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作者:虹摄库尔斯克

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3月1日星期天,伊朗革命卫队正式进入与快速传播的COVD-19冠状病毒对抗的战斗,而一天前伊朗军队宣布加入对抗病毒的战斗。

随着确诊病例不断增加,伊朗的防疫工作也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近日,伊朗多个城市开建专用于收治新冠病毒感染者的传染病医院。在伊朗中部城市亚兹德,政府承诺将在数日内建成一所占地1000平方米的医院。而在疫情最先爆发的圣城库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率先搭建起了一所野战医院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病人,被称为伊朗版的“火神山”医院。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伊朗革命卫队帮助卫生部搭建方舱医院。

据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革命卫队已经建立了一个防疫总指挥部来统一指挥革命卫队的的抗疫行动。就在发布动员令后几个小时,伊朗革命卫队的军用消洗水车就开上了首都德黑兰街头进行防疫作业。

革命卫队称,这些车辆曾经帮助他们在1980年代的8年两伊战争中,成功抵抗了萨达姆·侯赛因领导的伊拉克军队对伊朗发动的化学武器袭击。他们发誓,当年载有化学武器弹头的“飞毛腿”导弹没有打垮伊朗军民,现在的COVD-19病毒同样不能!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伊朗革命卫队防化部队在检查站对车辆进行消洗。

伊朗革命卫队表示,他们将利用自己的反化学武器技能来对抗冠状病毒。

与此同时,伊朗ISNA通讯社也报导,伊朗革命卫队开始在街头执勤,以防止出现其他干扰防疫工作的活动,并尽可能的劝散集会和聚会活动,以避免病毒传播。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伊朗革命卫队的水车准备进行消洗作业。

说到化学武器战争,确实不得不提1980年到1988年的两伊战争。

20世纪70年代,伊拉克从英、美等国大量进口了既可用于制造有机磷杀虫剂又可制造神经性毒剂的化学中间体。1976年开始,在鲁巴特以东5公里的阿卡沙特设计、建造了秘密的地下化学毒剂工厂。该厂靠近一个磷酸盐矿,可以从磷酸盐矿获取重要的原料。该厂于1978年正式投产,名为制造农药杀虫剂,生产阿米通、内吸磷、对氧磷、对硫磷等巨毒的化合物,实际是生产神经性毒剂塔崩,也可以生产VX的毒剂工厂。按设计图纸估计年产化学毒剂达2000吨。

伊朗的化学武器能力比伊拉克稍弱一些,在靠近苏联的边境城市达姆甘设有化学毒剂工厂,其生产能力达到月产5吨。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萨达姆在美国的支持下发动了两伊战争,其使用的化学武器也有不少来自美国。

1981年1~9月,伊朗在阿巴丹一带对伊拉克军队发动了攻势。伊朗兵力火力充沛,伊拉克一下撑不住了,马上把化学武器拿了出来。1月13日、3月21日、6月8日、6月22日、12月20日,伊拉克一共对伊朗军队进行了5次神经性毒剂炮击,造成伊朗士兵一定数量的伤亡。

1982年上半年,伊拉克又对沙瓦基、穆西安及其附近的175高地、塞兰木兹、坦盖布等地的伊朗军队发射了神经性和糜烂性毒剂炮弹,伊朗军队尽管穿着防化服,但还是有数人中毒。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在战壕中戴着防毒面具抵挡化学武器袭击的伊朗士兵。

到两伊战争中期,化学武器杀伤效果陡然增大。

在1985年3月11日,伊朗军队以10万人的兵力发动了“巴德尔攻势”,企图在库尔纳附近切断巴格达—巴士拉公路。伊拉克则调集数百吨化学炮弹,自3月13日起频繁使用化学武器,仅3月13日、15日两天,一共进行了25次化学战炮击,每次发射数十到数百发炮弹,3月16日-4月18日,又使用25次。据伊朗不完全统计,伊朗部队中毒3257人,据国外估计达4600人。

1986年2月,伊朗发动了“曙光”8号攻势。伊拉克军队在反击中使用化学武器10余次。最集中的是在2月13日,伊拉克对攻占法奥港的伊朗军队大量空投芥子气和神经性毒剂炸弹,使伊朗军队人员大量中毒。伊朗统计有8500人中毒,国外估计有2000人被芥子气灼伤。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伊拉克使用带有化学武器弹头的“飞毛腿”导弹袭击伊朗城市。

伊拉克对伊朗的化学武器袭击使用各种载具,除了大炮外,还包括飞机投掷化学航弹,飞毛腿导弹搭载化学弹头等。

伊朗在整个两伊战争中,无论是平民还是军队都遭到了化学武器的残忍伤害,这也是美国一直称伊拉克拥有化学武器的原因,但其实当年伊拉克发动两伊战争也是在美国的唆使下进行的,而化学武器中也有不少是美国暗中提供的。

伊朗在经历了化学武器袭击后,开始高度重视防化装备的研制和生产,防化战术也越来越娴熟。在这次病毒袭击中,革命卫队就将防化部队拉了出来,希望凭借自己在防化上的优势战胜病毒。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伊朗民众戴上了口罩。

目前,伊朗革命卫队第一个“生物行动基地”已在疫区开始运作,革命卫队派出了微生物和病毒学专家,并部署了19批次的革命卫队士兵以维护社会稳定。同时,革命卫队地面部队中的十个基地所有现役部队都处于警戒状态。

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帕克普准将称,包括Be 'sat-24现代作战小组、Saberin特种作战旅和Mirza Kuchak Khan旅已经开赴病毒扩散的区域执行任务,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防化部队一直在对库姆市等城市的公共场所和街道进行消毒。

帕克普准将接着说,为了帮助卫生部,革命卫队的医疗旅已经准备了固定和移动医院,并开始搭建这些野战医院,快速反应医疗队也已经到达疫区。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伊朗革命卫队的医疗队帮助卫生部门开展救治。

革命卫队负责卫生和治疗的副指挥官艾哈迈德·阿布杜拉希将军说,疾病爆发的早期,革命卫队的研究人员就已经启动了冠状病毒疫苗的开发计划。他还说,这个研究项目是由三个小组同时进行的,“其中一种药物在实验室阶段已经产生了积极的结果,我们希望在临床阶段也能得到结果。”

“我们的病毒学实验室是最早可以诊断病毒的地方之一,因为我们可以在不到8小时内检测到病毒。在未来几天,我们将给亲爱的人民带来好消息。”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

图片:祝愿伊朗能够抗疫成功。

在中国抗疫战斗中,伊朗给予了我们极大的支持,在2月初就率先运送了100万个口罩送抵中国,随后又宣布再提供200万个口罩。

据外媒报道,上周日伊朗冠状病毒感染死亡人数上升至54人,确诊感染病例总数达到978例。

希望伊朗人民能够并肩作战,共克时艰,战胜这次疫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伊朗防化部队抗疫!革命卫队:化武战争没打垮我们,病毒休想得逞