查隔离等工作;要派出足够警力进驻各交通场站维护秩序,要加强机场、火车站、客运码头、边检口岸等人员进出管理。

疫情期间,警务人员工作量增大,任务艰巨,在严峻的疫情形势面前,他们始终坚守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夜以继日地坚守岗位,超负荷工作成了他们的常态。

疫情中牺牲的68名警务人员:55人突发疾病,13人遭遇交通意外

吴涌同志年仅51岁(图据平安武汉微博)

这当中,最基层的坚守者便是片区民警。3月22日,连续奋战61天的片区民警吴涌永远倒下了。据媒体报道,武汉疫情发生以来,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汉正街利济派出所民警吴涌,主要负责给社区居民发放生活物资、检查居民健康状况、化解群众矛盾纠纷等工作。吴涌从周一至周日、夜晚连着白天循环工作是常态。

而作为一名驾驶员,“白加黑”、“5+2”也是省公安厅公务车驾驶员赵建忠(辅警)的工作常态,他经常“不着家”。据大河网报道,从1月25日至29日,为了保障防疫物资能够及时发放到位,赵建忠驾车往返于郑州、长葛、长垣等防疫工作一线,累计行程780余公里。从车辆准备到车辆检查,他每一步都做得无比细心扎实。但在1月29日晚,赵建忠再次赴长垣执行任务时,因连续多日高强度工作,在返回前例行准备车辆时突发心梗,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

此次疫情随着春运人流量的增加,疫情蔓延风险剧增,铁路公安民警也面临着巨大考验。刘大庆是沈阳铁路公安局吉林铁路公安处吉林北车站派出所三级警长,在2020年春运安保攻坚战中,连续1个多月坚守在道口上。疫情发生后,他主动请缨、奋战在一线,1月28日凌晨在值班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享年57岁。

西安铁路公安局西安公安处咸阳站派出所民警张明,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连续21天坚守在铁路安保一线,积极协助防疫物品发放、旅客体温复查、站车秩序维护等工作,因劳累过度,于3月16日凌晨值班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牺牲,年仅35岁。

除了劳累过度牺牲,还有一部分是因突遇交通事故去世。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甘南县公安局查哈阳派出所民警戴洪岩,2020年2月12日8时许,43岁的戴洪岩带领辅警驾车执行赴哈尔滨接回强制隔离期满人员任务中,由于突发天气原因发生交通事故,当场牺牲。2月21日,经公安部同意,黑龙江省公安厅追记戴洪岩同志个人一等功。

据中国警察网报道,2月19日,云南省永善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毛勇、辅警冮云和陈炜在赶往交通事故现场途中,所驾车辆被山上突然滚落的巨石砸中,造成三人不同程度受伤,毛勇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因公殉职,生命定格在39岁。

多地下发“强制休息令” 医生:重视身体不适信号

随着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防疫工作者逐渐增多,全国上下也在采取各种举措保障一线工作者的身心健康。比如,针对医务工作者发布的《关于改善一线医务人员工作条件切实关心医务人员身心健康的若干措施》中提到,要为医务人员提供良好的后勤服务,县级以上政府可依法征用医院周边酒店作为医务人员休息场所。但对于警务人员来说,多地采用最多的措施便是“强制休息令”。

2月21日,河北沧州有三位交警收到“强制休息令”,据了解,三位同志年纪较大,均为55岁以上,从年初二一直奋战在一线。他们连续工作27天,每天执勤10个多小时,在零下五六度的严寒天气里,仅简单吃上一碗泡面,又继续工作。最后,单位领导决定对三人下达“强制休息令”。

除了河北,还浙江,黑龙江、山西等多地也考虑到一线防疫人员长时间疲劳作战,纷纷发出了“强制休息令”、“强制陪伴令”,要求这些主动放弃休息、连续奋战的防疫战士强制休息、陪伴家人。

疫情中牺牲的68名警务人员:55人突发疾病,13人遭遇交通意外

据新华社报道,2月14日,浙江舟山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刑事侦查大队技术室民警刘成攀,收到了一张《强制陪伴令》,被责令强制陪伴生病在家的妻子。原来,刘成攀的妻子冯汝凤是定海区中心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从1月22日开始就一直坚守在岗位上。事实上,自1月27日以来,刘成攀也一直奋斗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没有休息过。

针对警务人员产生“过劳”问题,四川某医院急诊科贺主任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造成过劳死的原因大多是长期劳累、强度过大,使身体超负荷运转,最终积劳成疾,导致过劳死的疾病绝大部分都是急性心脑血管疾病。

贺主任提醒一线防疫工作者,虽然是疫情期间,仍要合理安排休息时间,可采取轮休制的工作方式。并要时刻留意自己的身体状况,特别是潜在疾病的发生,一旦出现头晕、乏力、胸闷等症状及时去医院检查,避免积劳成疾。“要重视身体不适发出的‘信号’,不可硬扛,需及时停下来休息。”

为了应对突发状况,贺主任建议大家最好能掌握急救技能,“如果没有心跳呼吸,要尽快进行心肺复苏。倘若没有这方面的常识,需立即拨打120,在相关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进行心肺复苏。我个人认为,这是全民都需要掌握的技能,否则在性命攸关的时刻,很容易错失抢救时机。”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 罗丹妮

编辑 郭宇

(红星新闻V6.8全新上线,欢迎下载)

疫情中牺牲的68名警务人员:55人突发疾病,13人遭遇交通意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疫情中牺牲的68名警务人员:55人突发疾病,13人遭遇交通意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