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郝铭鉴的一面之缘

76岁的郝铭鉴昨天上午去世。坊间说,他留下了一箩筐别人看来习以为常,但他却火眼金睛揪出来的“错别字”。至少,在他领衔《咬文嚼字》杂志后,相当一部分精力放在了捉错别字和语病上。

我与郝铭鉴的一面之缘

我与郝先生有过一面之缘。那是2010年2月5日上午,在华东师大文学研究所、上海市语文学会等举办的“中文危机与当代社会”研讨会上,郝先生开炮了,严厉批评当下汉语使用的混乱,已经由局部蔓延到了整体,由个人推及到了社会,由暂时发展成了长期。

现在体育界的人都把过期球星郝海东称为“郝大炮”“郝大嘴”,因为他时常炮轰中国足球及其管理层,但又多停留于纸上谈兵。其实,在语文界和出版界,郝铭鉴的“郝大炮”才更猛烈,以向名刊物、名作家和明星“开炮”,“咬”出语文差错而闻名,几乎弹无虚发。

就是在10年前的那场中文危机研讨会上,郝先生向公安部开炮了,直指正在使用的二代身份证有四大语病。他说,看到如此错误百出的用语用词用字混乱状况,真的内心十分苍凉。

一是“二代证”印有照片的一面有“公民身份”字样,而另一面则印有“居民身份证”五个大字。那么,持证人的身份到底是“公民”还是“居民”?须知,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法律概念。

二是“公民身份号码”表达不妥,因为“身份”不具有数字性,只有“公民身份证”才能被编成一个个号码。

三是用“出生”来指某年某月某日,也属于不规范,“出生”包含了出生地与出生日等要素,若要指具体的生日就只能写明是“出生日”。

四是持有长期有效身份证的人,其“有效期限”标注为从某年某月某日到“长期”,“长期”是一个过程,不是临界点,没有“到长期”一说。

据说,公安部后来有过辩解,但至少语文界并不买帐。当然,此事到现在仍不了了之。

中文是我国中国人的母语。国家有语言文字法。在报刊杂志、广播电视、学校教学用语、社会公开用字,以及正式的会议和集会上,必须使用规范的汉字书写与拼读,而且,用字用词也要合乎《汉语拼音方案》的规范。郝先生长年致力于“咬”错字和语病,堪称我国法定用语用字的“啄木鸟”。这也成就了《咬文嚼字》一贯的犀利风格。

不得不说,郝先生是功德无量的。他的同事们近年来在纯正和纯洁汉语言文字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就在去年,坊间一度传言,有些汉字的读音变了,令许多人险些惊掉下巴。“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生处有人家。”“一骑(qí)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有网民借古代诗人的口吻质疑:“我老人家费劲心思完成的押韵,好不容易成了千古名句,就这么被改了?”原来,“衰”在古诗中读cuī,“斜”原本读xiá,“骑”在诗中是读jì。难道是因为读错的人较多,就得把字音改成现在这个样子?类似的还有不少。比如,“说客”的“说”,原来读“shuì”,但现在规定读“shuō”,另外还有说(shuō)服。还比如,“确凿”原读音“确凿(zuò)”,后因从俗改为“确凿(záo)”;“呆板”也由 ái bǎn变为dāi bǎn。

很快,郝先生的同事出来解释了,这其中的大部分内容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6月6日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征求意见稿》,而这个《征求意见稿》至今尚未正式发布。今后正式发布的《审音表》应该不完全和《征求意见稿》一样,“也许网友担心的‘读音改动’根本就不会出现在正式发布的《审音表》中,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我与郝铭鉴的一面之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